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隨著眾人走出了神廟,程文說道:“這鬼地方誰會造棺材啊?”

熊漆回道:“抱怨就不用死啊,看人新人的素質。”

“嗬”程文不以為然的說道:“就他?”

熊漆繼續說道:“族長都說了要造棺材。

鑰匙肯定跟棺材有關。”

王瀟依問道:“ 什麼鑰匙啊?”

小柯:“ 進來開門, 出去也得開門。

出去的門需要鑰匙才能開,得根據門裡提供的線索才能找到鑰匙。”

王瀟依追問道:“ 那有時間限製嗎?”

小柯看了眼她說道:“當然是…我們被那怪物吃光之前嘍~”熊漆打斷道:“ 走吧!

找木匠去。”

去向木匠家的路上,小柯說道:“這地方除了人,哪還有什麼活物?”

我隨即懟道:“都被吃掉了唄, 就差吃人了。

說不定下一個就是你了╮(╯_╰)╭”淩久時扯了我一下,說道:“小七…”我回道:“好啦好啦,我這不是看不慣她那副樣子嘛~”淩久時:“乖~”隨即靠近阮瀾燭對他說:“那個女鬼身上有些乾土你看見冇有?”

阮瀾燭驚訝道:“不是吧?

連女鬼都看那麼仔細至於嗎?”

淩久時:“ 我那是不小心記住的!”

阮瀾燭:“ 行,所以呢?”

淩久時:“所以呀,這幾天又下大雪,地麵上一點乾土都冇有。

我猜測女鬼的棲身處,應該是山洞地洞之類的。”

我回道:“山洞?

在山上嗎?

可是下山那點乾土不可能還這麼乾啊?

難道是有地道?”

阮瀾燭看了我們一眼說道:“我發現你們倆還真有點意思,不過有些事情不是你們想得…”阮瀾燭還冇說完,淩久時就脫離隊伍往一戶人家走去。

阮瀾燭:“欸?

那麼突然…”我:“阮哥,我們也快跟上去唄~”隨即跟上了淩久時,隻聽見那村民大叔問道:“誒… 乾什麼的!”

淩久時走向那口井,說道:“這井是取水的吧。”

大叔驅趕道:“走開走開!

不要靠近那井!

淩久時走近大叔繼續問道:“這每家每戶都有這個井嗎?”

大叔不耐煩道:“不知道!

快走!

走!

走!”

我和阮瀾燭也走到淩久時身邊。

淩久時對阮瀾燭說道:“這大叔跟族長一樣不熱情。

還是去木匠家吧~”“誒~”阮瀾燭拉住淩久時說道:“彆著急啊~有些關鍵線索就是從這種看上去不起眼的,NPC身上得來的。”

我在一旁點點頭表示學到了學到了。

隻見阮瀾燭忽悠道:“大叔啊~ 我們可是族長請來的人。

您這麼不配合,我們很傷心啊~”大叔狐疑道:“你們真的是族長請來的?”

阮瀾燭回道:“嗬~要不是幫族長的忙, 我們纔不會來這種鳥不拉屎的地方。”

大叔後麵的婆婆開口道:“ 族長可是個大好人呐~多虧了族長,我們才能活下來。”

淩久時蹲在井邊朝大叔問道:“ 誒?

大叔!

這井不是取水的吧?

這有大型動物攻擊過的痕跡,明顯是衝著井裡什麼東西來的。

啃咬鑽刨,總不至於是為了喝幾口水吧?

何況這連個井繩都冇有。

這肯定不是取水的。”

大叔在原地沉默不語。

阮瀾燭接著道:“族長請我們來,肯定是要解決某些事情的。

你們要再這麼支支吾吾,我們可就不管了。”

我:“就是!

大叔,有事你得說出來,我們才能幫忙解決嘛~”大叔開口道:“誒呀~三位 ,這個不是我不想說,是不能說啊!”

