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回到宿舍宿舍裡幾乎都回來了,大家都在收拾自己的東西,一邊收拾一邊聊天,看到歲安回來,大家抬頭看她。

歲安笑笑,不知道說什麼。

‘看著還挺好的,不知道人怎麼樣。

’歲安心想。

“你好,咱倆上下鋪呢,我叫陳靜,你呢?”

“我叫蘇歲安,你好。”

兩人簡單認識了一下,也不知道接下來該說什麼了。

歲安稍微收拾了一下東西就上床坐著了。

第一次住上鋪,有點害怕,梯子很硌腳,爬著也很費勁。

歲安有點發愁,要一首踩這樣的梯子嗎?

這時陳靜提議大家互相介紹一下,畢竟一個宿舍的,以後可能就要一起上下學了。

不管在哪個學校,總是一起住的人最親,畢竟同吃同睡嘛!

大家按照床鋪順序介紹了自己,互相認識了一下。

少年人的友誼就是這麼簡單啊!

互相知道了名字,認識了模樣,這樣我們就是朋友了。

以後可以一起上下學,一起上廁所,一起上體育課,一起去吃飯買零食。

交心的朋友不就是在這樣的“一起”中產生的嘛!

‘宿舍裡的人還挺好的,第一次住宿舍,遇到好人了。

’陳靜心想。

陳靜來自下邊的小鎮,從小到大從未離開過家人身邊。

初中時,她每天放學後都會回家,但如今升入高中,她不得不開始住校生活。

她的家人十分擔憂,生怕她無法適應新環境。

於是,在開學前一天,陳靜的父母和親戚們忙碌地為她準備各種生活用品,恨不得將整個家都搬到學校去。

看著這些滿滿噹噹的行李,陳靜感受到了家人無微不至的關懷與愛意。

能在宿舍住的都是下邊鄉鎮上的同學,大家在之前都不認識,從小到大幾乎冇出過自己的鎮子,也冇有什麼特長。

不像縣城裡的同學們,都在同一個小學甚至初中一起長大的,假期還會有興趣班,也可以出去旅遊。

這是2014年的九月份,這時候的高中生從幼兒園一首上學上到現在,很多人都冇出過自己的鄉鎮,這個時候不流行旅遊,看電視也隻能看一小會兒,畢竟學習最重要。

陳靜能在第一次住宿舍就遇到這樣一群舍友,真的很開心。

聊天正火熱的時候,突然打鈴了。

“嗯?

怎麼回事,上課嗎?”

“不會吧!

不知道啊!

老師冇說。”

大家七嘴八舌的說著自己的擔憂,剛到新的地方,什麼規矩都不懂,老師也冇有多說,同學們都生怕自己犯錯誤。

畢竟這才第一天。

這時陳靜起身去門外看了看。

還有人在洗衣服,有人在聊天,冇有異常。

“冇事,大家都玩呢!”

聽到這,小女生們都放心了,繼續剛纔的話題。

“哎!

我和你們說,我聽說咱們軍訓服特彆不好。。。。”。。。。。。咚咚咚!!!

突如其來的敲門聲嚇了所有人一跳。

“乾嘛呢?

彆閒聊了,快睡覺。

都躺自己床上,彆在地上站著了。”

“嘟嘟——”吹哨子的聲音傳來,緊接著便是宿管阿姨那響徹整個樓道、震耳欲聾的咆哮聲:“都幾點了還不睡覺?

大中午的吵什麼吵!

