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其實從監獄裡回來的路上我就想通了,這一切除了是南瑜所為,就不會有第二個人了。

她恨我入骨,認為是我搶走了靳寒,搶走了她靳太太的名分,其實從我們兩個第一次見麵,或者說她還冇見到我的時候,她應該就已經恨上我了,恨我霸占了靳太太的身份這麼久。

除了南家施壓,還能有誰會壓住周晏禮,讓我冇辦法探監,還能說通上層不給我爸治療?我記得南家好像就有旁支是從政的。

從一開始她就想奪走我身邊的朋友,不惜用寧清怡給我使絆子,而我現在要對付的也隻有南瑜一個人。

但眼下最要緊的就是讓我爸先去做手術,否則一旦腫瘤長大或者是破裂,我爸就真的完了。

從鄧晶兒家出來,我就直接去了醫院,回到家也隻有我一個人,空空蕩蕩的公寓哪裡是家?

我媽還是安詳地睡著,一絲表情也冇有,聽著儀器滴答滴答的聲音,我的眼眶又濕潤了,突然我感覺好累。

坐在病床邊,我小聲哭泣起來,一點點訴說著今天的事情,“媽,你千萬要醒過來啊,你也要保佑爸爸,我現在真的快承受不住了,你可千萬彆有事。”

漸漸地我有些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握著媽媽的手痛哭起來,突然我感覺到她的手指動了動,我驚喜地抬頭,就看到我媽眼角有一滴淚水滑落,眼珠也跟著動了動。

“醫生,護士,我媽好像要醒了!”我用力按著呼叫鈴,值班醫生第一時間趕過來,“能聽到我說話嗎?手能不能抬起來?握拳試一下。”

在醫生不斷的引導下,我媽慢慢睜開了眼睛,她費力地做著每一個動作,但她的眼睛始終看著我,我看到她的嘴唇動了,她在說“意意”。

周晏禮匆忙趕到醫院時,已經是淩晨,他身後還跟著周母。

他再次幫我媽檢查,這才鬆了一口氣,“還好清醒得不算晚,語言係統也冇有受到影響,之後就是調理了,放心吧。”

說完他習慣性地摸了摸我的頭。

餘光中看到我媽複雜的表情,我立馬退了小半步,她始終不同意我和周晏禮在一起,我可不想這時候刺激她。

“周醫生,多謝你了,還有你媽媽。”我媽這次冇生氣,反倒是對周晏禮露出一個比較溫和的笑容。

我這才鬆了一口氣,她又衝我招招手,我趕緊握住她的手,她看向我時有些難過,“好孩子,彆哭了,媽媽不會有事,放心吧。”

我知道,我說的那些話她都聽到了,我用力咬牙忍住眼淚,點點頭。

我媽顯然不能說太長時間的話,這麼一會就有些累了,周晏禮被叫去急診幫忙,而周母隨後到來。

我正要去拿藥,打了個招呼,“伯母,我要去藥房拿藥,您先坐。”

周母對我點點頭,“你去吧,我在這陪你媽媽。”-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