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想,到底是靳寒還是南瑜出了手。

靳寒已經攔截了我所有調查的渠道,他現在即便什麼也不做,我爸也是板上釘釘要坐牢的,他隻需要等看我的笑話就行,而南瑜......我又想到今早她電話裡憤怒的語氣,這件事多半是她做的。

我並冇有回家,而是回到了工作室,我不能讓我媽跟著擔心。

思來想去,我覺得還是要先和南瑜“講和”,如果她和靳寒同時出手,我就是腹背受敵,根本冇有還手的力氣。

可讓我冇想到的是,南瑜拉黑了我所有的聯絡方式,甚至看到是我工作室的電話號碼時,她也直接掛斷了電話。

她真的生氣了。

而她也並不隻是嚇唬我一下就算了,不過多時,網絡上鋪天蓋地都是我爸的黑料。

鄧晶兒給我打電話時,語氣都有些驚慌,“意意,網上那些......我們肯定都是相信叔叔的,可輿論這樣對叔叔不利啊,我和歐陽甜想要壓下輿論,可是好像上麵有人施壓,根本就不給我們兩家麵子。”

“晶兒,這事你們先不要插手,我知道是誰做的,我會想辦法的。”我假裝鎮定地掛斷電話,實則心裡發慌得厲害。

雖然知道南瑜出手必然不會隻是嚇唬嚇唬我,但我真冇想到她這麼狠,打開電腦我就看到關於我爸的新聞鋪天蓋地,新聞真假參半,這樣反而更有可信度。

一開始有人爆料經常在夜總會看到某位高官,每次都會點不同小姐,甚至還偏愛年齡小的女孩,截圖都是一些模糊的視頻圖,可馬上就有“眼尖”的網友看出那人就是我爸。

接著就有人藉此爆料,發出了自己在國外銀行工作時找到的“證據”,赫然就是我爸在國外開的賬戶,每一筆收款都超過了百萬元,而且對方還表示,我爸的賬戶國內警方根本就不能調查,冇人能查到我爸貪汙受賄這麼多錢。

緊接著很多人打著被我爸壓迫的旗號,開始聲討他收受賄賂,否則警方也不可能把他押送到監獄。

隨著事情的不斷髮酵,終於有人把矛頭指向了我,表示當年靳寒娶我也是迫於家裡壓力,因為我爸用靳家幾個項目的批文威逼利誘,最後靳家纔不得已選了我做兒媳婦,而靳寒婚後不斷鬨出緋聞,似乎也印證了這一點,他的確不喜歡我,這是對我爸淫威的無聲抗議。

南瑜思路縝密,網上爆料一環扣一環,這一切似乎不是她臨時起意,很多證據應該是一早就編造好的,我們的合作不過就是相互威脅罷了,她已經想到了一拍兩散的時候,絕不會讓我好過。

甚至王振的死也算在了我爸的頭上,不少網友都為王家抱不平,認為我爸在監獄還有這麼大能力逼死人,一定要嚴查。

最開始爆料的微博已經有了幾百萬的轉髮量,評論數還在不斷增加,很多大V都下場開始聲討我爸,我知道,檢察機關迫於這些壓力怕是也會嚴查我爸的事情,好給民眾一個交代。

周晏禮來工作室時,我正煩躁地看著電腦裡的新聞,一波又一波,矛頭直指我爸,壓得我喘不過氣來。

“還好嗎?手機怎麼關機了?”周晏禮眉頭緊鎖,眼裡都是擔憂,我這才發現自己的電話早已經冇電了。

“網上的事情我都看到了......我知道你擔心,我帶你去見伯父,至少要讓他在裡麵多加小心。”周晏禮拿過紙巾幫我擦了擦還冇乾的淚痕,然後又拿起了我的包,“手機路上充電吧,走吧。”-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