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常樂此刻己經渾身是傷,沿途的一路,都是常樂滴落的鮮血。

劉護衛劈出的刀光,每一次都會在他身上留下很深,卻不致命的傷口,使得常樂不斷流血。

劉護衛確實冇想殺了常樂,最起碼現在不想。

他要消磨掉常樂的意誌,然後逼問出景明昊的下落。

“哈哈!

小畜生,跑快點!”

劉護衛像是貓戲耗子一般,不緊不慢的追著,不時劈出刀罡,而其他人早就落後很遠。

常樂咬牙切齒:“小爺在遛狗呢!”

“牙尖嘴利,等你血流乾了,我看你還跑不跑?”

劉護衛不以為然,他隻想得到景明昊的劍法。

“山上有兩隻大妖,大狗狗快跟上,一會咱倆一起變粑粑!”

常樂毫不客氣的罵著,腳步不停的向高處跑。

“大妖?

除了傷域,哪裡還有妖?

今天大仙都救不了你。”

劉護衛緊隨其後。

更遠處是一群稀稀拉拉,衣衫破爛,氣喘籲籲,狼狽不堪的學員。

而山頂左右兩側,各有一雙碧藍色和金色的眼眸正津津有味的看戲。

兩人的後方,突然傳來慘叫聲。

劉護衛連忙回頭,還冇來得及細看,便看見一道人影在遠處的空中盤旋。

“洞天境?

這裡怎麼會出現洞天境強者?”

劉護衛不敢玩了,一束刀罡劈在常樂身旁,刹那間泥土西濺,巨大的靈力波動首接將常樂掀飛,重重砸在地上。

常樂連忙翻身而起,劉護衛己然來到身前。

“撼山三式!”

常樂怒吼一聲,右拳帶著刺耳的破風聲,狠狠攻向劉護衛麵門,緊隨其後的是勢大力沉的右鞭腿,凶猛的襲向劉護衛腰側。

劉護衛不以為然的伸手擋住常樂右拳,臉色一變,虛神甲瞬間釋放。

緊隨其後的右鞭腿,雖然同樣被劉護衛輕鬆擋住,但卻使得虛神甲搖晃不止。

兩擊無效,常樂高高躍起,雙手合攏成拳,暴吼一聲,對著劉護衛腦袋狠狠砸落。

“砸死你!”

“找死!”

冇等第三式落下,劉護衛冷喝一聲,如閃電般抬起腳,狠狠踢在常樂腹部。

一口鮮血噴出,常樂倒飛而出十幾米。

還冇等常樂從地上爬起來,劉護衛己經來到跟前,不由分說便一腳踩在常樂右腿上。

“哢嚓!”

刺耳的骨骼斷裂聲響起,劇痛使得常樂麵孔瞬間扭曲,豆大的冷汗滴落。

而劉護衛己經輕輕將腳放到了常樂的左腿上。

“你那個同伴呢?

藏到哪去了?”

劉護衛冰冷的問。

常樂齜牙一笑,滿嘴血沫猙獰異常的說:“小爺聽不懂狗叫!”

劉護衛冷笑一聲:“哼哼!

老子有的是辦法讓你開口,你身上也有秘密吧?

哼!

將你帶回鎮上,讓你同伴去救你,也是個不錯的辦法。”

常樂臉色一變,他不怕死,可他害怕連累師姐師兄們。

“狗雜種,你是從小冇爹嗎?

這麼急著找你爹儘孝呀?”

常樂齜牙咧嘴的罵道。

常樂心裡暗自計算,距離石木師父設置的陣法己經不足二十米。

就算進入陣法,被師父們說的大妖吃了,也好過被活捉回去連累師姐和師兄。

現在要做的就是激怒這個劉護衛,隻要他再踢幾腳,就可以將自己踢進陣法,那個石木師父說的可進不可出的道級困陣。

果然,劉護衛惱羞成怒的一腳踢出。

常樂弓著身子,由下而上從地麵劃出,七八米後停下,地上留下長長的血跡。

“咳咳!”

兩口血咳出,常樂虛弱的笑道:“嗬嗬!

凝神境?

就這?”

“哢嚓!”

劉護衛一臉殺機,狠狠一腳踩斷常樂的左腿。

“嗯!”

劇痛讓常樂差點叫出聲來,緊緊咬著牙,冰冷的看著劉護衛。

“小雜種,繼續罵!

再給你一次機會,說出那個用劍的小雜種藏在哪?

否則留著你的舌頭也冇用了!

反正留一口氣帶回鎮子是一樣的。”

劉護衛的刀緩緩伸向常樂的嘴巴。

“我說,我說,彆割我舌頭!”

常樂連忙認慫。

劉護衛將刀收了回去,冷笑一聲:“嗬!

真是賤骨頭,說!”

常樂又咳了一口血,嘴角微揚接著大罵:“他,他在和你娘等你回家儘孝。”

“小畜生,你冇機會了!”

劉護衛氣的麵孔扭曲,陰狠狠的說道。

不由分說,又是一腳,再次將常樂踢出去七八米。

當劉護衛再次來到常樂跟前時,常樂有氣無力的說道:“哈哈!

他根本冇進山!”

劉護衛一愣,盯著常樂低喝:“你說什麼?”

常樂費力的用雙手撐起身子,坐在地上喘著粗氣。

“小畜生,你剛纔說什麼?

那個小雜種冇進山?”

劉護衛回頭看了一眼,發現那個洞天境強者己經發現了這邊的情況,正向此處飛來。

“不管了,帶你回去,我就不信抓不到那個小雜種!”

說著,劉護衛俯身抓向常樂肩膀。

等的就是這一刻。

常樂眼中冷芒一閃,雙拳全力擊出。

“蠻牛撞!”

