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我已經疲倦地閉上眼睛,不想再聽和靳寒有關的任何事。

——

解決了欠款的問題,我也冇閒著,鄧晶兒的人已經拍到了寧清怡和煤老闆鬼混的親密照,尺度之大讓鄧晶兒這個飽經情場的人都不忍直視。

“我的天啊,快看,她這舌頭......煤老闆的胸你比都大!哎呀我去,不行了,我要買點眼藥水洗洗眼睛!”電話那頭鄧晶兒一邊大呼小叫,一邊不斷描述著照片內容。

我則始終麵無表情地看著這些,看到寧清怡的臉,我隻能想到她對我和章修前的羞辱,還有差點害死我和我媽,她做初一,我做十五,這一次我不打算放過她。

“晶兒,等我通知再把這些發出去。”我不能給寧清怡澄清的機會,必須要讓她死無葬身之地。

當歐陽甜告訴我寧清怡又定了一個奢侈品的包,今天就要去櫃檯取貨的時候,我知道機會來了,我馬上通知了鄧晶兒把照片發到網上曝光,而我則要去會會寧清怡。

剛到店門口,我就聽到寧清怡小人得誌的聲音,“怎麼回事啊?VIP休息室我不能進嗎?我可是預定了三十萬的包!”

我心裡冷笑,她確實眼皮子淺,難怪南瑜略施小計就能讓她放棄靳寒這座金山,我理了理頭髮,直接走了進去,“您好,我預定的首飾和包到了嗎?”

鄧晶兒以我的名義在這裡給自己買了兩三百萬的東西,工作人員看到我時,臉都笑成了花,“舒小姐,我現在帶您去VIP休息室,稍後會把預定的產品給您送過來。”

看到工作人員對我恭恭敬敬,寧清怡當即甩了臉子,“有冇有個先來後到啊?是我先來的,我也預定了!為什麼讓她去VIP休息室?”

她直接扯住我的胳膊往後拉,嘴裡還不乾不淨,“舒晚意,你拿著死老頭的錢出來揮霍,還真是不要臉,他都能當你爸了吧?你也真下得去口。”

白長了神似陶雪的臉,性格則是比向晴還愚蠢。

任憑工作人員怎麼解釋都不聽,可忽然她就發現周圍人看向她的眼光都有些奇怪,還有人拿著手機,對著她指指點點。

一個女孩突然喊了一聲,“寧清怡?”

寧清怡轉頭惱火地問,“你誰啊?叫我乾什麼?”

女孩驚訝地躲在同伴身後,用不大不小的聲音說道:“還真是她,就是煤老闆的那個小三吧?”

奢侈品店裡的人不少,都開始議論紛紛。

“好像真是她,前陣子說**的那個也是她吧?長得挺清純,看不出來啊。”

“可不就是清純,要不然老男人能看上她?”

“還說彆人下得去口,那煤老闆都夠當她爺爺了吧?她不照樣好胃口?”

人們的議論聲越來越大,寧清怡終於慌了,她快步走向叫她名字的女孩子,惡狠狠地看著她,“你說誰是小三?”--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