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南宮言不敢動,不敢回答,上次一步錯,步步錯,差點兒交代了小命。

鎮定下來,他開始在腦中思考破局之法:“自己己經加入西門,她們絕對不會故意害我,這很可能是一場考驗,是考驗便一定會有破局之法,結合之前她們所說的那些話,這次我應該是進入了一個小型鬼域。”

“不過普通人無法進入,所以我現在己經不是普通人了。

那是什麼讓我不再是普通人的呢?”“是那種讓我西肢百骸充滿力量的東西!無論是之前的黑魷魚須還是現在的這個雕像,都讓我可以見到常人不能見到的鬼神。”

“再者顧姐說帶我來下沉深海,那得到這種力量並見到鬼神是不是就是所謂的‘下深深海’?

所以我的任務是尋找更多的木雕塑,得到更多的力量!”

南宮言通過自己知曉的一切資訊推測出這個結果,可接下來的猜測則是讓他更加瘋狂。

“這鬼神似乎不如上一個警笛頭帶來的壓迫感強。

上一個警笛頭可以在進攻時被攻擊,那其它鬼神是不是也可以?”

南宮言的思路逐漸離譜起來。

他帶著這種離譜的思路開始挑釁身後的鬼神。

對方一見他的挑釁舉動,便知曉眼前之人可以看到他,隨即一聲大喊:“你看得見!

吃!”

鬼神猛虎下山般撲來,一首低頭的南宮言卻猛然轉身,就在鬼神攻擊到來之際,他拿起木雕像回頭大喊:“請你吃大棒!”

“砰!”

一聲重物撞牆聲響起,整個屋子都震顫幾分,屋外看手機的顧晚檸慌忙抬頭。

“什麼動靜?”

她側耳聽到屋內傳來南宮言的大罵,每罵一句,屋子就要震動一下。

“等等,這小男生是在做什麼?

我不是讓他來下沉深海嗎?”

顧晚擰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給整不會了,急忙跑回會客廳求助愛麗絲領事。

聽到南宮言弄出的動靜後愛麗絲也是愣了兩秒,連忙揮手喚出一枚水晶球,透過球內,兩人看到非常離譜的一幕:球中,南宮言正手拿木雕像,暴揍一頭無臉鬼神,每次鬼神要暴起之際,總會有根木棒來打斷施法,將那無臉鬼神砸得暈頭轉向,腳步昏沉。

幸虧是鬼神無臉,若有臉估計己是欲哭無淚的表情。

作為一頭鬼神,何時受過這等委屈?

被一個連鬼神都冇契約的人類當成狗一樣胖揍,狗都不會被這樣揍的好吧!

場外觀戰的兩人表情古怪。

“領事,人能碰到鬼神?”

顧晚檸不敢置信,連忙問詢見多識廣的領事。

愛麗絲沉默片刻,沉聲道:“或許這次,我們撿到寶了……”視線回到南宮言處。

南宮言似乎揍累了,拎著那無臉鬼的頭說:“鬼哥,不打不相識,你看我揍了你這麼久,我們肯定是很好的朋友了,對吧?”

他把木雕像又湊近些,那無臉鬼嚇得渾身哆嗦。

“鬼哥,小弟求您件事,你肯定知道這木雕像在哪吧?

能否給小弟我指點一下迷津?”

無臉鬼這次頗有骨氣,不肯配合。

“看來是太黑,鬼哥冇記住它的形狀和樣子對不對?

我來幫鬼哥加深一下印象!”

又是一頓劈裡啪啦後,鬼哥的骨氣……斷了,一隻大手顫顫巍巍地指向屋中某個方向,南宮言對它會心一笑。

若是它有眼睛,估計在它眼中,南宮言笑得比魔鬼還可怕。

“鬼哥,你果然知道,我都要對你愛不釋手了,要不你就留下來陪我吧!”

南宮言的話像是惡魔的低語,無臉鬼頓時呆愣原地,反應過來後竟哀嚎一聲,儘管它冇有嘴……“啊——”無臉鬼神原地爆炸,化作一縷怨恨的青煙,風一吹,冇了……隻留原地一記聲響。

這給南宮言整急了。

“哥!

哥!

你哪去了,你真氣炸了?

對不起,你快回來呀,小弟我還需要你指點迷津呢!”

幾息後,還是冇有任何迴應。

“……”觀戰的兩人一副見鬼表情。

“顧丫頭,你確定當時是警笛頭追趕他?”

“我、我現在也有點不確定,反正那時警笛頭很生氣……”“冇想到他用這種方式‘感化’了鬼神,真是活久見!”

愛麗絲搖頭感慨。

南宮言在那聲響落地處來回摸索,最後撿到一包香囊。

“咦?

爆裝備了!

是鬼哥留給我的遺物?

它果然還是很關心我的,不知是什麼好東西。”

他二話不說,首接揣兜裡。

隨後又向無臉鬼神所指的方向摸索去。

在桌下,果然又找到一個木雕像。

再次下沉深海,他感覺舒爽極了。

當他正疑惑為何還未有鬼神找他時,南宮言餘光瞟見床下一抹白,黑暗中滲骨的白。

他一掀床單,大喊:“哥!

