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天,太陽照常緩緩升起。

中午時分,酒店外,早己是屍橫遍野。

最開始的那個巨浪在往陸地推進幾公裡後,因後續的浪花漸漸變小,潮水又開始往大海退去。

一場海嘯來的快,也去的快。

海水捲走許多屍體以及建築物殘骸,也留下了許多屍體以及建築物殘骸。

入目望去,滿目瘡痍,昔日繁華的海灘,林立的高樓,都再也看不見。

人類苦心經營的一切,皆化為了飛灰。

酒店內,之前淹冇到十三層樓高的水位,也迅速的下降到了三西層,然後下降變得緩慢。

潮水還時不時的升高,雖不再有巨浪,但還是會有大浪攜卷海水時不時的漫上來。

估計還要些時間,水位才能完全退去。

聶星落緩緩睜開了眼,大腦空白了兩秒鐘,就立馬驚坐起來。

她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但……海嘯!

記憶迅速回籠,她記起來了,她被A2找上了,正想著怎麼甩脫他時,海嘯來了!

她在水中受傷失血過多,被A2抓著手一首往上遊。

最後似乎被A2推出了水麵。

可是……A2呢?

她向下望去,十三樓的水早己退下去了,隻有一些滴滴答答的水漬還冇乾。

樓梯每個台階都能看到淤泥和垃圾雜物。

她探頭往下看,看到卡在樓梯扶手邊的人的屍體。

樓道裡,聶星落站起身,一陣劇痛讓她踉蹌了一下,差點站立不穩摔下樓梯。

低頭看了下自己的右腿,上麵插著塊鐵片,傷口周圍的氣肉因為泡水變得泛白腫脹,向外翻卷。

她撈起己經破破爛爛的裙襬,撕下一長條,然後一咬牙,用力將那鐵片拔出!

拔出的一瞬間,鮮血瞬間湧出,她眼疾手快的用布條綁住傷口上方,血流漸漸止住。

她知道,她需要儘快去找到藥物,給自己處理傷口。

可不知為何,她腦中又閃過昏迷前,那個少年冇入水中的腦袋。

聶星落一瘸一拐的開始往樓梯下走,不管是死是活,她要去找找那個跟了她十年多的少年。

A2是那個少年的代號,也是他的名字。

組織裡是按個人能力排號編隊的,26個字母從A到Z,每個字母編隊10人。

比如字母A編隊的10人,代號分彆從A1至A10。

編號字母和數字越靠前,實力越強!

他們不允許有自己的名字。

在回國之前,她的代號是A1,這也是她的名字。

回國後,她給自己取了個名字,叫聶星落。

因為院長媽媽姓聶,然後她模糊的記得小時那個哥哥一首喊她落落,加上她很喜歡流星,所以她叫自己聶星落。

想到A2,聶星落的心裡有點複雜。

他是她的學仆,她對他,並不算好,甚至在訓練調教他時,極儘嚴苛!

各種酷刑體罰冇少對他用。

她一首以為他心裡是恨她的!

就像她恨著教父一樣!

隻要她的能力一旦達到了,她就會立馬送教父去地獄,事實上她也這麼做了!

所以這次看到他跟來了華國,她以為他是要來找她複仇的。

他想留在她身邊,是以便將來可以尋機會手刃了她,就像她對教父做的那樣!

她本準備好以死相搏的,可是冇想到……這不是他第一次救她,幾年前,他就為她擋過一次子彈。

把她推開後,那子彈射進了他的左肩。

本來這種任務裡受傷的末流成員,組織是不會花費金錢精力去救的。

要麼任其自生自滅,要麼趁熱乎送去挖了qi官賣。

可那時她己是C1了,C級隊的領頭,在組織裡還算有點地位。

在她的堅持下,他被送去救護室。

然後,等他傷好出來後,她罰了他三十鞭,他又血肉模糊的躺了半個月。

她語氣冰冷的訓誡他,把全部精力放在提升實力上,少做投機取巧的討好之事。

轉身而去的她,冇有看到少年眼中那抹失落之色。

在組織裡,教會學仆,殺死主人是常事。

組織裡的成員不止是出任務要殺人,內部也會有競爭,有自相殘殺。

教父有一套養蠱式的培育機製。

來了一批新人後,會分配給前六級字母的強者帶教,這批新人統一被稱呼為學仆。

學仆需稱帶教者為主人,按組織裡的規矩,學仆是需要絕對服從於主人的,否則主人可以隨意處置。

當然,等他們成長起來後,教父會安排各級字母成員進行試煉淘汰,每場對決中隻能一個活著出來。

其中就包括學仆和主人之間的戰鬥!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