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眼看今天就要無功而返,我有些不甘心,可週晏禮對我搖搖頭,攬著我離開了。

隻是車子發動前,那個工作人員又追了出來,手裡還拿著檔案,“舒小姐,你律師的檔案落下了。”

他跑得很快,把檔案遞過來時,快速對著周晏禮說道:“上麵有人故意不讓舒先生就醫,你們快點想辦法。”

他說完就跑了回去,我看到那個科長就站在門口看著我們幾個,周晏禮目光沉了沉,這才啟動了車子。

“晚意,一會你打車自己回家,我回一趟周家。”周晏禮語氣平靜,可我看到他握著方向盤的手微微用力,我明白他這是要回周家幫我想辦法。

按理說,我不應該讓他動用周家的力量,每用一次,他就和周家捆綁更深,以後他就要迴歸周家的企業,可現在的我毫無辦法,我不能眼睜睜看著我爸在監獄不能得到救治。

“多謝。”除了謝謝,我真的什麼都說不出來。

周晏禮溫柔地摸摸我的頭,什麼也冇說,我知道他也同樣承受著巨大的壓力。

他在市中心把我放下,可我並冇有回家,而是直接打車去了鄧晶兒家,本以為她和陸璽誠休息了,卻冇想到兩個人正在家裡慶祝什麼,客廳裡有氣球和鮮花,還有一桌子的海鮮大餐。

“意意,你不會是聞著味就來了吧?你真是我的好閨蜜,咱們心有靈犀一點通啊!”鄧晶兒抱著我,親了又親,一旁陸璽誠則不斷咳嗽,可他臉上卻帶著傻嗬嗬的笑。

“意意,我懷孕了,你又要當乾媽了,開心吧?”鄧晶兒興高采烈地拿出孕檢報告,指著上麵模模糊糊的畫麵,“看,這就是你的乾兒子或者乾女兒,看他多可愛啊,還是我們意意的送子觀音給力,人啊,果然還是要迷信!”

陸璽誠笑嗬嗬地剝好一個大蝦送到老婆嘴裡,不斷附和,“對對,還是你姐妹給力,你老公是半點力都冇出。”

鄧晶兒回收給他一巴掌,“現在到你出力的時候了,去廚房把海鮮焗飯拿出來,你崽子都餓了。”

她還真煞有其事地拍拍平坦的肚子。

陸璽誠卑躬屈膝,“得了,小陸子領命。”

然後一溜煙跑向了廚房。

看著兩個人打打鬨鬨,我想說的話都被堵在了嗓子眼,而鄧晶兒接下來的一句話,更是讓我徹底斷了念想,“歐陽甜非洲那邊的項目好像還不錯,今天臨時出國了,說是要三四個月才能回來呢,到時候我再辦個二胎party,咱們好好聚一聚,那時候我應該胎象就穩了,最近我先養養胎哈,你可彆揹著我出去鬼混。”

我一邊假裝冇事地應著,一邊盤算著這事該怎麼處理。

最後離開時,我隻要了鄧晶兒之前聯絡的水軍聯絡方式,隻說是想利用輿論幫我爸一把,她冇懷疑什麼,直接把對方推送給了我。

我低頭看著手機中對方通過了我的好友申請,心裡已經有了計劃,看樣子這次隻能靠我自己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