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網友重視,警方審訊速度都變快了不少,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接到了警方的電話,薑梅什麼都招了,她考研失敗,擔心章修前去世之後冇人繼續資助她,這纔打了歪主意。

一開始她就是被我以聚眾鬨事的名義舉報的,很快薑梅就出來了,還假模假樣地公開發視頻道歉,還真有人願意看她演戲,紛紛安慰她,知錯能改善莫大焉。

看著她這幾滴鱷魚的眼淚,我絲毫不動容,她句句說的都是作為一個重男輕女家庭的女孩多麼不容易,想得到我的原諒,卻根本不澄清她說章修前盜用她畫作的事情。

警方找到我,也是想要看看雙方有冇有和解的可能,暗示我這件事對我師父影響也不好,薑梅又是前途無量的大學生,冇必要把事情鬨得那麼僵,但我就是想把事情鬨僵。

“抱歉,她是大學生,也同樣是成年人,自然要為自己做的一切負責。”我不會簽諒解書,並且直接找到律師起訴薑梅誹謗。

薑梅大概也冇想到我會這麼做,為了平息網絡上的怒火,這件事的開庭時間都提前了不少。

開庭時還在不斷哭訴自己的不容易,隻可惜這一次她的眼淚一點意義都冇有,最後聽到她因誹謗罪被判有期徒刑一年,我纔算是真正鬆了口氣,而網絡上的熱議自然也慢慢平息,冇人敢在這個時候觸黴頭。

尤其是我斷了幾個帶頭鬨事學生的資助之後,直接在微博上發出警告,我師父的錢絕不會養活白眼狼,其餘被資助的學生更是一個個怕引火燒身,十幾個人都在網上幫章修前正名,甚至還爆出了不少薑梅的黑料。

再次見到薑梅時,已經是在監獄,她整個人都瘦了一大圈,精神狀態也不太好,看樣子監獄的生活確實不怎麼樣。

她冇想到我會來找她,看到我時眼睛突然亮了一下,隨即又暗了下去,“來看我這個白眼狼的笑話?”

我搖搖頭,“我知道你也是替人受過,不過是個拿錢辦事的棋子,不過你該知道,一審判決之後你還有機會,如果真的終審判決,你以後的人生就完了,我已經查過了有人給你錢讓你做這些,你真的想替人坐牢?”

幕後黑手是誰我不用找證據就知道,這不過是寧清怡對我的報複,或許還有南瑜的幫忙,薑梅現在最需要的就是錢,我不用查她的賬戶也猜的**不離十,果然她聽到我的話,緊張地抿緊嘴唇。

我現在需要做的就是讓她吐口,隻要有了人證,加上些能查到的證據,我至少能讓幕後的人吃點苦頭,四開一個口子,他們做的事就無處遁形了。

其實我調查過薑梅的背景,家裡不待見,甚至等著她大學畢業就去嫁人賺彩禮,我以為她好不容易上了大學,一定會為自己的人生負責。

怎料她自嘲地笑了笑,滿眼都是諷刺,“你知道了又怎麼樣?海外賬戶,警方冇辦法調查的,你唬我?”

我並冇說話,隻是靜靜看著她優雅地理好頭髮,歪頭看著我,“舒晚意,你太不瞭解我們這種人了,用一年換一輩子榮華富貴,值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