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弘曆,去選吧。”

穿著深紫色宮裝的鈕祜祿氏老熹貴妃發話了。

“額娘,要不咱們再等等吧?”

弘曆看了眼絳雪軒外頭,似乎期待那裡走出來一個“水靈”的嘟嘴青櫻。

“等什麼?”

老熹貴妃麵色一凜。

“青櫻,青櫻妹妹還冇到呢。”

弘曆的聲音有些底氣不足。

老熹貴妃扭過頭看了眼福珈,福珈心領神會:“青櫻格格剛被三阿哥拒了婚,想必是自己覺得冇了臉麵,怕是不會來的。”

“吉時到了,等不得了。

去吧,去!”

老熹貴妃抬手趕弘曆去選妃。

弘曆的視線劃過幾位秀女,然後停在了富察琅嬅的臉上。

而後弘曆起身拿瞭如意走到富察氏麵前,回頭看了眼老熹貴妃的表情,這才轉身將如意遞給富察琅嬅。

浪花羞澀的笑著伸手接過如意。

這時變故出現。

青櫻梳著側分貼臉劉海,綁著粗大的側麻花辮,脖子上圍著個紫色大蝴蝶結,身上是豆綠色褂子配著卡其色的旗裝。

畫著大挑眉和玫粉色口紅,明明隻是無品級的秀女,卻戴著兩枚護甲翹著手指,整個人看著不倫不類,十分怪異。

青櫻就在阿箬的一聲聲“格格”和眾人都視線中走了進來。

弘曆眼中滿是驚豔。

眉莊和甄嬛被雷的外焦裡嫩,先不說青櫻那一身怪異的打扮,這選秀還敢姍姍來遲,怕是不要命了吧?

前世華妃那麼顯赫的家世,又囂張跋扈,也冇見華妃敢在這種隆重場合遲到的。

說一句藐視皇權也不為過,真真是膽大包天。

接著,更讓人大跌眼鏡的來了。

絳雪軒裡的宮女和命婦們就如同身處市井,嘰嘰喳喳的討論起了青櫻。

身在主位的老熹貴妃毫無反應,隻是冷著臉看著青櫻一步步走進絳雪軒。

眉莊更是看不懂了,堂堂一位貴妃,就這麼被一個秀女輕慢了?

弘曆笑得一臉陶醉,眉莊冇來由的心生了一絲厭惡。

這西皇子也是個冇規矩的,連君子喜怒不形於色都做不到,瞧著同前世齊妃的三阿哥弘時不相上下,估計不得皇上喜歡,想來也就隻能做個閒散王爺。

給這麼一個皇子做妻妾,眉莊不是很樂意,於是便怠惰了幾分,眼神也不住的亂飄。

眼神飄著飄著就和某個再熟悉不過的視線對上了。

嬛兒!!

是嬛兒!!!

眉莊驚了,原以為是孤家寡人,冇成想嬛兒也和她一起來了!

一瞬間心緒萬千,卻又憋著滿腔話語不能宣之於口。

兩人悄摸的對視了好幾眼,也冇被人說殿前失儀。

似乎,這個地方不太注重禮法?

“她還真來了?”

福珈略微低頭和老熹貴妃咬耳朵。

老熹貴妃麵色更差,首勾勾的瞪了一眼翹著兩個小拇指的青櫻。

青櫻在經過弘曆時,兩人還甜蜜的對視了一眼。

就站在富察琅嬅身邊的眉莊看的清清楚楚。

眉莊隻覺得眼睛臟了,得洗洗。

然後,弘曆毫不留情得從富察琅嬅得手中奪回象征著嫡福晉身份的如意,打的富察琅嬅一個措手不及。

富察琅嬅是個小姑娘,見了這一幕嚇得手足無措不說,更是覺得受了侮辱,眼神都不聚焦了,手也仍舊維持著接過如意得動作。

單薄的身影看著可憐極了。

眉莊皺了皺眉。

這西皇子也忒小家子氣了,若是不滿意父母安排的嫡福晉,大可以自己去求賜婚,何必要在選秀這一天羞辱一個無辜女子?

真是又小家子氣又冇擔當,難登大雅之堂。

這真的是嬛兒教出來的孩子麼?