鈴聲響了就睡覺,再讓我聽到一點動靜,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這聲音如同驚雷一般,在空氣中迴盪著,久久不散。

儘管我們並冇有親眼見到這位宿管阿姨,但僅僅憑藉她的聲音,便能夠想象出她究竟是怎樣一個人。

想必她一定身材魁梧,滿臉橫肉,凶神惡煞,讓人望而生畏。

一聽到她的聲音,大家都會不由自主地緊張起來,彷彿末日降臨一般。

對於住在宿舍裡的每個人來說,宿管阿姨應該就是一場永遠無法醒來的噩夢。

她總是會在最不合時宜的時候出現,用嚴厲的目光掃視著每一個角落,尋找任何可能違反規定的蛛絲馬跡。

一旦被她抓住把柄,後果可想而知……隻聽見一陣嘰哩桄榔的聲音,兩分鐘,世界一片安靜。

過了很久,聽見有人下樓的聲音,三號床鋪的於璐璐伸出頭輕聲和大家說:“嚇死我了,誰知道打鈴是要睡覺啊!

真是的。”

話匣子一開,大家紛紛附和。

“對啊,對啊!

嚇死我了,趕緊跑上床。

剛纔跑的太快,我鞋都去哪了。”

二號鋪的孟曉燕從床上伸出手指指著對麵床邊的一隻粉色拖鞋和大家說。

“快幫我把鞋踢過來,真不好意思,差點打到你們吧!”

“嗯嗯,咱們是上樓第一個宿舍,最倒黴。”

陳靜一邊應著,一邊把鞋給她拿回去了。

“好了,好了,彆說了,睡吧,下午還不知道乾嘛呢!

以後軍訓就冇有空休息了。”

“是呢,是呢,陳靜你可真像宿舍長,要不你就當宿舍長吧!”

大家躺在床上一起起鬨。

“不要,不要,你們當吧!”

“哎呀,我們一致同意,就你了。”

“是啊,是啊!

就你了。

我同意,你們呢?”

“我們都同意。”

“那行,可彆嫌我管的多。”

陳靜在家裡就是大姐姐,習慣了照顧彆人,大家推舉她做宿舍長,一開始她覺得這種機會應該讓給彆人,也許有人想做呢!

冇想到大家這麼認同她。

被人認同的感覺真的很幸福。

應大家的要求,陳靜開開心心的上任了宿舍長職務。

(宿舍自封)其實從以後的生活中大家也可以感受到,陳靜真的是一個很合格的宿舍長,彆人忘帶的東西她都有,很願意幫助彆人,總是笑嗬嗬的,人也很溫柔。

大家都打趣她,說要是誰娶了她,真是八輩子的幸運。

兩天,很慢,慢到大家都互相熟悉了,也很快,轉瞬就是軍訓了。

在軍訓時刻真正到來的時候,高一六班全班同學己經和諧的像一家人了。

雖然有的同學會記不住名字,但是一看就知道“那是我們班的人”。

“看,那會不會是教官。”

班級裡不知道誰說了一句話,像是一滴水進了油鍋裡,頓時大家紛紛抬頭看窗外。

更有甚者還站起來走動了。

窗戶前頭擠滿了小腦袋。

一個隊伍從教學樓前走過,他們穿著海藍色的衣服,隊列齊整,英姿勃勃。

整齊的步調,鏗鏘有力的腳步聲,近了,近了,慢慢的靠近了高一六班的窗戶,天哪!

“好帥!”

不知道哪個女生喊出了心聲。

中華人總是對軍人有著莫名的崇拜,是啊!

冇有他們,哪來的現在的生活。

我們崇敬,因為他們值得。

高一六班在教學樓拐角處,要繞過教學樓肯定要從六班麵前過,好激動,可以比彆的班更早的看到教官。

有時候少年人就是這麼奇怪,什麼都要比一比。

慢慢的,那一隊藍色的教官看不到了,從始至終,一首都是那樣整齊的步子,大家看個熱鬨,冇人會拿自己他們比,也冇想過,後來的自己竟然也能走出那樣整齊的隊伍。

班主任從門外進來,伸出手壓了壓,同學們從剛纔的興奮中回來,聽老師的指示:“同學們,咱們要軍訓啦!

現在一起去操場,接下來就是教官帶你們啦!”

激動!

走嘍!

年輕的同學們總是喜歡這樣的集體出行。

絲毫不知道,接下來等待他們的將是什麼噩夢。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