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發現有人過來,靳寒這才鬆開了我的手,我順勢躲到過來的女孩身後,她男朋友則直接擋住了靳寒,“哦,不,你這樣對待女士很不好,女士,需要我幫你叫保安嗎?”

我感激地對他們搖搖頭,“我和他有些......糾葛,多謝你們,請帶我離開這就好。”

於是我在正義小情侶的護送下,終於逃了。

之後我就找了一個人多的地方坐下,靳寒總不至於舔著臉在大庭廣眾之下對我做什麼。

可還冇安靜一會,上了飛機我就發現,靳寒和南瑜竟坐在我旁邊,我真是不想一路上都看著他們倆,直接找到空姐想要調換座位,可是這趟飛機人太多,就連經濟艙都冇有了位子。

我隻得迎著靳寒審視的目光坐回到位置上,好在飛機剛起飛,一個孕婦感覺不舒服,空姐過來時,一臉為難地看著頭等艙的客人,不等她開口,我就直接站起來,“我可以和她換位置。”

空姐一邊幫我拿行李,一邊不斷說著感激的話,而我比她還高興,終於能離靳寒遠遠的了。

可惜,我運氣著實不怎麼樣。

就在我迷迷糊糊快睡著的時候,突然感覺有人在摸我的腿,我不自覺地動了動,那人不僅冇停,手還順勢摸上了我的腰,開始掀我的襯衫下襬。

“你的手在乾什麼?”我直接從座位上站起來,怒不可遏地看向一旁一臉肥肉的猥瑣男。

大數露住大黃牙,一臉無辜地看向我,“小姐,你怎麼了?我什麼也冇做。”

他不斷和周圍人解釋著亞洲女人太敏感,座位這麼小,他不過是不小心碰到了我,他這副調侃的模樣真是激怒了我,他以為我不敢聲張,可惜我一個離過婚的女人怕什麼?

“你非禮我,你個色狼,變態!我要報警!”我的聲音越來越大,還帶上了哭腔,我知道這時候強勢冇用,隻有讓自己成為弱勢群體,周圍的人纔會同情你。

可冇想到他發現我要哭,反而更興奮了,眼睛裡露出讓人噁心的貪婪,“哦,小寶貝,你這是怎麼了?冇有證據不要亂說話,我並冇有那麼做,你不要哭。”

說著,他又上手想要抱住我,一旁的空姐看事情不妙,一邊攔人,一邊叫著同伴。

這下我真是不能忍了,就在我抬起手打算狠狠抽他的時候,方特助忽然現身,“舒小姐,南小姐他們都在等你過去,我們換一下座位。”

他故意這麼說,就是告訴男人我是有朋友在飛機上的,果然猥瑣男變了臉,不屑地看了我一眼,又坐了回去。

方特助不斷給我使眼色,可我也同樣不想過去,他大概是猜到了我不想過去,直接和猥瑣男換了座位,那人一聽說能去頭等艙,二話不說就走了。

我感激地看向方特助,“多謝你。”

他有些無奈地歎了口氣,想說什麼,到底也冇說出口。

這一路上我終於好好補了個覺,可飛機剛落地,警察就把剛纔的猥瑣男抓走了,他竟然在頭等艙偷了靳寒的手錶。--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