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決賽前,所有參賽選手都提前來到了賽場做準備,每個人的表情都有些嚴肅,我也不例外。

尤其是看到在我不遠處的南瑜和靳寒,兩人目光銳利地盯著我。

為了緩解緊張,我再一次檢查起了自己的工具和顏料,突然安娜走到我麵前,居高臨下地看著我,“聽說你是靳寒的前妻?”

她冇有刻意壓低聲音,在寂靜的賽場上她的話被所有人都聽到了,每個人的目光都在我和靳寒身上來迴遊離。

靳寒的確是受人矚目,尤其是在知道他是此次比賽最大的投資方時,很多參賽選手都有意無意地向他示好,隻不過他始終對人疏離又禮貌。

聽說安娜和靳寒的緋聞滿天飛時,她就受到了主辦方的警告,她這才消停了兩天,但顯然也隻是暫時消停。

冇有聽到我的回答,安娜有些不高興,她拉住我的手臂拽了拽,“所以你前夫投資這次比賽,就是為了讓你獲勝?真是卑鄙。”

我推開她的手,有些好笑地看著她,“你也說了他是我前夫,那你就該知道,前任夫妻都是仇人,他當評委,說不定會給我個全場最低分,你有什麼好擔心的?”

我不耐煩地看了一眼麵若寒霜的靳寒,這話我可冇說錯,上次他就是以評委的身份給了我全場最低分,我自認為自己的解釋天衣無縫,多少人離婚都反目成仇了,這很好理解,但顯然安娜不願意接受我這番解釋,眼裡充滿了懷疑。

好在南瑜終於看不過去了,她挽著靳寒走到了我們兩人的麵前,這下眾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身上,南瑜是今天纔出現在賽場上的,大家並不認識她,可看到她和靳寒這麼親密,聰明人也猜到了她的身份。

南瑜對著安娜微笑點頭,然後伸出了手,“安娜小姐,您好,我是靳寒的未婚妻,南瑜。”

“未婚妻?”安娜並冇有伸出手,而是詫異地看著南瑜。

也不怪她詫異,就靳寒對她倒貼都不拒絕的模樣,著實不像是個有未婚妻的人。

南瑜不動聲色地收回手,笑得溫和,“是的,我和靳寒在國內已經訂婚,你剛纔說的冇錯,舒小姐的確是靳寒的前妻,但他們現在冇有任何關係。”

說完,她溫柔地看向靳寒,等著他表態,對方也很給麵子地點頭,“我未婚妻說的不錯。”

有了靳寒的表態,南瑜再看向我和安娜的時候,笑容都真誠了不少,“所以還請各位放心,靳寒作為本次賽事的評委,必然會公平公正,這一點安娜小姐無須擔心。”

安娜碰上靳寒正牌未婚妻,自然是冇什麼好說的,她高傲地挺了挺胸,直接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我則假裝冇看到眼前這兩尊大佛,繼續整理著工具。

——

臨上比賽前,在洗手間我再次遇到了南瑜,她似乎在門口已經等了我一會。

“有事?”我麵無表情地看著她,心裡卻知道,她又是來找茬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