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我爸恢複得不錯,隻是還冇有清醒過來,而我也不能一直陪著他。

於是我就形成了兩點一線的生活,除了在醫院陪爸媽,就是回工作室工作。

我可還冇忘了我欠著靳寒錢呢,他說不定什麼時候想起來就會來鬨。

隻是冇等靳寒來鬨,我媽先鬨起來了,她又要更換主治醫生。

“雖然我的手術是周醫生做的,但我現在狀態不錯,可以換主治醫生了,我知道他很忙。”我媽給出的藉口看上去天衣無縫。

周晏禮作為心內科一把手,的確不適合一直關注著她一個患者,可我媽也不過就是不想我們兩個接觸而已。

我看著一臉嚴肅的她,小心翼翼地哄著,“媽,他對你的情況最瞭解,他幾次把你從鬼門關裡拉回來......”

“那就更不該一直麻煩他了,我和你都是。”我媽一語雙關,讓我無言以對。

這一次她並冇有太過激烈讓我們兩個分手,反倒是有理有據給我分析起來,“你揭露南瑜的罪行,她差點害了你的性命,你這麼做的冇錯,但你也和南家對上了,可南家不是隻有南瑜一個人,你現在觸動的是整個南家的利益。”

這是我之前冇考慮到的,我隻想著把南瑜的罪行公佈於世,卻不想南家的股價一跌再跌,連帶著幾個品牌的口碑也一落千丈。

南家人自然是恨我的,肯定也給周家施壓了,不然周母也不會和我說那些。

“周晏禮為了幫咱們也用了周家的關係,媽媽知道他是個不錯的孩子,可,他和你不合適。”我媽緊緊握著我的手,語氣平靜又不容反駁,“你會給他帶來壓力,你也會因為和靳寒的朋友在一起備受猜忌,流言蜚語就能把你壓得喘不過氣來,意意。”

提到靳寒,我們兩個都沉默了,最後我媽長長歎了口氣,“早知道會這樣,當初就不該讓你嫁給靳寒,他是為了你和南瑜退婚的吧?這種情況下,你真的能安心和周晏禮在一起嗎?”

我默默低頭,我媽說的每個字我都聽懂了,更心煩的就是,她說的意思我都懂。

我和周晏禮看上去確實很不錯,可如果往深了想,的確不合適,更何況周母也隱隱露出了這個意思?隻有周晏禮一個人堅持,我們兩個又能走多遠呢?

和我媽聊了會,看著她睡著,我才離開了醫院。

剛走到走廊儘頭,突然聽到周母的聲音,“為了她,你真的要......”

我確實想躲開,可週母一眼就看到了我,剛說到一半的話也嚥了回去,“意意,你來看媽媽?”

她臉上的笑有些尷尬,我趕緊笑著走過去,假裝什麼都冇聽到,“是啊,伯母你來看晏禮嗎?”

“是,哦,不是。”周母表情有些不自然地看了看兒子,“我就是來看個朋友,朋友也看完了,我先走了。”

臨走前,她又特意回頭囑咐:“晏禮,媽媽和你說的話,你,好好想想。”

我不明所以地看向周晏禮,第一次在他眼裡看到了糾結的神情。

不安忽然湧上心頭,我望向了周母離開的方向,看樣子我們兩個的感情未必能一直維繫下去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