這時淩久時開口道:“你們躲的是一頭狼?”

大叔回道:“是啊。”

淩久時笑道:“己經被我給殺了。”

阮瀾燭湊到淩久時耳邊說道:“那是我殺的!”

淩久時回道:“分什麼你我太見外了。”

大叔聽到這驚喜道:“要是照這樣說的話,你們二位可是我們族裡大恩人呐~”淩久時連忙回道:“冇有那麼嚴重。

您就需要回答,我們剛纔問的那幾個問題就行。”

大叔就回道:“誒呀~我跟你們說嘛。

這個井啊,他不是用來取水的。

是當年那個族長,帶領我們躲避狼災的時候而修建的。

那些村外的人,他們知道我們遇到了狼災,非但袖手旁觀,還說我們呐,壞事做多了,遭報應引來的異獸,把我們趕儘殺絕。”

淩久時問道:“那這口井裡發生過什麼事啊?”

大叔:“有怪物!”

淩久時:“怪物?

那你們怎麼不把他給炸嘍?

或者是填了 讓怪物冇地躲呢?”

大叔回道:“誒呀~這個辦法不是冇有想過。

我們村裡就有對兄弟,他們膽子就挺大的。

他們就填自家的井,正在填的時候,這兩兄弟探頭一看 這兩條命就都冇了!

這誰還敢填呢?

就冇填成嘛~”阮瀾燭若有所思道:“兩兄弟?”

淩久時:“行 ,謝謝了!

大叔打擾了。”

問完後,我們就一起離開去追隨大部隊了。

阮瀾燭邊走邊說:“以後啊,不用跟他們那麼客氣。

有疑問進去就問。”

淩久時:“那問不到呢?”

阮瀾燭:“打唄!”

我:“這麼簡單粗暴嗎?”

阮瀾燭:“不然呢?”

淩久時:“不是,可是?”

阮瀾燭:“冇什麼可是的。

你記住了,你要查井的事,不要告訴任何人,去的時候你自己。”

淩久時反駁道:“這人多好辦事嘛~”阮瀾燭問道:“我害過你冇有?”

淩久時:“目前來說冇有。”

阮瀾燭:“ 那你目前就聽我的。”

我:“淩淩哥,阮哥那麼厲害,聽阮哥的冇錯啦~”淩久時:“好吧。”

不一會,我們就來到了木匠家。

這時小柯說道:“乾嘛去了?

現在纔來?”

我連忙回道:“關你什麼事?”

小柯:“你!”

熊漆連忙拉住了小柯。

這時木匠開口了:“你們要做棺材,那得上山砍樹。”

熊漆問道:“ 我們大夥也冇做過棺材,需要幾根木頭啊?”

木匠:“三根。”

木匠抽了口煙繼續回道:“ 一人抱的大樹,三根。

一根都不能少!

樹身要首,冇疤冇裂冇蟲眼。

冇捱過雷,冇過過火。

山陽那邊的要, 山陰麵的…不要!”

小柯:“行!

那棺材多久能做好?

我們要的急。”

木匠此時含著菸鬥不開口。

小柯又試探道:“老人家?”

木匠回道:“你們先砍樹去…把樹砍了,你們還活著,然後再問我。”

阮瀾燭這時回道:“彆介呀,老人家,這天這麼冷,您要是先死了怎麼辦?”

木匠看了他一眼,覺得這人還挺有趣,回道:“嘿?

老頭我命硬!”

阮瀾燭笑了下回道:“我看您啊,也就命硬得起來了!”

淩久時:“他要是不想就彆勉強他了。”

阮瀾燭:“能不勉強嗎?

咱們要是先涼了就算了,他先涼了,怎麼辦?”

阮瀾燭看向木匠說道:“ 您說是吧?”

隻見木匠抽菸也不回答。

我從後麵拿了把斧頭遞給阮哥說道:“給,阮哥!

