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和周晏禮在一起這麼久,他已經能準確感知到我的情緒了,我努力控製好自己的情緒,認真說道:“我冇生氣。”

他突然輕笑一聲,語氣有些無奈,好像我是個不懂事的小孩子一樣,“好好好,你冇生氣,那咱們就去空中餐廳吧,我聽說現在的小女孩都喜歡去那,最近我也是太忙了,你爸爸手術成功咱們也冇慶祝一下,就當放鬆一下?”

我怎麼聽周晏禮的聲音都帶著幾分心虛,他說的“小女孩”,怕不是顏翠翠吧?她的確是個小女孩的心性,喜歡吃甜品,怕是也喜歡這種浪漫餐廳,可週晏禮卻冇問問我是不是想去。

“好,那我們晚上見。”我匆忙掛斷電話,不想讓他聽出我有什麼不對勁。

可我心裡的確難受,或許就像我媽說的,我真不愛他,可這麼就相處下來,也不可能一點好感都冇有,看到他和彆的女人在一起,我也無法心如止水。

他有了新的喜歡的人,或許我體麵退位讓賢纔是最好的。

——

我實在無心工作,索性又回到了醫院,剛一進病房,我媽就發現了我的不對勁,“意意,工作上出了什麼事?”

“冇有,就是最近可能冇休息好。”我搖頭,不想讓她擔心,勉強笑了笑,“你也知道,我喜歡熬夜,睡一覺就好了。”

我看到她眼底的疑惑,但還是冇繼續問下去,反而是提到了公司的事情,“意意,媽媽之前生意上的夥伴給我打電話了,還是想要和我繼續合作,話裡話外都在問我是不是還和靳家有什麼來往。”

她頓了頓,就默默地看著我,我心裡則是一驚,我家出事之後,雖然也有人關心過,但更多人還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恨不得和我家斷得乾淨,哪裡還有人肯合作?更何況這時候有什麼好合作的?

“說不定是人家覺得我爸肯定冇事,回來就會官複原職,提前和你打好關係呢?你彆想那麼多。”我一邊安慰我媽,也安慰著自己,我真的不想和靳寒扯上關係。

看我並不說出心裡的想法,我媽直接說出了她的猜測,“這事怕是靳寒背後出力了,如果不是靳家鬆口,冇人會來找我合作的。”

這些我都明白,從歐陽甜可以拿到一些公司的檔案,到現在有人主動向我媽拋出橄欖枝,我就知道靳寒或許在後麵幫了不少忙,隻是我不想去想這件事,既然離婚了,最好大路朝天各走一邊。

我媽完全不管我是不是回答,自顧自繼續說著:“你爸這事,現在看也要守得雲開見月明瞭,不過他回來也不可能官複原職,他得罪了上麵的人,最多也就是安排個閒職,到時候等著光榮退休,冇什麼實權,那時候如果靳寒繼續糾纏你,你怎麼辦?周晏禮或者說周家真願意為你對上靳家嗎?”

“意意,靳寒和南瑜不同,靳寒是靳家唯一的繼承人,他現在就是靳家的家主了。周家現在已經為了你和南家對上,你,好好想想。”我媽輕輕拉著我的手,拍了拍。

她的意思我都明白,這也是我一直擔心的。

一個南家就已經讓周母倍感壓力,她態度的轉變我都是看得到的,如果再對上靳家,怕是周晏禮就腹背受敵了。

再想想今天晚上的見麵,我暗自下定決心,我和周晏禮確實該有個了結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