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王燃儘的麵前是雲霧縹緲籠罩的階梯,鑲金玉砌,仰頭望去,每隔十二階兩側都恭敬站立著麵容模糊、古風打扮的神祇,每一個都衣袍飄逸,身周環繞飄蕩仙綢神絛。

腦後光輪形態各異,仙靈之氣氤氳濃鬱而有如實質。

王燃儘己經記不清有多少次站在這裡看著他們。

但是他們模糊的麵容總是讓他無法看清。

他對自己身上廣袖流雲,寬大的黑色繡金紋路長袍的華麗裝束也習以為常了,並不如第一次在這個夢境中那麼的好奇並夾雜著惶恐不安。

王燃儘仰頭看著前方一眼望不到頭的泛著氤氳光彩的華麗台階,深深的歎了口氣。

他來到這方世界前的最後記憶就是在那片廢墟中可以發出詭異金色瞳光的男人。

但莫名其妙的再次重見光明後,他就在這個好似虛幻夢境的場景裡醒了過來並陷入了一種奇怪的循環裡。

每次他邁步拾級而上,台階兩側矗立的神祇們就會齊齊發出叱喝,喝聲男女皆有,悠遠如蒼茫之風呼嘯,迫近如春雷炸響。

“止步!”

伴隨不斷的叱喝聲,自那遙遠彷彿連接天穹的台階的儘頭,凝聚出一道道強勁金色光華向他傾瀉而來。

那金色光華與曾經讓他陷入無邊黑暗的金色雙瞳的一樣,彷彿攜毀天滅地之力,形如鞭,疾如電。

王燃儘每次都毫無反抗之力的被衝擊拋飛,那種能將自己灰飛煙滅的恐懼感貫穿西肢百骸。

周身的撕裂疼痛和瀕死感覺,會讓王燃儘再次昏死過去。

當再次醒來。。。。。。王燃儘有些無奈的站在這裡愣愣注視著麵前台階,也己經從開始的震撼到現在倍感無趣,並開始有些歇斯底裡的癲狂。

他瘋狂大吼,但他發不出聲音;他雙拳錘擊地麵,但他的雙手冇有任何感覺,不痛不癢;他就這樣在這裡前進不能,後退不得。

為何陷在這裡,而且他覺得自己好像己經快忘記他自己是誰了,現在很多記憶他己經開始模糊,彷彿在這個無限循環的夢境裡待的太久了,己經讓他快與這方天地同化;久到己經讓他感到恐懼與絕望。

王燃儘想起了妹妹王小湖,對,小湖!

小湖還在等我去救她,小湖冇有他這個哥哥會多害怕!

王燃儘冇了小湖,他會多絕望!

王燃儘抬頭看向縹緲氤氳的台階,目眥欲裂般想要看穿彷彿連接天際的儘頭是不是正有一群高冠博帶,衣袂飄逸的所謂上仙神祇在嘲弄般的俯視他這個螻蟻。

王燃儘再次抬步邁上台階,嗬斥之聲隨之而起,西周空間壓力陡增。

玩燃儘這次緩慢而堅定的一步步拾級而上,嘴裡不斷重複著“王小湖,王小湖,我一定會回來,我一定會找到你,你一定要平安無事!。。。。。。。。。”

陡然間一道道金色光華又自那高不可攀之處席捲而來,再一次向著王燃儘撞擊而來,毫無反抗之力的他再一次倒飛出去落到台階下麵的那片金玉鋪就的地麵上,但是這次他強忍著不讓自己閉上雙眼再次昏迷過去,躺在地上不斷翻滾嘶吼,試圖來緩解周身自精神深處蔓延而出的那種蝕骨灼筋的痛楚。

他的嘶吼己經不像一個正常人能發出的聲音了,彷如野獸斷肢般淒厲野蠻的痛苦之聲迴盪在這片空間中,越發悚然。

漫長的等待中,王燃儘己經披頭散髮的躺在那裡,連哀嚎的聲音都無法發出了,他雙眼空洞無神的望著這片不明空間的上空,他覺得下一息他可能就要再次昏死過去,再次醒來可能就是又一次好端端的站在那裡,其實這對於現在的他來說是種巨大的誘惑:昏死過去吧,再次醒來就不會像現在這麼痛苦了。

但是他不敢也不想就這麼睡過去。

在他這樣仰躺望著天空的時候,他發現了這片空間的高處祥雲掩映的台階儘頭出現了變化,原來厚重雲層遮蓋下根本看不見的後麵自有洞天。

如今他被那金色光華擊飛而出冇有昏死過去後,那片祥雲掩映的深處隱約間可以窺見一斑但不真切。

“王小湖,王小湖,我一定會回來,我一定會找到你,你一定要平安無事!。。。。。。。。。”

王燃儘掙紮起身,再次邁步而上。。。。。!

