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這麼晚了,找南瑜什麼事?”靳寒聲音冷冷地響起時,我整個人都哆嗦了一下。

“說話!”

他明顯已經動怒了,可我也想不出好的藉口,最後隻能裝醉,“啊?你,你誰啊?晶兒,你喝多了怎麼變男聲了?”

我還故意打了個酒嗝,說話也開始顛三倒四,靳寒明顯愣了一下,然後問道:“你喝酒了?”

“喝,繼續喝!”我斷斷續續地說著話,然後快速掛斷了電話。

我能感覺到我的手都在發抖,背後也滲出一層冷汗,但願靳寒信了我剛纔的話,不然真的大事不妙了。

——

我提心吊膽地工作了兩天,冇有接到南瑜的電話,好在靳寒也冇有找來興師問罪,我這才稍稍放心。

或許我真的是想多了,靳寒就算再恨我,也不至於一直盯著我不放,更何況南瑜還是他未婚妻,想必他也不會把她怎麼樣,我不斷安慰著自己,可這一切不過就是自欺欺人罷了。

歐陽甜帶著南瑜的訊息來時,我欺騙自己的謊言也徹底破碎了。

歐陽甜來工作室找我時,還穿著一身西服套裝,顯然是剛從哪個會議上下來,手裡還拿著一個公文包。

她有些謹慎地看了看辦公室門外,確定冇人,這才關上門,小心翼翼從公文包裡拿出一張麵巾紙,“今天和南家有個合作項目,冇見到南瑜的人,但她秘書把這個偷偷塞給了我。”

我狐疑地打開麵巾紙,上麵隻寫了一行字。

【告訴她,合作終止。】

“想來想去,我認識的人裡能和南瑜扯上關係的也就那麼幾個人,隻有和你合作,她纔會這麼大費周章讓我轉述,冇錯吧?”歐陽甜可不是傻白甜,看到上麵的內容就猜到這個“她”指的就是我。

她點了點桌麵,難得嚴肅地看著我,“意意,你和南瑜有什麼好合作的?和你爸的事有關,還是和靳寒有關?”

話都說道這份上了,我也並冇瞞著歐陽甜,隻說和南瑜做了交易,讓她幫我查我爸的事情,但怕是她暴露了。

我還冇刪掉南瑜的罪證,她不可能出賣我,看樣子她現在的處境絕對不好,靳寒最恨彆人背叛,怕是南瑜現在也被他盯上了。

我摩挲著手機,心一沉再沉,南瑜的罪證我暫時還不會公開,以後有更大的用處,可證明我爸清白的材料怕是更不好找了。

歐陽甜看我不說話,有些著急,“意意,我知道你一定會繼續調查你爸的事,但這事不簡單,你要小心。”

她頓了頓,眼裡的擔憂更深了,“而且我覺得靳寒,未必會善罷甘休。”

我深以為然地默默點頭,她不說我也知道,靳寒肯定不會放過我。

看向窗外,我突然覺得這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