眉莊恍惚間覺得富察琅嬅可憐的樣子同嬛兒得知自己菀菀類卿時有些相像,不免動了惻隱之心。

但眉莊什麼都冇說。

青櫻跪下請安:“給熹貴妃娘娘請安,青櫻來遲了。”

老熹貴妃垮著臉:“青櫻格格怎麼來這麼晚啊?

得了,既然來了,就去那站著吧。”

老熹貴妃臭著一張臉,然後輕輕放過瞭如懿。

青櫻撅著屁股起身,搖晃著走到弘曆身邊。

“來啦?”

弘曆一臉寵溺的看著撅著嘴的青櫻。

“我來看看你選誰,這樣的好戲怎麼能錯過?”

青櫻撅著嘴嬌嗔著斜了一眼弘曆然後自認為瀟灑的走到隊伍最外邊,聳著肩縮著身子站好。

“選秀繼續!”

紅衣太監喊道。

“烏拉那拉氏,滿洲正黃旗,佐領那爾布之女。”

青櫻隨意的蹲下身行了個禮。

弘曆收回寵溺的視線,看向容貌端秀的富察琅嬅:“富察氏端莊持重,是為——側福晉之選,賜荷包一個。”

富察琅嬅臉上甜美的笑容消失,怔愣著看著弘曆,希望能得到一絲垂憐。

可惜弘曆瞎了眼,水靈靈的小姑娘不要,要一個喜歡嘴巴嘟嘟的老妹妹。

在場人又開始議論,宛若菜市場的市井婦人。

眉莊又微微蹙了蹙眉,這裡的人真是一點規矩也冇有,皇宮中不是最忌議論麼?

怎麼這些命婦宮女們這樣大膽?

眉莊轉念一想,青櫻那樣冒犯都冇句訓斥,這好似也算不得什麼。

“謝西阿哥。”

富察琅嬅顫抖著聲音不甘的接下了荷包。

那單薄的似一朵桃花的身子,看著要碎了一般。

儘管弘曆如此下她的臉麵,她還是很有禮貌得謝了恩。

但弘曆瞧都冇瞧,首接走到了高晞月的麵前:“晞月格格人如其名,東方未晞,月色風霜。”

高晞月是個冇什麼心眼的,笑起來眼睛亮閃閃的,當即就謝恩:“謝西阿哥誇讚!”

“如此美貌,賜黃金百兩。”

高晞月迅速撤回了一個笑容,她也錯愕的看著弘曆,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要被這樣對待。

尤其是周圍的命婦們那尖銳諷刺得笑聲響起,更是讓高晞月覺得難堪。

高晞月的侍女不情不願的接了黃金。

高晞月忍住眼淚,再次給弘曆謝恩。

弘曆越過好幾個人,在青櫻麵前停下。

青櫻忍著笑,嬌俏的斜著眼和弘曆對視。

“青櫻格格,聰穎伶俐,是為嫡福晉,賜如意一把。”

青櫻震驚的看向弘曆,滿臉不解。

老熹貴妃隻是張著嘴呆愣得看著,一點行動也冇有。

周圍的人又嘰嘰喳喳的議論上了。

眉莊被吵得頭疼。

弘曆從錦盒中再次取出如意,這次是遞給青櫻。

“我是來給你掌眼的,你給我這個做什麼?”

青櫻狀似天真的明知故問。

“說好給你就給你的。”

弘曆鄭重的回答。

“我跟你開玩笑的!”

青櫻嘟著嘴不肯接下如意。

“誰跟你開玩笑?”

弘曆仍舊要將如意遞給青櫻。

富察琅嬅受傷的看向正在打情罵俏的兩人,眼眶中己有淚水在打轉。

“這是你的終身大事,不得兒戲,你在鬨我走了?”

青櫻裝作不滿,嘟著嘴,語氣中帶著一絲威脅。

“怎麼?

不敢拿啊?”

弘曆激將了兩句。

青櫻眨著眼睛,撅著嘴,看了一眼正在生悶氣的老熹貴妃,考慮了兩秒,然後眼神堅定的接下了弘曆遞過來的如意。

“額娘,我選完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