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正確嗎……黑暗始終是我最合適的歸宿啊!。”

霧月璟離開了莊園,臉上帶著釋然,無論是霧月璟還是幽篁,黑暗都是命中註定的歸宿。

即使他還有另一種活法,但他親自拒絕了那場新生,從那刻起霧月璟隻能屬於黑暗。

兩日後,機場內霧月璟拉著行李箱走著,紅色的長髮用白色的髮帶綁著,身上依舊是在英國莊園裡換的那身白色襯衫和黑色西裝褲,外套搭在冇有拉行李的胳膊上。

紅金色的異瞳被偽裝成了金色襯的那張瑪格麗特的麵容愈發妖孽,雖不及原本模樣,但也算是美人快到出口時霧月璟就透過人群看到了早在外麵等著的人,“阿溟,你快來幫幫我。”

話落,原本倚靠在車旁的藍髮青年連忙動身邊幫忙邊嘮叨著“我的祖宗啊!

我都說了,彆整幺蛾子,在組織裡老實呆著,現在好了,原本多好的身體被你作的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就提個行李箱就著了,你還怎麼端狙擊槍?

就算近戰還有經驗和技巧但就你現在身體的力氣你能乾嘛?”

己經提前得知霧月璟身體健康報告的川渡夜溟開始了他的嘮叨模式。

“不要激動啊,鶴顏都說了,隻是暫時的用不了多久就能恢複。”

與青年的焦急不同霧月璟則是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

“你!

…篁你現在是人類,在你這具身體完全和你的能力融合之前,任何的傷痛都可能是致命的,我希望你能記住。”

川渡夜溟神情嚴肅,琥珀色的眸中倒映出霧月璟的模樣,眉頭微微皺起“阿冥,你應該清楚我恢複的機率幾乎為零,但我不甘心一輩子隻能當一個陶瓷娃娃,無論是前世還是今生。”

川渡夜溟注視著那雙金色的眸,重新憶起了那段往事,歎息一聲,“不要再有下次了,篁……”他轉身將行李放上車後上了駕駛座,霧月璟沉默的坐上了副駕。

一陣風劃過,將櫻花樹上的櫻花吹落些許,天上的雲遮住了烈陽,撒向大地的光漸漸微弱,再度迎來的將是長久的黑暗……“去哪啊?”

霧月璟忍不住率先開口,他拿出西裝口袋裡的懷錶,打開看了看己經過去了半個小時。

“你剛從英國回來,也許不知道,今天在7號安全屋有場聚會,代號成員有時間的都會到場。”

川渡夜溟麵色如常無特殊的情感波動。

“聚會啊~琴酒去嗎?

收到安全資訊的霧月璟也變得大膽起來,臉上掛著笑,眼底的狡黠掩飾不住。

“琴?

我可不確定,畢竟自從八年前你瑪格麗特的身份正式死亡後,他就幾乎成了個瘋子。

我想這八年來的他殺的臥底和條子比組織以往十幾年的記錄都多,和你當初簡首一模一樣。

不得不說你對他的影響是真大!”

霧月璟摩挲著手中的懷錶開口道“不,即使冇有我,他也會變成這樣,這是他註定的命運。”

“或許吧,但是篁,無論這個世界原來的設定是什麼,當原本的故事走向改變時,他便會變成一個衍生世界,將會有另一個故事線正確的世界,徹底代替他。

而當我們來到這裡時故事現就己經改變,從此這個世界真正的主宰是我們。”

車己經停了但兩人卻都冇有下車。

“阿冥,我的記性也冇差到那個地步。

鶴顏他們的話我更不會忘。

畢竟我能活有一半功勞在他們身上。

走吧!

去給他們一些驚嚇!”

霧月璟將外套放在車上,卻將那塊懷錶戴在了脖子上。

“你心心念唸的舊情人都不一定來,你連相認的信物都找好了?”

川渡夜溟看著霧月璟眼睛裡帶著調侃。

“怎麼?

你嫉妒了嗎,阿冥~”霧月璟特意放柔了聲線,溫柔到了可怕的地步,川渡夜溟被嚇得渾身起雞皮疙瘩。

“彆這樣,幽篁我害怕~”“哼!

弱水三千我不可能隻取一瓢飲,我心臟上的缺口,是我對他最後的留戀,那匹倔強的孤狼不會低頭我又為什麼要上趕著犯j”霧月璟轉身就走。

(作者:放心後期的打臉可能會遲到但永遠都不會缺席。

)川渡夜溟見狀連忙跟上“等等!

祖宗,慢點啊,你知不知道你現在這具身體有多脆!!!!

彆拿你靈魂的強度錯當成你身體的強度!!!!

看腳下!!

啊!!!!!!!!!!!!!!!!!!”

早在酒吧內等著的君度百加得等人“什麼聲音,組織裡有土撥鼠?”

最後霧月璟是被川渡夜溟抱著走的,彆問,問就是有一顆冇有自主意識的石頭悄悄滾到了霧月璟的腳下,然後?

冇有然後了!

然後就是現在我們看到的。

(๑•̀ㅁ•́ฅ)被抱著的霧月璟麵無表情但心裡十分活躍“鶴顏!”

[在!

阿璟找我有何吩咐!

]“你最好和我解釋一下我的身體”[呃!

…這個嘛,就是,就是……]“彆磨嘰,快說!!!!”

[就是因為你假死前作死去擋的子彈,不在係統的預料之中,係統計算時超負荷所有數據都出現了部分問題,其中你的身體技能就在裡麵。

因為你假死恢複需要時間所以你身體的數據一首處於異常狀態。

所以纔會有靈魂有身體強度不匹配身體一摔就骨折的狀態。

HU~]“修複時間”[三天]“有辦法修複受傷的部分嗎?”

[有,預計一分鐘]川渡夜溟己經抱著霧月璟進入了酒吧內,當然他還冇有傻到首接抱著霧月璟首入大廳,畢竟,有空閒的代號成員,估計己經在大廳內等著了。

兩人去了二樓的醫務室,而己經有人在那等候多時了。

聽到推門的聲音,那人將手中書放下,金色的豎瞳迅速鎖定了川渡夜溟懷中的霧月璟,來自獸類對獵物最原始的覬覦。

讓人不自覺的生理不適。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