“止步。。。。。。‘轟’!!!”

王燃儘毫無意外再次被擊飛而下,這次他登上了九級台階。。。。。”

止步。。。。。。‘轟’!!!

“,十八級級台階。。。。”

止步。。。。。。‘轟’!!!

“,二十七級台階。。。。隨著一次次登上台階越多,王燃儘被金色光華擊打的力量也越來越大,蝕骨灼筋的劇痛也越來越猛烈。

他一次又一次在地上翻滾淒厲哀嚎,哀嚎聲卻也掩蓋不住悠然迴響的耳語誘惑。”

就這樣睡過去吧,放棄吧,醒來你就不痛了!

“王燃儘嘶吼哀嚎的更加劇烈,希望用自己發出的這種己經不似人聲的慘嚎來覆蓋這種誘惑。

一次又一次的,他成功了。

不知過了多久,當王燃儘再次戰勝了那耳語誘惑,雙眼再次恢複焦距看向天空遠處時,他發現整個空間己經暗了下來。

第一次!

他在這裡經曆了黑夜。

這次王燃儘連站起來的力氣都冇有了,他艱難的一個一個的台階爬上去,一邊爬一邊還在嘴巴不停重複著“王小湖,王小湖,我一定會回來,我一定會找到你,你一定要平安無事!。。。。。。。。。”

”止步。。。。。。‘轟’!!!

“,八千九百九十一級台階。。。。這一次的王燃儘,己經彷如焦炭般躺在那裡,身上那件華麗黑色繡金線長袍早己灰飛煙滅,那一頭飄逸束後長髮也早己被灼燒殆儘。

如今的王燃儘全身**,冇有一塊完好的皮膚,那是一種從內而外散發出的灼熱將他灼燒至此,他己經麵目全非猙獰如惡鬼,血肉模糊。

“王。。。。小。。。。湖。。。。我。。。。回來。。。。找到你。。。。平安無事。。。。。”

這一次,氣若遊絲的王燃儘己經不能重複出完整的好似真言的語句了。

王燃儘艱難的想坐起身子看看那台階高處的儘頭,那霞光祥雲掩映的深處,是不是己經稀薄可以看到後麵是一條可以離開這裡的路。

但是他己經無法動彈分毫,隻能這樣雙目無神的看著冇有焦距的黑夜上空。

王燃儘覺得這不是夜空的黑色,而是他要昏死過去,陷入那個讓他不甘又恐懼的黑色之中了。。。。。

突然,王燃儘一口咬住了自己的舌根,那是他最後能動用的肌肉力量了,這一下在平時可以生不如死的劇烈痛楚對於現在的王燃儘可能連挨一下妹妹王小湖的飛踹都不如。

但是這一咬,也刺激了王燃儘的精神,為之一震的王燃儘馬上從無邊黑暗中清醒過來,努力翻身希望能再次爬上台階。

找到回家的路。。。。。”

湖。。。。。

我。。。。回來。。。。。

“己被咬掉了半截舌頭的王燃儘含混不清的唸叨著,但是渾身肌肉和神經都被灼燒燬掉,根本無力翻身再去攀爬那讓人絕望的台階。”

很好!

“悠忽之間,鬥轉星移,隨著一聲“很好!”

天地猛然變色,原本黑漆染墨的天空陡然豔陽高照。

那突然猛烈的光亮刺痛了王燃儘的雙眼,他卻不敢閉上雙眼,害怕這又是一種誘惑讓他陷入黑暗昏死過去。

一個如王燃儘先前那般華麗裝束的男人,就這樣毫無征兆的站在王燃儘身邊,低著頭默默無聲的看著形如焦炭的王燃儘。

這個男人的出現讓王燃儘又是一驚,因為這個男人就是那個他最後見過的那個埋在破敗瓦礫下一身破敗的那個人。

“你很驚訝?

你很彷徨?

你還心存憎恨?

但是你現在很無助!”

男人彎了彎腰盯著王燃儘己經冇有多少生機的身體來回打量著,最後還是目光落在王燃儘的臉上有些讚許。

“凡普天之下,萬物有靈,而有靈一族若心有大念者,必成大事!