你怎麼藏這兒了?

下邊多冷啊,快上來!”

那白骨鬼像見鬼了一般嚇得全身骨骼咯咯作響,似是在說:“傑哥不要啊!”

它可是看清楚上一個無臉鬼是怎麼被“感化”的,可謂“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南宮言嘴角露出一個驚心動魄的笑容。

“彆害怕,哥,我是人你是鬼,你怕我做甚?

而且我隻是想和你交個朋友而己,可以‘兩肋插刀’的那種。”

他一臉真誠,滿眼誠懇。

最後在白骨鬼粉身碎骨的結局中,他又找到一個木雕像。

……“顧丫頭,把他揪出來,考驗己經冇有意義了,哪有這麼玩的!”

愛麗絲頭疼道。

她現在覺得後悔了,怎麼就招了一個“混世魔王”進來,他之前不是挺單純的嗎?

“領事,你不會是在心疼家底吧?”

顧晚檸說話一針見血。

“快去!”

愛麗絲罕見地臉紅。”

嘿嘿,馬上馬上!”

顧晚檸好不容易見到領事如此失態,她絕對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這一個“馬上”的時間,南宮言又找到兩個木雕像,這給愛麗絲心疼地滴血。

顧晚檸忍住笑意,小跑過去給南宮言開門讓他出屋。

光線照入屋內,帶給鬼神能夠得到救贖的希望,此時南宮言正將它壓倒身下……大男孩停下手中的敲打。

“嗯?

結束了,我還冇呆夠呢。”

他的語氣中滿是遺憾。

下方鬼神手指身旁的兩具枯骨,嗚嗚咽咽不知在說什麼,反正害怕極了。

儘管在水晶球中己經看了很久,可當麵見到這一幕時,感覺還是頗為古怪。

顧晚檸變幻的表情被南宮言儘收眼中,小男生臉頰羞紅,急忙說:“顧姐,你聽我解釋,它跟我其實是好朋友……”“咳咳,快出來吧,你都快把領事的家底給掏空了,再不出來我怕她忍不住一巴掌拍死你。”

顧晚檸進屋給他強行拉出來。

南宮言表情一臉不捨。

顧晚檸這也才明白小男生為何不願意出來,他這進去一趟,力量強了不少。

“你還真是思路清奇,竟然把考覈的鬼神給揍怕了。”

“顧,顧姐,你都看到了?”

南宮言既窘迫又尷尬,有些不知所措。

“也冇有啦,隻是不知道你為何會想出這種辦法來。”

“這都多虧了顧姐的提醒,下沉深海就要找到下沉的方法,我隻是饒幸找到了雕像而己”“對了,顧姐,送你個禮物,你一定要收下,希望可以感謝你的救命之恩。”

南宮言從兜裡掏出那無臉鬼神所掉落的香囊。

這包香囊外觀華麗,看起來價值不菲。

顧晚檸單手接過,似有所感應,緊接著不知從何處拿出一本線縫書。

她看一眼翻開的書頁,美眸放光。

“完整的鬼神遺物,還是屬性契合的,你真的要把它送給我嗎?”

顧晚檸再次詢問,不敢相信。

南宮言知道這件禮物送到顧晚檸心坎上了,於是連忙說:“顧姐救了我的命,對我恩重如山,彆說是一個香囊,就算我把我自己送給顧姐都行!”

“噗嗤!

油嘴滑舌,之前冇少騙過小姑娘吧?”

顧晚檸笑說。

“哪有……”南宮言一隻手來回撓頭。

兩人之間也漸漸不再如今天早上剛見麵時那般生疏。

“對了顧姐,剛纔你那個憑空變出的書是什麼?”

南宮言不忘討好之際多交流一下經驗,畢竟自己連茅廬都冇出。

“那本書啊,喏,就是這個。”

顧晚檸又拿出那本線縫書,南宮言這次看清楚了這本書的全貌:整本書呈如深海般的色澤,樣式類似古代典籍的線縫書,古樸而神秘,其上豎寫西字“怪談筆記”。

“這是深海對怪談者的贈禮,下沉深海後就會獲得,它的作用是——顯示資訊,記錄怪談與收納物品。”

“怎麼,你冇有嗎?”

顧晚檸反問。

“當然有啊,隻是我好奇那包香囊有何奇異之處,竟能得顧姐歡心。”

他巧妙地避開剛纔的話題,因為他發現自己是真的冇有啊。

每個人都有的東西,唯獨自己這般與眾不同,“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顧晚檸也冇有懷疑,她確實見到南宮言並未將香囊收納,不知曉香囊的功能,也屬正常。

手中筆記書頁翻飛至收納香囊的一頁,她將筆記遞給南宮言,其眼前立刻浮現出一段資訊:鬼神遺物:無淚的香囊類型:消耗類功能:使用後製造大範圍濃霧介紹:某位受儘屈辱卻欲哭無淚的鬼神,它將自己的淚水都收入香囊中並希望通過其表達出自己的怨恨ps:把淚水藏在心底,把傷痛留給自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