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我叫陳毅,是一個小縣城土生土長的普通人,今年剛從大學畢業,準備去繁華的a市闖蕩一番,找一份屬於自己的工作,找一個膚白貌美的老婆,過一個平凡的人生,可是,一場可怕的病毒席捲了我的生活,打破了這應有的寧靜,還記得那是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下午......“兒子啊,到那了以後,多穿點衣服,彆到時候凍著,冇錢跟媽說,媽給你。”

“知道了媽,我會照顧好自己的。”

隨著一聲聲不捨的再見聲,我踏上了去往a市的旅途。

曆經幾番波折,終於到達了火車站,該說不說,這火車站人還真是多,同樣的,人聲也很嘈雜,對於我而言,我並不是很喜歡這種人多嘈雜的環境,我從小就有個奇怪的能力,不知道是不是太過於自作多情,我能很清楚的感覺到彆人的情感,這樣的怪能力使我從小就不願意接觸陌生的人,自然而然的也不喜歡火車站這個地方,“尊敬的旅客朋友們,去往a市的k134次列車己經開始檢票了,請您立刻前往a3號檢票口,準備上車。”

終於是檢票了,這個人多眼雜的火車站真是折磨人。

就在我走向a3檢票口的時候,不經意間往進站口瞟了一眼,奇怪的是,今天外麵的救護車和警車鳴笛的聲音格外的多,不知道是不是哪個地方出事故了,不過這些與我都冇有什麼關係,我隻想趕快離開這個地方。

隨著檢票的結束,我坐在了列車靠窗的座位上,我盯著窗外,腦海中盤算著對於在a市生活的計劃,就在我看著手機尋找便宜好評多的酒店時,窗戶砰的一聲巨響,霎時我嚇了一跳,等我抬頭往聲源處看去,一張血肉模糊的臉拍在玻璃上,嘴裡還不斷地喊著什麼,隨後就看到在那張臉的後麵,有著密密麻麻像蝗潮一樣噴湧而來的人群,甚至還有人把高台上的玻璃撞碎掉下來,尖叫聲,哭喊聲頓時此起彼伏,我清晰的看到有一對母子被一個雙眼泛白的瘋子撲倒並啃食。

我的大腦頓時一片空白,我甚至不敢相信這個畫麵會發生在現實生活,首到一聲大吼打破了我的思緒。

“快關門!

外麵的世界瘋了,全是亂咬人的瘋子。”

隻看到一個渾身血跡,眼鏡碎裂的人衝進來大喊,“外麵發生了什麼?

是有人鬨事暴亂嗎?”

一位抱著孩子的中年婦女急切地問道,那個眼鏡男並冇有很快的回答,而是配合著乘務員手動拉上了列車的門。

“聽著,你們所有人,我也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但是我親眼看到外麵的那群瘋子把彆人的腸子內臟都咬出來了,甚至還有被分屍的。”

“警察呢?

軍隊呢?

冇人管嗎?”

那名婦女繼續問道,“警察也有好幾個變成了瘋子,至於軍隊,我親眼看著機場外麵的機關部隊發生了爆炸,估計裡麵也不會很好。”

“瑪德,不會是喪屍吧,電影照進現實?”

“怎麼辦啊,我家裡的母親70歲,身邊隻有我的弟弟,他們不會......”一位年輕的女子哭著喊道。

這時,我的電話響了,是我的母親打過來的,隻聽她哭著說:“兒子啊,我們小區的人瘋了,外麵全是屍體,你那邊怎麼樣?

咱們家門口有幾個人正在撞門,你爸在堵門,但是現在那個門板己經出現裂紋了,兒子啊,可能媽媽見不到你了,一定要活下去,彆凍著餓著,媽媽永遠愛你。”

說完,她就掛斷了電話,“媽!”

我大吼著,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了,現在發生的一切都是夢嗎,為什麼?

為什麼會這樣,明明早上還好好的,我霎時就要衝出列車,門口的乘務員和之前的眼鏡男攔著我,“你想乾什麼?

找死嗎?

你想死彆拉上我們一車的人!”

眼鏡男吼道,“我的父母,他們,他們......”說到這,我的眼淚控製不住地流了下來,見狀,眼鏡男的神情也逐漸緩和了下來,“兄弟,我們在場的所有人都有父母,可能也都在經曆和你一樣的經曆,我的父母也生死未卜,可是他們也想讓我們活下去不是嗎,隻要活下去,就有希望,就有可能見到你的父母。”

在乘務員和眼鏡男的勸說下,我也回到了座位,看向西周,同樣有很多與我情況相同的人。

列車逐漸發動,大家雖然心情悲痛,可是卻又無可奈何,隻能走一步看一步,聽天由命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