你說過的問不到就打。

嘿嘿~( ̄▽ ̄~)~”阮瀾燭接過斧頭就向木匠走去。

木匠見此陣仗,開口道:“哎…哎…誒!

你要乾什麼!”

阮瀾燭把斧頭架在他脖子上說道:“我先看看你的腦袋裡,有疤有裂,有蟲眼冇有?”

木匠看了眼阮瀾燭又看了眼脖子旁的斧頭說道:“你到底要乾什麼?”

阮瀾燭:“試試看你的命到底有多硬?”

斧頭眼見就要揮下,眾人也是一驚!

隻見木匠回道:“三天!!!

三…三天!”

得到答案的阮哥輕笑一聲收回了斧頭。

(我在後頭星星眼!

好凶但是好帥哦!

)拿到線索後,眾人離開木匠家準備上山砍樹了。

這時淩久時對阮哥關心道:“你剛纔會不會衝動了點?”

阮瀾燭回道:“這門裡有三個怪物,一個在村外,一個在井裡,還有一個在人的心中。

得速戰速決,免得夜長夢多。”

我讚同道:“是啊,我剛剛總覺得那程文看人眼神怪怪的。

對了,阮哥,我剛剛表現的不錯吧!”

阮哥回道:“還算有點眼力見。”

我:“那是!”

接下來,熊漆就開始給大家發斧頭。

王瀟依問道:“熊哥,我們接下來去乾嘛呀~”熊漆:“乾嘛?

上山砍樹。”

接著就帶著大家往山上走去。

一邊走,一邊聽見後方的人說道:“這種鬼天氣上山,肯定會出事的呀!”

“就是啊!”

“就不能等天氣好的時候再去?”

“是啊,你說這事弄的。”

客棧老闆娘這會正好出門,看見我們一夥人要上山,便問道:“你們這是上山去啊?”

隊伍尾巴的三人回到:“ 啊,對,上山砍樹,老闆娘。”

老闆娘:“山上路滑,得小心點”我們(我,阮瀾燭和淩久時)聽到老闆娘的聲音,轉頭看了眼。

隻見老闆娘抱著一床被子,對那三個人交代道:“砍樹可是個體力活,一兩個人呐,是扛不動的,山上的樹又那麼粗。

我們這裡扛樹啊,是有技巧的。

剛好你們三個人, 你扛頭。

你扛中間。

你扛後麵。

這不省點力氣嗎?”

那三人回道:“啊,行行,謝謝老闆娘”離開前老闆娘關心道:“小心點啊!”

阮哥聽後,嘀咕道:“三人抱樹。”

我問道:“這大雪天的,老闆娘抱這麼大一床被子要去哪啊?”

淩久時:“可能……給村民的吧,走吧彆落後太多了。”

上山路上,雪開始下大,路有些難走。

王瀟依:“這上山路這麼難走,下山還要扛個木頭 。

我們非得做這個棺材嗎?”

熊漆:“不做棺材,就不知道後麵發生什麼,怎麼找鑰匙?”

阮瀾燭也調侃道:“是啊,得好好做。

萬一死的是自己, 起碼棺材好看!”

又走了一段後,找到了符合條件的樹,大家分彆散開開始砍樹。

阮瀾燭一找了一棵樹靠在樹乾上看我倆砍樹。

一邊嗑瓜子一邊指導道:“你們照著一邊砍啊, 力氣得往下使。”

淩久時回道:“砍樹,就得砍個大豁口和一個小豁口。

到時候樹的自重就會讓樹,朝大豁口的方向倒下去,這樣既能控製方向,還能省力。”

阮瀾燭:“我還發現你還真的是什麼都懂點。”

淩久時回道:“我也發現,隻要是出力的事,你就什麼都不做。

哎,有一句話就是說你這樣的人。

西體不勤,五穀不分,現實生活中肯定也是這樣。”

阮瀾燭:“嗬, 那你還真是猜錯了。”

與此同時,我:“淩淩哥,我的小豁口砍完啦~還有什麼指示嗎?”

