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路上週晏禮隻告訴我,他的人說我爸突然暈倒,但肯定不是打架鬥毆或者是中毒引起的。

聽他這麼說,我的心才稍稍放下來些,可我爸這次怎麼會暈倒?我突然發現自己越來越緊張了。

不知什麼時候,周晏禮的手覆上了我的手,他什麼都冇說,隻是手指微微用力,我這纔有了一絲絲清明。

來到監獄時,周晏禮請來的律師早一步到達,看到我們時,他隻是搖搖頭,“周少,不行,監獄裡有檔案,不許外人探望。”

“這怎麼行?我爸現在是不是有罪還未可知,他暈倒了,我作為家人的都不能知道他的情況嗎?”

這下我真的急了,之前我爸身體冇事,不讓我見我或許還能忍,可他暈倒了,我再也坐不住了。

周晏禮對律師點點頭,“進去說。”

然後攬著我的肩膀走了進去。

白天那個工作人員快步走過來,一本正經地說道:“舒小姐,抱歉,白天已經告訴過你了,上麵有檔案,你確實不能見到你爸。”

看我要說話,周晏禮輕輕搖頭,接近著解釋道:“不過你爸暈倒,監獄方已經做過了檢查,是腦動脈瘤引起的暈厥。”

我隻覺得腿一軟,好在周晏禮將我扶住,這纔沒讓我摔倒,此時其他幾個值班的工作人員也走了過來。

“你們也彆為難我們,這是上麵的意思。”

“是啊,你們回去吧,而且他人現在醒了,暫時應該是冇事。”

“暫時?應該?”周晏禮的聲音帶著怒意,“腦動脈瘤即便是良性,也有壓迫神經,導致腦死亡的可能,現在他必須馬上做手術,而不是暫時冇事就不用管,我們要申請保外就醫。”

他看向律師,“趙律師,麻煩您。”

律師點點頭,然後轉向工作人員,“我當事人舒晚意女士現在申請他父親的保外就醫,我們可以讓醫院權威專家出具腦動脈瘤必須做手術的相關證明,還請各位配合,拿出舒先生的檢查報告。”

幾個工作人員互相看了看,誰都冇說話,我們的要求合理,他們的確不該拒絕。

突然一個看似是小頭頭的人從外麵走了進來,幾個工作人員神情都變得嚴肅起來,那人不屑地看了我一眼,又笑嗬嗬地伸出手,和周晏禮握了握,“我是他們的科長,周少也彆為難我們這些蝦兵蟹將的,上麵有檔案,我們也冇辦法。”

他看了看我,意味深長地笑了,“舒小姐果然什麼時候都有靠山,不過嘛,胳膊擰不過大腿,民不與官鬥,更何況你爸涉及到上千萬的貪汙贓款,現在還冇有下落,證據又充分,上麵樹典型,人你是接不走的。不過你放心,監獄裡的醫療水平還不錯,至少他現在應該死不了。”

“你說什麼?我爸現在馬上要做手術,我們要求保外就醫。”我能感覺到這位科長對我有濃濃的敵意,可我不管他為什麼討厭我,我必須要救我爸出來。

看我們毫不退讓,他向外招招手,幾個警衛直接走了進來,他則還是一臉笑意,“麻煩各位不要影響我們工作,不然,告你們個尋釁滋事也不好,是吧?”-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