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孩子!我的孩子!”寧清怡大聲哭喊,她並不起身,隻是不斷用手指著我,“你,你殺了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周圍都是患者和家屬,有人趕緊上前扶著她,“這人流血了,快叫醫生!”

場麵一下子混亂起來,有醫生和護士跑過來,還有不少人圍觀,一個胖男人衝我跑過來的時候,我下意識向後退,他卻步步緊逼,“你個賤人,竟然害了我兒子,我要你死!”

煤老闆揚起拳頭就要朝著我砸過來,還是趕來的保安製住了他,我這才倖免於難,而混亂間,警察也飛速趕到了。

“剛纔是誰報的警?”警察掃視一圈。

南瑜從人後走了出來,“是我報的警,這人和我妹妹有些私人恩怨,她剛纔推了我妹妹,現在孩子可能保不住了。”

此時寧清怡已經被抬上了擔架,她氣若遊絲地拉住一旁警察的衣服,哭得楚楚可憐,“警察同誌,你一定要為我做主啊,我的孩子,她殺了我的孩子啊!我要告她,讓她坐牢!”

她哭得情真意切,一旁煤老闆更是猩紅了雙眼,恨不得扒了我的皮,“就是她,冇錯,剛纔好多人都能作證,是她故意的,她這個殺人犯!”

忽然,讓人群裡也有人附和。

“冇錯,我看到了,就是她推了這個孕婦,然後人就流血了。”

“對,我也看到了,這倆人在這糾纏好一會呢。”

“小姑娘挺漂亮,冇想到這麼歹毒!”

“等一下,警察同誌!”周晏禮趕來,將我拉到身後,“警察同誌,醫院都是有監控係統的,誰是誰非看了監控就知道,寧小姐現在的情況不好,先送去檢查的好。”

眾人這才反應過來,寧清怡疑似流產,醫護人員七手八腳地把人推走,南瑜跟著離開時,冷冷地對我笑了笑。

周晏禮快速讓保安找出監控,但南瑜自從被我拿到了把柄,再做事就滴水不漏了,果然,這一層的監控數據損壞,根本找不到剛纔的監控畫麵,而警察也在周人激憤的目光中,決定先把我帶回去調查。

“警察同誌,我是她男朋友,稍等我換下衣服,跟你們一起去。”周晏禮不想我一個人再去警局。

但此刻的我冷靜無比,我對他搖搖頭,“隻是配合調查,你放心吧,我媽還在ICU,你幫我照顧好她。”

周晏禮的腳步頓住,目光深沉地看了看我,最後用力點點頭。

跟著警察離開時,我看到拐角的角落裡,靳寒正麵無表情地看向我,我也同樣回給他一個冷漠的目光。

熱鬨看夠了,他這次應該滿意了吧?

——

警察並冇有難為我,隻是簡單做了筆錄,便讓我先一個人在審訊室待著。-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