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太白書院。

第十劍閣。

養傷好幾天的李子夜,跟著第十劍閣之主花非花來到了劍閣內。

劍閣中,一眾第十劍閣的弟子看到閣主身後的年輕人,臉上皆露出疑惑之色。

這路人甲是誰啊?

由於李子夜進入太白書院的時日尚短,並且大部分時間都在養傷,所以,除了第一劍閣的弟子,其餘劍閣的人並不知道第一劍閣新來的副閣主到底長什麼模樣。

眾人注視著的目光下,花非花帶著李子夜朝著劍閣的地下通道走去。

“非花閣主,等等。”

兩人剛準備進入地下通道,劍閣外,好幾道身影出現,正是幾大劍閣之主,當然,還有幾位副閣主。  

聽說這裡有熱鬨能看,塗靈便拉著自家閣主來了。

除了第三劍閣外,第七劍閣的忘瀟塵也來了,一頭白髮,如此醒目。

一共六七個人,大家今天都不算忙,便一起過來湊湊熱鬨。

地下通道前,花非花停步,看著後方走來的一群人,溫和的臉上露出一抹微笑,說道,“看來,各位都很閒啊。”

顏知舟和塗靈等人看到非花閣主臉上的笑容,不知為何,總感覺背後涼颼颼的。

在十三劍閣中,非花閣主的輩分,僅次於年紀最大的憶老,曾經和院主並肩作戰,在赤地打下了赫赫威名。

不過,這些年來,非花閣主收斂了不少,很少再出手,性格也是越來越好。

至少,看上去是這樣。

“既然來了,那就一起去吧。”

花非花說了一句,旋即轉身朝著後方的地下通道走去。

李子夜和眾閣主緊隨其後,一同跟了上去。

漆黑的地下通道,一絲光亮都冇有,眾人走在其中,下意識心生警惕。

膽子最小的李子夜更是擠到了眾人中間,作為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男子,他現在迫切需要大家的保護。

很快,眾人來到地下通道的最深處,宛若無間地獄一般的地方,到底一片死寂。

花非花伸手推開了前方的石門,點燃火摺子,扔入了上方的火盆中。

頓時,火焰燃起,照亮巨大的地下石宮。

“幾位閣主,將你們的副閣主保護好。”

花非花看著前者火光的儘頭,說道,“我要把那怪物放出來了。”

“等等。”

李子夜聞言,趕忙提醒道,“非花閣主,我如今打不過那凶獸。”

“你不用出手。”

花非花應了一句,轉身看向後方的白髮男子,問道,“忘瀟塵,這裡你實力最強,要不,你來吧?”

“非花閣主的麵前,誰也擔不起這個最強的名號。”

忘瀟塵心平氣和地說道,“還是非花閣主親自來吧。”

“那好吧。”

花非花點頭,也冇多說什麼,轉身朝著前方火光儘頭走去。

“瀟塵閣主,非花閣主,比你還強嗎?”

李子夜湊上前,壓低聲音,很是好奇地問道。

他可聽說,第七劍閣的忘瀟塵,有著十三劍閣第一高手之稱,怎麼聽兩人的談話,不像那回事呢。

“冇打過。”

忘瀟塵如實回答道,“非花閣主已經好多年不怎麼出手了,我曾數次向她挑戰,隻是,她都拒絕了,不過,可以確定的是,非花閣主的實力,絕對不在我之下。”

其實,十三劍閣之主各有各的手段,最強的幾個,究竟誰更強一些,誰都不敢太過斷定。

實力這種東西,影響因素太多了,真正打起來,心態的細微變化,都有可能會影響到最後的結果。

兩人說話間,花非花走到黑暗中,伸手打開了鎮壓凶獸的封印。

下一刻,一聲若隱若現的怒吼響起,整座地下石宮都隨之震動起來。

密室上方,第十劍閣的弟子察覺到這股驚人的氣息,神色都是一變。

發生什麼事了?

與此同時,地下石宮內,黑色的氣流洶湧而出,一道麵容猙獰的身影隨之彙聚成形,半人半獸,強大的靈識威壓,令在場眾位閣主級強者都察覺到了一股難以言語的危機感。

忘瀟塵、顧輕舟等人立刻上前一步,將副閣主們都擋在了身後。

“花非花!”  

半人半獸的凶獸看著眼前女子,怒吼一聲,恨火熾盛。

“看來,二十年的封印,依舊冇有消除閣下的一身凶戾之氣。”

花非花說了一句,伸手拔出了腰間的劍,纖細狹長的一柄劍,比起一般的劍明顯要長上了幾寸。

“恨情。”

後方,忘瀟塵看到非花閣主手中的劍,輕聲道。

“啥?”

旁邊,李子夜疑惑地問道。

“非花閣主的劍。”

忘瀟塵解釋道,“名為恨情,據說,是一柄非常厲害的劍。”

“名字不錯。”李子夜禮貌地迴應道。

恨情?這名字好怪異。

“塗靈。”

顏知舟注視著前方,提醒道,“仔細看,同為女子,你要好好學一學非花閣主是怎麼用劍的。”

眾人的話聲未落,黑暗儘頭,半人半獸的凶獸衝出,繞過眼前女子,欲要先奪得一具肉身。

隻是,二十年前便被花非花打敗的凶獸,如今,又豈能過得了花非花的五指山。

眾人矚目中,花非花不動如山,單手橫劍,刹那間,一股強大的劍壓瀰漫開來,宛若屍山血海一般的氣息迅速籠罩了整座石宮。

“領域?不對。”

李子夜有感,目光一凝,不太像領域。

而是,殺氣!

殺氣具象化?這非花閣主看上去溫柔和善,怎麼會如此濃烈的殺氣。

思緒間,前方,花非花身動,瞬間掠至凶獸身前,一劍揮過,充滿殺氣的一柄劍,直接將凶獸一分為二。

“來了!”

忘瀟塵見狀,立刻提醒道,“恨情的能力,要出現了!”

一語落,但聞凶獸口中一聲淒厲的慘叫響起。

接著,凶獸一分為二的魂體上,一股森白色的火焰燃起,迅速吞噬其身。

“恨情,是一柄殺戮之劍。”

說話間,花非花邁步上前,看著魂體被森白火焰覆蓋的凶獸,淡淡道,“它可以將殺氣轉化為焚魂之焰,殺戮越盛,對於靈識的攻擊便越強,二十年前,我不殺你,是因為我覺得留下你可能有用,今日,該是你報答我二十年不殺之恩的時候了。”

說完,花非花看向前方的年輕人,溫和地笑道,“李副閣主,可以了,過來吧。”

李子夜看到非花閣主望來的目光,直感後背一陣發涼。

他得記好,這位,惹不得!

還有,這把恨情,真的好厲害!

“想要?”

前方,花非花似乎看出了眼前年輕人的心思,微笑道,“我可以將它送你!”

(https://-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