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靳母點點頭,“本來他是陪我來拿檢查報告的,剛接到陸璽誠電話,說你媽媽手術大出血,這不趕緊就趕過來了?”

這一刻我隻覺得臉紅到了耳根,餘光偷瞄了一眼靳寒,他一臉陰沉沉地地看著我,我有些尷尬地轉過頭,不知道該說什麼。

好在小護士過來找我,我媽的手術已經結束了,人也被送去了ICU我這纔有了離開的藉口。

——

趕過去時,我媽已經躺在了ICU的病床上,周晏禮則是疲倦地坐在走廊的椅子上。

“放心,伯母的情況暫時穩定了,突發心梗,好在手術及時,不過還要在ICU觀察一兩天才行。”周晏禮不斷按著眉心,我知道他一定累壞了,趕緊過去幫他按摩。

這時鄧晶兒和李悠也趕來了,李悠還推著嬰兒車,顯然是匆忙趕過來的。

“意意,阿姨怎麼樣了?手術順利嗎?我聽她手術大出血,我都嚇死了!”鄧晶兒眼眶都有些發紅,緊緊握著我的手。

李悠推著嬰兒車過來,“我正遛娃呢,接到訊息就過來了,還用不用獻血?我現在吃得好,睡得好,我的血營養說不定都更多。”

鄧晶兒也毫不示弱地擼起袖子,“我現在備孕呢,天天吃海蔘,我的血更好!”

看著他們兩個,我又有些忍不住想哭,最後勉強擠出個微笑,“周晏禮做的手術,你們還有什麼不放心的?我媽在ICU觀察,放心吧。”

鄧晶兒和李悠都鬆了口氣,不過兩個人都勸我先回去休息,畢竟我在這也幫不上忙,可我還是不願意離開,最後在我的勸說下,鄧晶兒這才同意先把李悠和孩子送回去,她再來陪我。

周晏禮又被叫去會診,ICU門口就隻有我一個人,我靜靜地看著緊閉雙眼的媽媽,心裡有些不是滋味。

靳寒和靳母走過來時,我還冇反應過來,靳母輕輕拉住我的手,眼裡都是擔憂,“晚意,你媽媽吉人自有天相,現在醫學很發達,你也不要太過擔心了。”

我知道她是真心安慰我的,可看向她身旁一臉寒霜的靳寒,最後隻吐出兩個字字,“謝謝。”

忽然,一個人影出現在走廊的儘頭,即便逆光看不清她的臉,我還是知道那人就是南瑜,她竟然還敢來?我想都冇想,拋下靳母就追了上去,這一切都是她造成的,我不能就這麼放過她。

可我們之間還隔著一條走廊,她一轉身的功夫就不見了,而我剛跑到轉角,就被寧清怡攔了下來,她用手扶著腰,可平坦的小腹半點看不出懷孕的樣子。

“聽說你媽媽大出血了?唉,這人啊,上了年紀有些事真不好說,相識一場,我勸你最好給你媽媽買好墓地,最好是雙人穴,指不定過兩天你爸也能用得上。”她笑得張狂,可她額頭上卻滲出了汗珠,眼神惡毒地看向我。

我和她的新仇舊恨有機會算,我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南瑜,但寧清怡寸步不讓,一直擋在我前麵,最後我實在受不了她的糾纏,輕推了她一下,“讓開!”

我力道不大,可她直接摔倒在地,我看到她有血從她腿上流了下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