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寧清怡,南瑜,你們混蛋!”我瘋了一樣朝兩個人撲過去,鄧晶兒還拿起保潔的掃帚,直接對著兩個人打。

一個保安趕緊攔住我,可看著被急救的媽媽,我什麼都顧不得了,拚了命地伸出手,這兩個賤人就是故意來我媽麵前挑釁的,就是想讓她發病,我不能放過他們!

我嘴裡喊著賤人,手上動作也不停,突然身後傳來有些雜亂的腳步聲,很快我和鄧晶兒就被方特助帶來的人攔住了。

看我還要衝上去,方特助趕緊小聲說道:“寧小姐,你這時候要是出事,你爸媽更冇人能管了!還有人在錄像,你冷靜點!”

聽他提到我爸媽,我的眼淚再也忍不住了,可他說的冇錯,我剛從警局出來,又要再進去的話,我媽如果知道了怎麼能受得了?

我掃視一圈,果然看到不少人都拿起了手機,想到網上對我爸的攻擊,再看看已經躲在人群最後,冷眼旁觀的南瑜,我徹底清醒了,她就是為了激怒我才這麼做的。

周晏禮趕來時,現場的情況已經被控製住,他給了我一個安撫的眼神,趕緊指揮著護士和護工幫忙,再次把我媽送進了手術室。

這一次的情況非常不好,剛做過一次大手術,我媽的身體已經有些吃不消了,一直到淩晨,她的手術才堪堪完成,可週晏禮出來時,表情異常嚴肅。

“晏禮,情況不好嗎?”我急忙迎上去,聲音止不住地發抖。

他放柔了神情,儘量溫和地開口,“伯母一天做兩次手術,確實不容易,而且你要做好心理準備。”

他望著我的眼睛,最後還是說出了醫生必須告知患者家屬的話,“她剛纔心臟停止時間太長,大腦嚴重缺氧,如果一直醒不過來,有可能會成為植物人。”

我握緊拳頭,滿眼希冀地問道:“那是不是說,如果她醒過來了,她就不會成為植物人?”

他微微點頭,眼裡有些不忍,“但是她真的不能再受刺激了,如果再來一次,她的心臟承受不住,最後說不定還要換心臟才行,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

坐在病床邊,我已經不記得剛纔和周晏禮說了什麼,但我記得他告訴我的一切,我媽媽可能會成為植物人,還有可能要換心臟。

我把臉痛苦地埋在手裡,可一滴淚都冇有流。

不知道過了多久,病房門被打開,餘光看到了南瑜的身影,我想都冇想,直接低吼道:“滾!”

南瑜站在我麵前,好似欣賞我此刻的狼狽一樣,滿意地點點頭,“你這副樣子挺有意思。”

她自顧自坐在椅子上,微微側頭看著我,“舒晚意,恨我嗎?可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你媽也是你害的,不是嗎?”

我起身,直接拉著她就往門口走,“滾,這裡不歡迎你,再不走我叫護士了。”

她好笑地轉頭看我,眼裡都是戲謔,“你想想怎麼賠錢給寧清怡吧,不然我們還會繼續起訴,打官司的時間漫長,故意傷人的話,你肯定要先被拘留吧?”-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