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手術室裡突然衝出的護士讓我心頭一驚,小護士直接奔向護士長,“患者大出血,可是今天B型血漿都用掉了。”

我踉蹌地站起來,蠟燭小護士的手,“B型血?我可以,抽我的血。”我立馬攔住護士。

可護士搖搖頭,“直係親屬不行呀,我去打電話問問其他醫院。”

護士們根本冇有時間再理會我,可從他們的臉上表情我就知道事情不妙,這時候周晏禮還在手術,我慌張地打把電話打給了鄧晶兒,“晶兒,救救我媽!”

接電話的陸璽誠嚇了一跳,“舒晚意?你媽怎麼了?我老婆哄孩子睡覺呢,你彆著急,有事和我說。”

我深吸幾口氣,這才鎮定下來,把我媽的情況簡單說了一下,陸璽誠最後隻說了一句“知道了”,馬上掛斷了電話,我不知道他知道了之後會乾什麼,隻能看著護士們在走廊走來走去。

突然一個人叫住了我,“舒小姐?你怎麼還站在這?”方特助正按著手臂上的棉花,他上前拉著我站在了一旁,“你彆站在走廊中間,先坐一會。”

看著他,我有些呆愣,我突然想讓他幫忙,可又不想讓靳寒知道我媽現在的情況,話到嘴邊還是冇說出來。

“舒小姐,正好我和同事在這,聽說你媽媽需要B型血,我剛獻血了,你放心吧。”他坐到我旁邊,我這才明白他捂著手臂是怎麼回事。

“謝謝,謝謝你。”我強忍住淚水,拉著他的手臂不斷感謝。

他則有些不自然地身體向後撤,然後遞給我一瓶牛奶,“這是剛纔買的,你好歹喝點牛奶,現在你可不能垮了,我還有同事也在獻血,放心吧。”

我感激地點點頭,牛奶還溫著,我的手也一點點恢複了溫度,我站起身,看了看采血室的方向,“我去一下采血室,好歹要當麵道謝。”

“不......行,確實該當麵道謝。”方特助有些欲言又止,但冇阻止我。

看到靳寒時,我才知道他剛纔為什麼表情不自然,采血室哪裡還有靳氏的員工?怕不是都讓他攆走了?

靳寒優雅地站在一旁,一隻手揣進口袋,另一隻手則打著西服,一副貴公子的模樣,看到我過來,他還皺了皺眉,臉上神情也有些不自然。

“靳寒!你為什麼在這?為了不讓彆人給我媽獻血嗎?你知不知道人命關天!”我不顧一旁小護士的阻攔,用力推著他,他隻是抿著嘴,任由我發泄。

我卻越想越生氣,為什麼我媽都這樣了,他還是不願意放過我們?方助理也過來拉著我,可我紅了眼睛,腦子裡隻能往壞的一方麵想。

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拉回了我的思緒,“晚意?”

靳母一臉驚愕地站在采血室門口,手裡還拿著幾張單據,她走進來,看了看我的表情後,生氣地白了一眼靳寒,“靳寒,你又說了什麼?”

然後她又拉住我的手,“意意,他就是個臭脾氣,他要是說了什麼不中聽的,你就看在他剛纔給你媽媽獻血的份上,原諒他吧?”

我睜大眼睛,不敢相信地看著她,“他給我媽獻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