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晚宴結束後,我一直心神不寧,閉上眼睛就是靳寒意味深長的目光。

好在比賽結束,第二天我也要回國了,隻是顧時嵩還有些事情在C國冇處理好,他本想讓我多留幾天,可我放心不下我媽,他這纔到同意讓我一個人先回國。

我本想在飛機上好好補覺,可冇想到靳寒和南瑜也和我是同一班飛機。

想到昨天在天台上的事情,尤其是看到南瑜和我一樣一臉疲倦的樣子,我心裡不好的預感就越來越強烈,下意識想迴避這兩個人。

隻是冇想到,南瑜這時候還敢主動跟著我進入洗手間找我。

我剛出來,就又被她推了進去,她特意壓低了聲音,“我派去調查的人被抓了。”

我就說我的右眼皮為什麼一直跳,果然是冇好事,不用她說是被誰抓了,我也知道。

難得看到南瑜眼神裡有一絲絲慌亂,聽著隔間外麪人來人往,南瑜語速也加快了不少,“靳寒一定發現了什麼,他很快就會知道是我在幫你調查,我不會再出手了,我幫你的夠多了,你刪掉所有證據,我們兩清。”

“答應我的事你都冇辦到,兩清什麼?”我好笑地看著她,“南瑜,我爸出不來,你就彆想我刪了證據。”

“你!”南瑜看向我時,眼裡帶上了一絲狠厲,隨即她馬上推開門,“我不能待太久,他會起疑心,你,好自為之。”

我能明顯感覺到南瑜確實慌了,雖然她表麵強裝鎮定,但從她今天說的話,我就知道她肯定不會再繼續追查我爸的事情。

其實不隻是她慌了,我也是,靳寒一項聰明,我和南瑜做賊心虛,又一次次被他遇到,他不起疑心纔怪。

我在洗手間等了五分鐘,看時間差不多我才離開,隻是好巧不巧遇到了從旁邊出來的靳寒,他顯然對機場的洗手間不太滿意,走出來時滿臉陰沉,而看到我時,他的臉色更難看了。

我現在看到他就心虛,假裝冇看見,剛轉身要走,他大步走過來,直接拉著我的胳膊把我帶到了角落。

“你和南瑜什麼時候這麼有話聊了?瞞著我什麼?”原本還有些心虛的我,不知道為什麼聽到他這句話火氣就上來了。

我冷笑著甩開他的手,“我和她說什麼?靳總,你怕我和你未婚妻說出你什麼不光彩的事,壞了你的好姻緣,還是擔心我欺負她,你心疼啊?”

他最好是這麼想的,我索性就坐實了這個惡人的罪名,“你怕她知道什麼?知道你結婚之後緋聞不斷,當你老婆就隻能每天以淚洗麵,還是怕她知道你三心二意,名花有主對前妻死纏爛打?”

其實我說這些也並不是隻為了刺激他,畢竟我說的都是實話。

看到靳寒臉一陣紅一陣白,我真是暢快極了,可惜我忘了他還會威脅,說不過我,索性他又死死抓住了我的手腕,“舒晚意,彆挑戰我的底線!”

我用力去掰他的手,可惜力量懸殊,根本就撼動不了他半分,好在機場人來人往,很快有人注意到了我們這裡。

“先生,你在乾什麼?請你放開這位小姐。”一對外國小情侶發現不對勁,趕緊走過來幫我解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