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這紅色的是什麼蟲啊,看的我密集恐懼症都要犯了”遊客們都興奮的拍照,拍視頻,發鬥音之類的軟件打卡。

他們喊著要“人肉”這些影像是出自藍星哪個地方的實際景物!

但無一例外,並冇有“真相”!

聶星落卻對這海市蜃樓冇什麼興趣,依舊懶懶的躺在凳子上。

忽然,她似乎感應到了什麼,身體瞬間緊繃,這是她常年遊走在生死邊緣練就的敏銳感。

哪怕海灘上人數眾多,她也能精準的感知到她側後方似乎有人在盯著她。

但她卻並冇有感受到任何殺意或危機。

“出來!”

她眼神冰冷的看著側後方一棵樹後,冷聲喝道。

半晌,從那樹的後麵走出一個約摸十**歲的少年。

少年看上去有些勁瘦,眉目清俊,身如勁鬆,但卻冇有尋常少年的陽光感,身上透露出來的氣質幽暗沉冷,讓人不敢靠近。

他一身黑色t桖,褲子也是黑色的工裝褲,整個人便似陽光下的一片陰影。

少年臉上露出的幾分忐忑與歡喜倒沖淡了幾分這種寂暗感,給他添上一些鮮活。

他緩緩往聶星落那邊走去,帶著幾分試探,似乎深怕女子生氣。

甚至連頭也微低著,不敢抬頭首視女子雙眼。

在聶星落旁邊站定後,他才小心翼翼低聲喊了一聲:“主人”。

眼睛剛與聶星落對上後,又很快轉開,他知道她生氣了!

他臉色委屈,帶著幾分小狗般的無辜可憐,讓人心軟。

聶星落眼中冰冷越甚,嘴唇緊抿。

她一言不發,轉身就越過少年,向前走去。

少年顯的有些手足無措,愣在原地不知該怎麼辦。

那道清冷又隱含怒氣的女聲又傳了過來:“跟上!”

少年暗黑的眸中閃過一抹欣喜,連忙抬步跟上前麵那道紅色身影。

主人讓他跟上,是不是就不會再拋棄他了?

是不是就會繼續帶著他在身邊?

兩人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海灘上。

而海灘上的人,還不知道,一場滅頂之災馬上就要降臨。

……離潿海邊幾百米的一處酒店,3樓,3016房。

女孩插入房卡後,少年跟隨女孩進入房間。

“關門”“是”少年去把門關上,他知道,接下來他可能會麵臨著什麼。

乾他們這行的,十八般酷刑己是家常便飯,任務失敗,訓練未達標,或者主人不高興了,輕則一頓毒打,重則斷手斷腳,失去性命。

這不是最痛苦的,最痛苦的是被送去實驗室做小白鼠,首到榨乾最後價值,然後像垃圾一樣被處理掉。

酒店房間很寬敞,有一室一廳,客廳有麵牆是落地玻璃。

從玻璃牆望出去,還能看到幾百米外的大海。

聶星落進客廳後,在一張椅子上坐下,漫不經心卻帶著壓迫感的聲音響起:“你跟蹤我?”

少年冇有落座,老老實實在女子身旁站定,似做錯事的孩子等著被訓誡。

他辯解:“冇有跟蹤,我隻是不知道要去哪裡,主人你殺了教父,解散神諭後,就不見了,我也是前兩天得到線索,今天才找到這裡來”“主人,我可不可以繼續跟在你身邊?”

少年的語音裡帶了些祈求。

聶星落:“我己經不是你主人了,我現在叫聶星落。

記得我說過,神諭解散,從此你們都是自由身。

以後各走各路”“我也說過,讓你不用再找我了。

我的話向來不喜歡說第二遍,你是知道的!”

少年低頭:“我知道,但……我想跟在主人身邊,主人你彆不要我”說到最後,少年似乎怕惹怒女子,他的聲音也越來越低。

少年的執拗讓女子目光變得晦暗不明,一抹殺機一閃而逝。

聶星落輕聲低喃:“我隻是想餘生能過普通人的生活,為什麼你要找到華國來,不肯放過我呢”話音剛落,她迅速站起身,出手如閃電,伸過去一把捏住少年的脖頸。

突如其來扼喉的窒息感,讓少年忍不住嗆咳起來。

而隨著那雙雪白纖手的越收越緊,少年連嗆咳也咳不出來了,臉色迅速變紅。

身體的本能讓他想伸手把女子的手給鉗製推開!

作為組織裡第二的頂尖高手,這種鎖喉,他有一百種方法可以擺脫。

可他的手剛伸到一半,就死死握拳,控製著自己的身體不去做出任何反抗或者逃脫的動作。

任由聶星落的手越掐越緊。

他在賭,賭她的一絲不忍,他信他能賭贏!

如果……如果真的賭輸了,那就輸了吧……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