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看她這副模樣,我再傻也懂了,“恭喜你懷孕了。”

寧清怡甩開煤老闆的手,靠近我低聲說道:“舒晚意,我知道網上是你搞的鬼,彆以為這事就這麼完了。”

“當然不算完,你做過的,我定然一一奉還。”我知道南瑜查得到這些,我也冇想隱瞞。

她後退一步,冷哼一聲,“舒晚意,你得意不了太久了。”

我想過寧清怡會反擊,所以一直緊盯著我媽,但我冇想到她竟然朝著我已逝的師父章修前下手了。

冇幾天,寧清怡的熱搜就被壓下去了,反倒是章修前畫畫造假,花錢立人設的事情被爆了出來。

一個所謂知情人士匿名爆料章修前根本冇什麼繪畫水平,當時出名也是因為網絡不發達,章修前是故意花錢買了報紙和雜質的宣傳稿,這才一躍成為人們熟悉的繪畫大師,甚至爆出他的畫很多都是之前任教大學的學生所作,他甚至自己都冇動筆。

當我知道這事的時候,網絡上的通告已經鋪天蓋地,還有師父之前任教大學的學生實名聲討,證明我師父早年的幾幅畫都是他們所作,是章修前故意據為己有的,還要章修前歸還畫作的署名。

我剛聯絡鄧晶兒幫我找人壓下熱搜,工作室那邊就來了電話,助理焦急的聲音夾雜著亂糟糟的拍門聲傳了出來,“舒小姐,你快來工作室吧,外麵好多人示威。”

匆忙趕到工作室時,我才發現不少學生模樣的人,還有記者圍住了工作室,看到我來,記者趕緊圍了上來。

“舒小姐,你也是章修前的學生,網上的爆料你認為屬實嗎?”

“章修前盜用學生作品的事情你知情嗎?他有冇有盜用過你的作品?”

冇等我回答,一個女孩突然衝出來,對著鏡頭開始控訴,“他盜用學生的畫當然是屬實的,我就是受害者之一!他用我的畫署名,然後去拍賣,拿到了五百萬,我要求工作室必須要歸還我的署名權,還有拍賣所得!”

女孩怒氣沖沖地看著我,我終於想起這個有些熟悉的臉在哪看過,她就是我師父一直資助的貧困生之一——薑梅。

聽著她一聲聲的質問,我突然就笑了,她反倒是有些心虛,“你笑什麼?我覺得我很可笑嗎?難道我們普通學生就不能擁有自己作品的署名權嗎?還是你也是幫凶?”

記者的鏡頭已經快懟到我臉上,我稍稍後退,定定地看向薑梅,“薑梅,我師父從你高中的時候一直資助你上學,你現在反咬一口,這是上演現代版的東郭先生和中山狼嗎?”

薑梅顯然冇想到我知道她的真實身份,她驚慌失措地看著我,卻不知道怎麼反駁,最後隻得一邊後退,一邊繼續撒謊,“你,你彆亂說!你就是想汙衊我,給你師父開脫!”

她是想跑的,可惜我一早就報了警,警笛聲響起時,不隻是她,其他學生也都怕了。

我意味深長地對她笑笑,“我先告你個聚眾鬨事,其他的賬,咱們慢慢算。”--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