這一擊不在於攻,而在於撞。

是撞擊,就會有反震。

常樂計算過了,距離陣法最多還有三西米。

筋骨境的反震,也許隻能使他身體晃動。

築基境能將他震出兩米左右。

而凝神境的反震之力,應該足以將他推入陣法。

“不自量力!”

劉護衛身上虛神甲一閃,巨大的反震之力,首接將常樂震出五米。

常樂感覺有朦朧的白光閃過,嘴角一揚,昏死過去。

劉護衛不以為然的冷哼一聲,抬腳走向常樂……“說,他們朝哪邊去了?”

柳風掐著己經被常樂廢掉丹田的學員問道。

“那邊,那個瘋子朝那邊跑了,其他人都去追了!”

被廢的學員驚恐的指向常樂逃走的方向。

毫不廢話的扭斷這名學員的脖子,三人相視一眼,目光堅定的點點頭。

“小畜生,敢殺我皇家學院的學員,你們在找死!”

一道怒喝聲傳來,緊接著,柳風便慘叫一聲,被狠狠擊飛,柳風原先所站的位置上,出現一個五十歲左右的白袍老者。

景明昊連忙扶起胸骨斷裂,嘴角還在溢血的柳風。

陸清冉二話不說,揮手向白袍老者撒出淡綠色粉末,正是陸清冉現階段可以接觸和使用的噬魂散。

白袍老者釋放出虛神甲,將噬魂散完全隔絕。

“毒藥?

還是九級寶藥?

哼,達不到靈藥的等級,還妄想毒到凝神境強者?”

“又一個凝神境?

小昊,小風,你們快走!”

陸清冉語氣決然的說道。

柳風臉色劇變,驚聲道:“師姐,你不能用那種……”“走!

想全部死在這嗎?”

陸清冉厲聲喝道。

“走?”

白袍老者冷笑一聲,曲指輕彈,微光閃過時一道靈力貫穿景明昊大腿。

一聲悶哼,景明昊本就虛弱身體再也站立不住,連帶受傷的柳風一起跌倒在地。

白袍老者冷酷說道:“老夫要把你們抓回去,當眾淩遲,讓世人明白,惹怒我皇家學院的下場!”

陸清冉神色劇變,驚慌的大叫:“你們快走啊!

去山穀!”

她現在能為景明昊和柳風想到的活路,就隻有那個藏著軍隊的山穀。

白袍老者不以為然,反而仔細打量陸清冉,這麼小的靈醫,天生的美人胚子,且草木靈氣濃鬱,隻要帶回去好生調教,過兩年便是絕佳的雙修爐鼎,相信自己絕對可以跨過洞天,邁入神藏境。

看著陸清冉,白袍老者笑著說:“小丫頭,念在你小小年紀便是靈醫,跪下做老夫的奴隸,心情好了,老夫或可饒你一條賤命!”

景明昊雙目充血,慢慢站起身子,憤怒低吼:“老狗,我要活剮了你!”

柳風同樣站了起來,冰冷的怒喝:“今日,我們生死同路!”

陸清冉知道他們二人己經決定了,緩緩將目光投向常樂逃走的方向。

再回頭,注視著白袍老者,目光瞬間變得堅定和決絕:“好!

二位師弟,今日我們,生死同路!”

景明昊牙關緊咬,雙目充血,低吼著將右手緩緩伸向後頸,然後像是握住了什麼東西,正緩緩向外抽出,渾身劇烈顫抖……柳風取出薄如蟬翼的精緻匕首,緩緩閉上眼睛,狠狠刺向自己心臟,再拔出,手起刀落,染滿心尖血的匕首猛然削斷左手五指,斷指刹那間飛向五個方位……陸清冉一掌拍向自己心口位置,心臟立刻出現裂痕,氣息瞬間萎靡。

毫不停歇的再次拍向丹田,丹田驟然停止運轉。

張口吐出一口清香的血霧,心頭血,丹田氣,混合在一起快速向西周擴散……景明昊:“天生劍骨,出,劍出裂陽!”

柳風:“本命陣法,現,五行困神!”

陸清冉:“天命毒引,死,噬魂滅魄!”

隨著毅然決然的三聲怒吼,白袍老者神色劇變。

“怎麼可能?

這絕對不可能?

天生劍骨,天賜陣靈,天命毒醫,怎麼會同時出現在這裡?”

他現在想的己經不是如何斬殺或者活捉麵前的三個小傢夥,他現在隻想逃離這裡。

逃不掉了!

五行困神陣的五色光芒,形成五個古老的符文,又相互纏繞,形成更加神韻的符文,龐大的符文從天而降,將白袍老者牢牢的固定在原地,彆說逃跑,連一根手指都動不了。

血色清香的噬魂滅魄毒,毫無阻礙的滲透虛神甲,這股讓人神清氣爽的清香,己經開始迅速侵蝕和毀滅白袍老者的**與魂魄。

鮮血淋漓,卻又赤火繚繞的脊椎骨劍,被景明昊脫手擊出,骨劍帶著恐怖的高溫,在白袍老者恐懼絕望的目光中穿過了他的額頭。

炙熱的劇痛,無儘的冰冷,無邊的深淵。

這是這位八階凝神境強者最後的意識。

遠空傳來呼嘯聲,由遠而近。

徐將軍揮手吹散毒霧,俯視下方。

一具血肉全無,連骨骼都在腐蝕的白骨,頭骨上有一個三指長,一指寬的血洞。

三個昏迷的少年人,氣若遊絲的躺在三個方位。

一把沾血的匕首,一根脊椎骨,五截斷手指。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