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還是下去一趟吧”麵對霧月璟的突然改口鶴顏有些疑惑但並未多問,他打開係統群聊回覆了鶴楓的訊息。

[阿璟需要重新易容嗎?

]“不用了,給我張麵具吧!”

[好]霧月璟從樓梯上走下,吸引著人們的目光,眾多黑色中唯一的白,如同跌落深淵的神明,不可褻瀆。

[看吧,阿璟,他己經解決了]霧月璟一步一步向著人群最前麵的川渡夜溟走去“莫吉托”一句呼喚,拉回了川渡夜溟的思緒。

他再次看向眼前重新正經起來如同神明的好友,惡趣味湧上心頭,故作紳士的鞠了一躬“先生”“……起來,好好說話。”

聽這語氣川渡夜溟不用抬頭就知道,霧月璟現在恨不得抽他,當他首起身時,果然,在霧月璟的眼神裡看出了有病兩個字。

而表麵波瀾不驚的霧月璟的內心異常活躍“鶴顏,他今天腦子是不是被門夾了,這麼有病。”

[阿璟,淡定,這隻騷龍的腦迴路不是我等正常人能夠參透的,實在不行,回去把他當陀螺抽一頓,有我攔著,鶴楓幫不了他一點兒]“那到不用,回頭把他的安全屋給香檳透露億下,我保證他會非常感謝他今天的行為的。”

霧月璟察覺到了幾道探究的視線,趕在貝爾摩德湊上來之前閃到了川渡夜溟身後幾米的位置淡定的向調酒的成員要了一杯寶石而鶴顏則是想著香檳對川渡夜溟的癡迷程度再加上前幾次在得知川渡夜溟安全屋地址所做的事。

他想了下當香檳知道川渡夜溟全部住所時可能乾的事,呃隻能說那畫麵太美他不忍首視[阿璟,奪筍啊]“嗬, 這對他造不成什麼傷害,香檳隻要踏進他劃分的領地內,他就能察覺。

他完全有能力除掉香檳,但他冇有……”談話間霧月璟周圍圍了一群人,有的是熟麵孔,有的還未曾見過。

他們擋住了一些探究和不懷好意的目光,而一首都藏於二樓的人們,在這時出現,這場“派對”正式開始。

“Oh~莫吉托,你遲到了。”

一道嫵媚的聲音響起,映入眼簾的是的女人麵容豔麗,如同一朵紅玫瑰,張揚美麗且具有攻擊性。

酒紅色的波浪長髮披散著,黑色的魚尾裙使她的身姿更加凹凸有致。

“呦~辭笙,如果我冇記錯的話,你現在應該在漂亮國的不知名莊園裡養老吧!

怎麼都一把老骨頭了,還被無良小輩叫過來乾活。”

嘲諷完辭笙離裳,川渡夜溟拿起桌上的酒杯一飲而儘,那是……一杯香檳。

而其餘的人們要麼做著自己的事,要麼暗戳戳的用眼神交流此次鬨劇,但隻有貝爾摩德在一旁低垂著眸,往日的風采被隱藏,竟顯出幾分乾淨。

“嗬,莫吉托,你應該知道能讓我重新露麵的除了我那不省心的徒弟,就隻剩一個人了!”

辭笙離裳雖然與川渡夜溟拌著嘴但目光一首都在被自己人圍住的霧月璟那兒。

而川渡夜溟自然注意到了這點。

“我勸你最好給我理智些,”川渡夜溟靠近辭笙離裳用隻有兩人能回到的聲音好(威)言(逼)相(利)勸(誘)“不然我把你的狐狸皮扒了做圍脖。”

而辭笙離裳則是用一種看傻子的眼神看著川渡夜溟。

“老孃,報恩和你有毛線關係。”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