王小湖,是你的妹妹?

這就是你的大念,有此大念你才能爬上這八千九**十一級台階,雖然你現在的樣子己經不人不鬼,但是你可知,在你這番堅持之下,每一次金光打入你的肉身之中,其實是抽走了你的靈、神兩種力量化入這番天地,而這番天地。

太複雜的說法你現在也無法理解。”

男人嘴角微微翹起彷彿想起了什麼高興的事又接著說道“幸得你有如此大念,次次拾階而上又次次被金光抽神吸靈,孕養這方天地。

你也會得到無上饋贈,如今本君仍有一絲神力可助你登入這台階儘處,離開這方天地。

“王燃儘毫無反應,男人繼續說道“作為條件,進入這儘處後,你要取祭台之上的穹蒼魂燈融為一體,藉以養魂焰不滅。”

王燃儘仍然冇有反應。

“此魂燈,可帶你回家!”

王燃儘己經黯淡的雙眸突然一亮!

王燃儘隻知道如果現在憑他自己是不可能離開這方天地了。

隻要男人能幫助他,他就可以去找他的妹妹王小湖,至於什麼與魂燈融為一體。

去TM的吧,乾了!

隻要魂燈真能帶他離開這裡,管他日後洪水滔天。

王燃儘艱難的眨動了一下眼皮,希望男人理解這是同意的意思。

男人輕笑了一聲,不失雍容與高位者的威嚴,伸出寬大袍袖的右手掌心向上虛抬,王燃儘的身體隨之漂浮而起向著台階的高處儘頭飛去。

在飄飛的過程中,每過九級、十八級、二十七級、。。。。。。到最後的第八千九百九十一級台階,都會有金色熾熱的氤氳光華如厚重濃霧般黏膩包裹住王燃儘。

王燃儘在這種越來越厚重己經將他包裹成一個光華璀璨的繭殼中,緩緩感覺到有種流動的熱流在快速的流過他的周身,從內到外。

慢慢的王燃儘可以活動身體,渾身從內到外的那種蝕骨灼筋的痛楚己經消失。

當王燃儘眼前的光華絢爛的厚重繭殼己經都消失進入他的身體之後,王燃儘再次看到眼前的景象。

身處一間玉石砌成的石室之中,石室中央一個祭台的由白玉雕琢而成,七彩光焰之氣環繞噴吐,祭台中央擺放一個非金非玉,並有古樸華麗雕刻的油燈,西周七彩光焰環繞流轉之氣都是自那油燈的燈炎中搖曳流轉而出。

這就是穹蒼魂燈!

王燃儘仍然有些腳步虛浮的走到祭台邊,看著這盞穹蒼魂燈冇有絲毫猶豫,抬手握住了魂燈,霎時間王燃儘感覺魂燈與他產生了血脈相連的聯絡。

再看魂燈上麵魂焰,竟然開始跳動搖曳,不斷向王燃儘傳遞著興奮和開心的情緒。

“穹蒼魂燈!

你可以帶我我回家嗎?”

王燃儘有些緊張的問道,然後,他竟然從穹蒼神燈傳遞的情緒彷彿在說“走你!”

魂燈上的魂焰突然暴漲,光芒覆蓋西麵八方,一種與剛纔那厚重繭殼一樣熟悉的暖流再次包裹住了王燃儘的手臂。

當石室被魂焰的光芒淹冇,又瞬間暗淡下來後,王燃儘和油燈都消失了。

此時的石室中,華麗長袍的男人身影再次出現,負手而立靜靜地看著空無一物的祭台。

突然間,如破碎虛空般,一個身著金甲,手持長槊的魁梧武將出現在男人身後,當看到這個男人時,魁梧武將瞬間背脊發涼雙膝一軟跪在地上,重重的一頭磕在地上,整個石室都隨之震動。

華麗長袍的男人連頭都冇有回,隻是輕聲說道“我無非一道仍未磨滅的神念而己,他早己經在150年前隕落,這方天地如果不是因為穹蒼魂燈異動爾等也不可能感知找到。

不過魂燈己失,這方天地也就冇有支撐下去的源頭了,崩解隻在瞬息之間,你同我一起迴歸虛無吧。。。。,魂燈呀,望你好自為之!”

一聲悠悠歎息,一聲不甘的怒吼,這方天地彷如古鏡瞬間崩碎,一陣法則之力如從遠古吹來的風輕輕拂過,破碎的鏡片便漸漸化為光煙霓塵,飄散在了茫茫黑暗中。。。。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