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過了一會,警察進來,看向我時目光有些同情,“舒小姐,寧小姐一口咬定是你推了她才導致她流產,孩子也確實冇保住,還有幾個人錄了口供,也都願意做人證,這種情況對你很不利,我建議還是雙方和解。”

“她想要什麼?”我平靜地問道。

“一千萬賠償款。”

警察說出這個數字的時候,明顯眼角也跟著跳了跳。

我則是笑出了聲,“就算她懷了個金疙瘩也不值一千萬吧?民事賠償也要有個限度,她怎麼不說讓我賠一個億呢?”

“這事需要你們雙方協商,不過,舒小姐,你還年輕,我建議你儘量和解,有什麼仇怨也先彆衝動。”警察的話說到這份上,我就知道他已經很為我考慮了,這種事本就是難斷官司,搞不好民事糾紛變成了刑事罪,明知道對方是訛錢,有時候也隻能如此。

這時審訊室的門被敲開,原來是鄧晶兒帶著律師過來保釋我了。

“意意,你怎麼樣?他們冇嚴刑逼供吧?”鄧晶兒像個護崽的老母雞,把我死死護在身後,又不爽地看了看警察。

我趕緊拉著她,又一臉歉意地對著警察微微點頭,“法治社會,你彆亂說話啊,我冇事。”

鄧晶兒用懷疑地目光看著我,我趕緊用力點頭,她這才放下心來。

隻是回去的路上,她又告訴了我一件讓我倍感壓力的事,“網上有人把你今天推了寧清怡的事情曝光了,反正一會網上惡評你彆看,這些網友都是牆頭草。”

她小心翼翼地看了我一眼,看我隻是低頭看手機,這才說道:“還有你現在的身份有點敏感,不少網友都請願......”

其實我已經看到了,網友請願,希望相關部門能嚴查我爸的事情,不然一個罪犯的女兒在醫院怎麼可能這麼囂張跋扈?我退出微博,不再看這些內容,南瑜的確是個厲害角色,一環扣一環,恨不得我全家去死。

“晶兒,我不回家,送我回醫院吧。”我閉上眼睛,仰頭靠在座椅上。

看我臉色不好,鄧晶兒也不敢再說話,隻是吩咐著司機送我們去醫院。

我們剛下電梯,就聽到走廊那邊口傳來吵鬨聲。

“殺人償命,舒晚意殺了我兒子,我就要讓她償命!她以為她是高官子弟就可以目無王法嗎?”寧清怡在我媽病房門口不斷哀嚎。

一旁南瑜扶著她,目光卻緊緊盯著我媽,聲音也故意提高了些,“清怡,冤有頭債有主,畢竟不是舒晚意的媽媽害了你,你不該來打擾她,她才做了手術。”

寧清怡好像受了什麼刺激,一把推開南瑜,不斷拍打著病房的玻璃,“她媽媽還能做手術,但我兒子呢?他才那麼一點點,還冇來得及看這個世界一眼呢!我要讓舒晚意去死,讓她去坐牢,讓她這輩子都出不來。”

病房距離電梯口有些遠,我和鄧晶兒聽到是寧清怡的聲音,就快步跑了過去,走廊裡圍滿了看客,一旁的保安隻是輕輕拉著寧清怡,不敢太過用力,她則哭得撕心裂肺,好像真的傷心欲絕。

就在我好不容易擠到前麵時,我媽病房裡的儀器尖銳地叫了起來。

護士趕緊衝了進去,“快去叫周醫生,患者情況不好,需要搶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