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方特助幫我提行李箱上擺渡車的時候,終於開口了,“其實剛纔是靳總,他讓我過去和你換座位的。”

其實他剛纔已經幾次暗示過我,我隻是默不作聲,其實我知道,那個猥瑣男估計也是靳寒找人抓走的,除了他也冇人有這麼大本事和膽子了。

就在我心裡突然對靳寒有那麼一點點感激時,靳寒突然走到我麵前,居高臨下地看著我,“怎麼?出國的時候有騎士護航,回來差點被人欺負了都冇人管?嘖嘖,周晏禮放心你一個人出國,還真是不把你放在心上。”

他果然是會潑冷水的,剛纔燃起的一點感激我也收回來了,“法治社會,誰敢欺負我?怕是也隻有些目無王法的人吧?”

他陰沉著臉,冇等他說什麼,南瑜就走過來挽住了他,“舒小姐,剛纔是我看不過去,想著相識一場,不好讓你在異國他鄉受欺負,纔想要幫你教訓那個人一下,靳寒......說話難聽了點,你彆見怪。”

靳寒有些冷漠地看向她,“你和她說這些乾什麼?”

我有些詫異地看向南瑜,看到她一臉真誠,我也點點頭,“那多謝南小姐了。”

反正他們倆夫婦一體,不管是誰幫了我,我也道了謝,兩清了。

好在擺渡車很快就到了機場大廳門口,我不用一直被這倆人站著圍觀,車一停,我就快速拖著行李箱離開,剛走到出站口就看到人群中的周晏禮,他對著我擺擺手,我也立馬招招手。

突然身後一個人狠狠撞了我一下,我拿著手機的手一鬆,手機直接落下,然後我就看到一隻纖細的手快速接住了它。

這一瞬間,我和接住手機的南瑜都愣住了。

她和靳寒一直走在我身後,看到我的手機差點摔了,她是下意識過來接住手機的,因為我們都知道,手機裡有重要的資料。

不過南瑜很快恢複了正常,微笑著將手機交還給我,意有所指地說道:“舒小姐,你的手機,還是拿穩的好。”

“多謝,我明白。”我們兩個對視一眼,都明白彼此說的是什麼意思。

隻是我餘光掃過靳寒的時候,那種隱隱不安的感覺又出現了。

——

回國第二天,鄧晶兒就幫我準備了盛大的慶功宴。

我纔出國一個星期,他們幾個就好像和我半輩子冇見一樣,就連酒都給我多灌了好幾杯。

突然鄧晶兒神神秘秘地靠過來,看著她一副已經上頭的模樣,我還以為她又有什麼八卦,冇想到這次她說的竟是南家的事情,“你和我說實話,你去C國是不是和靳寒有什麼發展?他怎麼回來就開始針對南家了呢?”

在她斷斷續續的話裡,我才聽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就在這段時間,南家的項目都陸續被幾個小公司截胡,這事在圈子裡影響很大,南家順藤摸瓜,發現這幾個小公司背後都和靳氏有千絲萬縷的關係,原本還信誓旦旦要抓出背後的小人,現在南家集體靜默了。

“而且啊,南瑜昨天剛回國,就被她爸媽叫回去了,這事,不小!”鄧晶兒此時已經忘了剛纔要和我八卦我在國外和靳寒的事,一頭栽倒過去,開始呼呼大睡。

可我聽了這些,酒已經醒了,怕不是靳寒發現南瑜在幫我調查我爸的事,已經出手了吧?

回到家時,我思來想去總覺得心裡不安,看著時間已經到了淩晨,我這才忐忑地撥通了南瑜的電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