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意意,伯母經過兩次大手術,身體恢複也需要一定時間,畢竟她年紀也大了,不如年輕人。”周晏禮還是用溫和的聲音解釋著,我知道他想讓我放心。

我點點頭,揚起個微笑,“周晏禮,一會我想去看看我爸,你能幫我安排嗎?”

他看了看手錶,皺著眉,“半個小時之後我有個會診,今天晚上還有兩台手術,可能要你自己去了,我來找人幫忙安排。”

他一邊說著,就已經一邊拿起電話聯絡監獄那邊的人,隻是他的表情有些不對勁。

我緊張地問道:“是不是監獄那邊有什麼事?我不可以探視嗎?”

周晏禮掛斷電話,一言難儘地看著我,“你先過去看看情況,如果不能見麵,也彆著急,我再來想辦法。”

他的話讓我的心沉到穀底,連他都冇辦法讓我去見我爸,怕是事情不好辦了,可我還是決定去一趟監獄。

結果真和周晏禮說的一樣,我的確不能見我爸,工作人員這次連請示都省了,直接就回絕了我,“抱歉,你爸的事情太過嚴重,現在已經禁止探視了,上麵正在調查。”

我強忍住想要爭辯的衝動,又默默離開了,隻是剛離開大門,上次和周晏禮說話的工作人員就追了出來,“舒小姐,你等一下。”

他拉著我到牆角,確定冇人看過來,這纔開口,“上麵有命令,你冇辦法和你爸見麵,而且如果你有什麼仇家,最好離他們遠點,最近彆得罪人。”

他說完這些,匆忙回去了,可我心裡卻徹底慌了。

他的話透露出兩個意思,一個就是我爸的事情是我的仇家施壓,甚至周家的麵子都不給,另一個就是我的仇家最近可能還要對我動手,而我現在的仇家,怕是除了南瑜,也就隻有把我爸送進去的幕後黑手了。

突然我眼前又浮現出南瑜站在人群中冰冷的神情,會是她嗎?

從監獄回到家,我就一直回想著工作人員的話,回到家也始終擔心地睡不著,迷迷糊糊中,我的電話突然響了,看到是周晏禮的電話,我瞬間驚醒,“晏禮,是我媽出事了嗎?”

“你先開門,我在你家門口。”他的話還有些回聲。

我快步下床給他開門,“出什麼事了?”

直覺告訴我周晏禮這時候來找我未必是好事,可他不在醫院,我又覺得肯定不是我媽出事了,心裡又稍稍放鬆了些。

周晏禮看向我的眼神有些複雜,“你爸剛纔在監獄暈倒了,你換衣服,我們馬上過去。”

我呆呆地點頭,轉身跑向臥室,拿起包和外套,可我的腦子已經全亂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