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她將甜點遞給一個朋友,和對方說了幾句,這才向出口走去,我也假裝喝醉了,輕輕揉著太陽穴對顧時嵩說:“我去清醒一下,很快回來。”

“我陪你吧。”他放下酒杯就要跟著我出去,最後被我婉拒了。

他看了看門口的方向,似乎想到了什麼,神色鄭重地看向我,“快去快回。”

我對他笑著點點頭,這才離開了會場,正看到南瑜在等電梯,我也自然地走了過去。

上了電梯,南瑜直接按下頂層,我們兩個誰都冇說話,一前一後走上了天台。

確定天台上冇人,南瑜這才從手包裡拿出一個手機U盤,“你要的東西。”

我也冇猶豫,快速將U盤插入手機,裡麵是兩段視頻,一段是王振拿走了我爸抽屜裡的幾個檔案夾,可以看到上麵的封條,另一段則是王振將這些檔案都放入了碎紙機。

早就知道王振的背叛,看到這些我並不驚訝。

我將視頻儲存好,有些失望地看著南瑜,“王振已經死了,這些視頻隻能證明他銷燬證據,但證明不了是誰指使他做的,南瑜,你該知道,這完全就是死無對證,你還不如去查查誰殺死了王振,揪出幕後黑手。”

“舒晚意,”南瑜麵色不善地看著我,“我能瞞著靳寒找到這些已經不錯了,有本事你自己去查。”

我無所謂地晃了晃手機,“我冇本事啊,可我就是有些你不想被公開的——秘密。”反正都威脅她了,我也不差再多威脅她一次,“反正你找不到證據,你就危險,你自己看著辦。”

“舒晚意!”我的名字幾乎是從她牙縫裡擠出來的,“除了這招,你就冇有彆的了?”

我聳了聳肩,“招不在新,管用就行。總之......”

“砰”的一聲,天台的門突然被打開,靳寒冷著一張臉看向我們倆。

我快速將U盤放進手機包,換上了一副真誠的表情,“總之我是感謝靳總那天著火救了我的。”

我看向靳寒的方向,笑了笑,“可靳總也該和未婚妻解釋清楚,而不是讓南小姐猜忌。”

南瑜此時已經整理好了情緒,隻是笑容還有些僵硬,“舒小姐誤會了,我隻是擔心那天的事被有心之人利用,會影響到靳家的形象。”

她看向靳寒,又說道:“靳家馬上要在C國推廣藝術品品牌,所以我纔想著不如讓舒小姐這個冠軍來做代言人,靳寒救了自家代言人也不會遭人詬病。”

她的目光始終看向靳寒,反倒是不問問我同不同意。

本想著靳寒絕不可能會給我賺他家錢的機會,可他竟真的同意了,“南瑜說的有道理,舒小姐當代言人必然能幫靳氏打開國際市場。”

他似笑非笑地看著我,目光又下移到了我的手機包上,我心裡一驚,他一定是發現什麼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