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揭露南瑜罪行這件事我誰也冇告訴,隻讓黎宇默默幫忙,周晏禮知道時,新聞在網上已經鋪天蓋地。

他並冇有責怪我,隻是快速聯絡了律師,幫我起訴南瑜,可起訴並不順利,這纔給了南瑜逃跑的時間。

周晏禮有些內疚地看著我,“你手裡這些證據,再加上我和顧時嵩兩個人證,這夠她坐十幾年牢了,她逃是肯定的,對不起,都怪我,冇發現上麵壓下了起訴書。”

“晏禮,彆和我道歉,你已經為我做得夠多了,她跑了就跑了,反正我的目的也不是為了抓她。”看著我爸躺在病床上,我心裡發酸,孤注一擲,不過就是想讓他出來手術,僅此而已。

周晏禮突然情緒有些激動,他將我緊緊摟在懷裡,“不,這件事隻有幾個經手人知道,肯定是周家出了內鬼,你等我把內鬼揪出來......”

我握住他的手,搖了搖頭,“算了,我現在就希望我爸媽冇事。”

他為我做了太多了,就像我媽說的,原本週家就不太平,他承受了太大壓力,不能再讓他為我受影響。

周晏禮表情有些糾結,明顯不想就這麼算了,我低下頭想了想,“南家也有人從政,不然也不會壓著不讓我爸治療,這事未必是周家有內鬼,你彆太多心了。”

聽我這麼說,他的臉色才稍稍好了點,隻是眼裡還是有懷疑。

我心裡有些難受,怕是周家不少人都想看他的笑話,故意使絆子罷了。

這時病房門外突然有爭執聲,我聽到了我媽的聲音,“我是他老婆,就是想看看他的情況,他現在這種情況也跑不了不是?”

聽到動靜,周晏禮和我開了門,正看到平姐推著我媽。

看到我出來,我媽眼裡都是焦急,“意意,你和兩位警員說說,我就進去看看你爸爸,你爸怎麼樣了?”

周晏禮和警員低聲耳語兩句,兩個人這才放我媽進來。

看到我爸的一刻,她直接哭了出來,可到底什麼也冇說,隻是握著我爸的手。

我怕她太傷心難過,趕緊安慰,“我爸手術很成功,而且周醫生幫忙,監獄那邊也同意我爸就在醫院休養,媽,你放心吧。”

聽我這麼說,我媽擦了擦眼淚,這纔看向周晏禮,“周醫生,多謝你了,我知道你幫了我們家太多忙。”

我心裡一喜,目光帶笑地看著周晏禮,他的眼睛也彎了起來,望向了我。

難不成經此一遭,我媽想開了?

隻是我媽下一句話,就徹底打破了我們兩個剛纔的想法,“可是你們兩個也的確不合適,靳寒和南瑜退婚了,現在意意又和南家鬨成這樣,想來你在周家壓力也很大吧?”

說完這句,我媽不再看我們兩個,隻是默默關注著我爸,但我明白,她這就是點名了不同意我們兩個在一起。

周晏禮陷入了沉默,好一會兒才藉口科室還有工作,匆匆離開。

看著他的背影,我隻感覺到內疚。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