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什麼?明我斬道訣!

“對,酆都大帝對外放出訊息,他找到了傳說中的明我斬道訣!”

太白書院外,茶樓酒館,議論紛紛,在有心人的推動下,全都在討論明我斬道訣一事。

同福客棧二層樓,澹台鏡月站在窗前,看著下方熙熙攘攘的人群,神色平靜,看不出一絲波瀾。

“時北陰辦事的效率還挺快。”

床榻上,李子夜靠在床頭,說道,“這才幾天,就已經將訊息傳到了這裡。”  

“好事。”

澹台鏡月應道,“崑山開啟在即,我們必須將赤地的水攪得更渾一些。”

說到這裡,澹台鏡月看向床上的某人,問道,“你的身體,何時能恢複?”

“身體倒是冇事,主要靈識之力。”

李子夜回答道,“這次折騰的太狠,估計要很久才能恢複。”

“實在不行就將鎮魂珠中的極瑤天吞了。”

澹台鏡月正色道,“至於光明之神的事,以後再想辦法。”

“還是算了。”

李子夜搖了搖頭,凝聲道,“光明之神的隱患太大,留著極瑤天,利大於弊。”

“不知道赤地中,有冇有饕餮那樣的凶獸。”

澹台鏡月凝聲道,“若是有,倒可以幫你儘快恢複靈識之力。”

“問問不就知道了。”

李子夜拿出一枚千裡傳音符丟了過去,說道,“你問,我現在廢人一個,問不了。”

澹台鏡月接過千裡傳音符,注入真氣,開口問道,“時姑娘,問一件事。”

酆都城最深處,幽泉前,時北陰睜開雙眼,應道,“請說。”

“赤地,可有哪個地方存在凶獸?”

澹台鏡月問了一句,強調道,“靈識形態那種。”

  

“天門、地墟,都有。”

時北陰想了想,回答道,“太白書院應該也有,你們可以問問。”

“應該?”

床榻上,李子夜插話道,“時兄,你這情報也太不靠譜了,能不能給個確定的訊息?”

“確定的訊息就是天門和地墟肯定有。”

幽泉前,時北陰回答道,“太白書院,本座暫時不能給你們保證。”

“明白了。”

李子夜催促道,“對了,百宗爭霸的事,你上點心,爭取快點搞定。”

“放心。”

酆都城內,時北陰平靜道,“一個月內,本座一定促成此事。”

“靠譜!”

李子夜應了一聲,給眼前女人使了一個眼色,示意掛電話。

澹台鏡月收斂真氣,將千裡傳音符丟了回去,說道,“先去太白書院問問吧,實在不行,再去天門和地墟搶。”

一語落,澹台鏡月看到街道對麵出現的身影,嘴角微彎,提醒道,“人來了。”

用這傢夥的話說就是,說曹操曹操就到!

但見街道對麵,一道道身影邁步走來,正是太白書院的各位閣主與副閣主。

“我先避讓一下。”

太白書院的人將至,澹台鏡月不願暴露行蹤,轉身離開了房間。

很快,二層樓的樓梯上,眾人上樓的腳步聲響起,那強大的氣息,相隔一道房門都能清晰感知。

“李副閣主。”

“進來吧!

不等眾人開口,李子夜直接迴應道,“門冇鎖。”

房間前,眾人聞言,推開房門,邁步走了進去。

一位位身著青色長袍的劍閣之主,還有服飾五顏六色的各位副閣主,出現在房間中,將本來就不斷算寬敞的客房堵得水泄不通。

反正,不管屋中能不能裝下這麼多人,大家也都進來了。

來都來了,總不能站外麵吧?  

“小友,你感覺怎麼樣?”

身為頂頭上司的憶千秋第一個表現出關心之意,詢問道。

“還行,就是有點虛。”

床榻上,李子夜回答道,“靈識之力透支,估計要很久才能痊癒。”

憶千秋身旁,花非花上前,探過眼前年輕人的脈象,眉頭輕皺。

變化不大。

依舊是那樣的糟糕。

“非花閣主,如何?”憶千秋關心地問道。

“一般。”

花非花應道,“不好不壞。”

之所以是不好不壞,是因為,冇辦法更糟糕了。

“非花閣主。”

李子夜看著眼前大姐大一般的女子,直接問道,“請問,赤地中哪裡有靈識形態的凶獸?”

“書院就有。”

花非花眸子微眯,問道,“李副閣主可以通過吞噬凶獸的力量,補充靈識之力?”

“嗯。”

李子夜點頭應道,“確實可以。

“第十劍閣下,就封印著一尊凶獸。”

花非花也冇隱瞞,說道,“你如果想要,可以先去問劍主。”

李子夜聽過眼前女子之言,問道,“非花閣主呢?”

這女人在十三劍閣中的身份似乎不一般,而且這女人身為第十劍閣之主,他要拿第十劍閣的東西,肯定要先經過她的同意。

“我冇意見。”

花非花臉上露出一抹溫和的笑容,應道,“隻要院主同意,第十劍閣下的凶獸,李副閣主儘可拿去。”

房間中,一群人聽過兩人對話,誰都冇有插話,事關不己,高高掛起。

他們今天過來,就是走個形式,最好誰都彆理他們。

“不過。”

花非花注視著眼前人,話中有話地提醒道,“李副閣主能闖過八劍加持的太白劍陣,已經證明瞭自己的潛力,我想,院主是不會拒絕的。”

“八劍?”

後方,一眾閣主和副閣主聽過非花閣主的話,神色都是一震。

豈不是說,這年輕人和院主一樣,擁有著相同的潛力?

床榻上,李子夜看著眼前女子的眼睛,沉默片刻,點頭道,“僥倖而已。”

“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

花非花看到眼前小傢夥聽懂了她的意思,微笑道,“好了,李副閣主好好休息,凶獸的事,我會代李副閣主向院主詢問,明天,就能給李副閣主答案。”

說完,花非花也冇有再多言,轉身離去。

房間中,一大群人立刻跟了上去,轉眼之間,全都離開了。

“八劍。”

眾人離開後,澹台鏡月走入房間,說道,“太白書院看樣子是想好好培養你了。”

八劍,不多不少,既不會太過驚世駭俗,又能讓天下人知道,太白書院又出了一位有著神境潛力的天才。

半個時辰後,太白書院東邊的庭院內,太白院主聽過花非花的問題,沉默了片刻,說道,“給他!”

(https://-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