淩久時回道:“冇了,你去休息吧~”我:“好嘞~”然後腳底抹油跑到阮瀾燭身邊,問道:“阮哥,你什麼時候揣的瓜子?

分我點唄~”阮瀾燭看了我一眼,從兜裡掏出一把給我。

不一會兒,熊漆那邊己經和外賣小哥一起砍好了一棵樹。

熊漆說道:“來搭把手。”

程文滿頭大汗說道:“我不行,我累劈了。”

外賣小哥夜氣喘籲籲道:“我不行了,我手都破了,搞不動了。”

熊漆轉向另外三個男子說道:“你們來,你們來。”

同時也看了眼淩久時。

淩久時回道:“來了。”

阮瀾燭連忙阻止淩久時並扶著肩膀開演。

“嘶~誒喲~我傷口疼的厲害。”

看向他說道:“久時,你揹我下山吧~”我在一旁歎爲觀止!

這!

好絲滑的演技(●—●)淩久時不滿道:“我這幫忙呢。”

阮瀾燭回道:“這麼多人,你湊什麼熱鬨?”

淩久時妥協道:“行, 上來!”

淩久時背起阮瀾燭。

阮瀾燭:“ 誒~ 輕點!”

同時熊漆那邊,己經有兩個人扛起了木頭,準備下山了。

天色逐漸暗沉,淩久時走著走著,發覺背後的重量減輕了,問道:“阮白潔,你怎麼變輕了?

阮白潔!”

見冇人迴應,立刻意識到不對。

此時一雙長著極長指甲的手撫摸上他胸膛,淩久時慢慢轉過頭,看到是女鬼時,吞下口水,一把把她掀翻在地。

就在這時,我和阮瀾燭也追了上來。

阮瀾燭:“淩久時 !

你乾什麼丟下我後,就不管了我們啦?”

我拉了拉阮瀾燭,指了指旁邊的女鬼說道:“阮哥!

先彆……”阮瀾燭此時也看到了,準備戰鬥。

隻見女鬼突然往熊漆他們的方向飛馳過去。

阮瀾燭意識到要出事了,說道:“走!”

我們就追了上去。

熊漆那邊視角:原本的抗木頭二人組,終於體力不支倒地。

見此他們一起的另一個男人,把手裡的火把遞給彆人後,也加入到抗木頭的隊伍中。

剛扛起木頭,女鬼就飛到木頭上方,把這三人壓倒在地。

然後飛身上樹,用頭髮纏住這三人拖走。

其中一個人正好在程文麵前被拖走,且程文又被濺了一身血。

他說道:“怎麼又是我?”

當我們三人趕到時,隻看到雪地上留下三道血痕。

淩久時:“怎麼會這樣?”

王瀟依害怕的說道:“我們是不是都要死在這裡的呀?”

熊漆心裡想著任務說道:“他們三個出事了,這木頭怎麼帶回去?”

阮瀾燭:“拖回去,不要扛。”

過了一會,我們把木頭運到木匠家放下。

木匠說道:“還有兩棵。

你們讓我做棺材快點,你們砍樹也得快點。”

熊漆聽後無奈說道:“大夥回吧!

走。”

剛出木匠家,外賣小哥向熊漆問道:“哥!

剛纔那三個人到底做了什麼呀?

會觸髮禁忌條件。”

熊漆回道:“砍樹,扛木頭,雪天出行都有可能。”

小柯接著問道:“那這要怎麼驗證啊?”

阮瀾燭回道:“乾嘛要驗證?

首接避開這些條件不就好了。”

熊漆擔心小柯跟人吵起來,說道:“行了,大夥先回吧,走吧。”

一旁的淩久時若有所思。

我拍了一下淩久時問道:“淩淩哥,怎麼了?”

淩久時:“冇什麼。”

阮瀾燭:“走吧。”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