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啊!”

幽暗的地牢之中,蘇牧突然睜開眼睛,眼中充斥著痛苦與恨意!

他被綁在刑架上,兩根血跡斑斑的鐵鉤貫穿著他的琵琶骨,四根鐵鏈鎖住了他的雙手雙腳!

腹部位置,更是有一個碗口大的傷口,饒是已經結痂,還是有鮮血在冒出!

痛苦,不斷反覆折磨他!

然而再強的痛苦,也比不過他心中的恨意!

他自小天賦超群,八歲就溝通天地元氣,成就靈動境,因父母早亡被家族族長蘇默成看重,收為義子!

之後就更是一發不可收拾,十七歲時就凝聚出了七品命宮!

命宮一品最弱,十品最強,命宮強弱直接決定著天賦,決定著未來,七品命宮一出,直接震動安慶城,他不僅成為安慶城最年輕的命宮境,也是最強命宮!

一年後更是被主動邀請加入方圓千裡最強學府——武府,前途一片光明!

可這一切在半個月前全都毀了,義父蘇默成親手挖掉他的丹田,供他義兄蘇一龍煉化,讓蘇一龍成就雙生命宮!

“哐當!”

“呦,廢物,你醒了?”

推門聲響起,伴隨著戲謔的嘲笑聲,蘇牧抬頭望去,隻見一中年一青年走進來。

看到兩人蘇牧瘋狂掙紮起來,四條鐵鏈錚錚作響!

“為什麼!蘇默成,十年,我一直待你如親父,你說什麼我就做什麼,這些年我為你們父子付出一切,為什麼你還要挖我丹田給蘇一龍!”

“為什麼?廢物,你就是我父親養的一條狗明白嗎?你以為當初我父親收你為義子是為什麼?”蘇一龍冷笑著開口,眼中儘是得逞與不屑。

“從你在族中展現超高天賦的時候就是我的墊腳石了,為了得到你的命宮我足足等了十年!”

“現在我已經煉化了你的命宮,不僅修為大幅度增加,還成就雙生命宮,遠超你以前!”

“現在我不僅是安慶城第一天才,更是方圓千裡三座城池的第一天驕,馬上就要代替你加入武府!”

望著得意狂笑的蘇一龍,看著一臉冷漠的蘇默成,蘇牧滿是血汙的臉上出現了自嘲的笑容,笑的淒涼,他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

原來他從始至終,都在被利用,所努力的一切都是在為彆人做嫁衣!

“原來我無論做什麼,哪怕我把你當親生父親對待,也隻不過是當你親兒子的墊腳石!”

“可笑我把最好的東西給你,把資源都讓給你兩個兒子,讓自己這十年過的連個下人都不如!”

“蘇默成,你對我的恩情,十年的忠誠與我的七品命宮足以還清,從今日起,你我恩斷義絕!”

蘇默成臉色依然冷漠,冇有絲毫動容。

“一個家族旁係孤兒,算個什麼東西,我收你為義子是多大賞賜,你就應該感恩給我兩個兒子讓路!”

“還在這裡叫囂,果然是養不熟的白眼狼,忘恩負義的東西!”

說罷,轉身離去,從始至終,眼中都冇有出現過絲毫的憐憫與愧疚!

但蘇一龍冇有跟著離開。

“蘇牧,五天前好像是你的大喜之日吧,唉,真是可惜,你未婚妻可是遠近聞名的天之嬌女,大美人啊。”

君柔!蘇牧心頭一震,還不等他開口蘇向川就接著道。

“你知道我們把你抓了後是怎麼掩人耳目的嗎?蘇牧,姦汙良家婦女,被人追殺,最後屍骨無存!”

“聽到這個訊息黃家為保聲名,立馬就解掉了婚約!”

“隻可惜,你那未婚妻對你是癡心一片,怎麼都不肯相信,不光堅持要成婚,甚至單槍匹馬的打到了家族,但她再不信也抵不過我和父親的一張嘴啊。”

“這是他們汙衊我的,這是汙衊,君柔你不要相信!”蘇牧熱淚滾滾而下,他與黃君柔於三年前認識,兩人一直修煉,一起曆練,兩人一起經曆了快樂,苦難,感情深厚。

半年前他去黃家提親,黃家也是一口答應,就差十天他就可以和黃君柔終成眷屬,卻被蘇默成父子硬生生的毀了!

“嘖嘖,你知道黃君柔回去的時候有多麼傷心嗎?看得我都心疼不已,就是她為什麼隻看上了你,為什麼就是看不上我!”

蘇一龍說著突然暴跳如雷,盯著蘇牧神色猙獰:“我去關心她,我可以去愛護她,我可以去為她做一切,她為什麼就是不接受我,為什麼就偏偏看上你!”

“嗬嗬……君柔怎麼會看上你這個豬狗不如的東西!”蘇牧不屑的吐了一口血痰在蘇一龍臉上,蘇一龍摸了一把臉上的血痰,氣得渾身發抖!

“廢物,你敢吐我!”

“砰!”

“啊!”

蘇一龍一拳轟在蘇牧腹部,結痂的傷口頓時崩開,鮮血飆濺,內臟劇痛無比!

“蘇牧,你已經成了一個廢物,你們這對狗男女都冇有好結果!”

“我告訴你,黃君柔回去之後傷心欲絕,聽說她已經瘋了,現在已經失蹤了五天,人都找不到了!”

“哈哈……一個這麼愛你的女人卻被弄瘋了,你心痛嗎?你是不是感到很無力?”

“畜牲,畜牲!”看著得意大笑的蘇一龍,蘇牧目眥欲裂的嘶吼,瘋狂掙紮。

“蘇一龍,我一定要讓你們血債血償!”

“還血債血償?廢物,你以為留你到現在是想留你一命嗎?”蘇一龍不屑冷笑,拿出一把匕首在手中把玩,突然衝上去直接插在蘇牧的胸口!

“你的心臟可是七竅玲瓏心,所有功法與戰技都能以最短的時間內學會!”

“留你到現在,隻為取你的七竅玲瓏心為我弟弟所用!”

“我弟弟可是為了得到你的七竅玲瓏心,也跟我一樣苦苦等了十年,修煉換心功法十年!”

說著,蘇一龍用匕首在蘇牧左胸位置狠狠劃開一道巨大的傷口,鮮血橫流!

“啊……”

“你隻不過是我父親養的一條狗,一條狗要那麼強有什麼用?你擋我們的道了知道嗎!”

“現在我取你丹田,我弟弟取你心臟,這很公平不是嗎?”聽著蘇牧的慘叫,蘇一龍收回匕首,興奮的舔了舔上麵的鮮血。

“三天後,我弟弟就會來取你的七竅玲瓏心,好好享受這最後的三天吧!”

說罷,蘇一龍狂笑著大步離去。

望著他的背影,蘇牧怒火沖天,雙目之中儘是瘋狂!

“啊,我不甘心,我蘇牧一生無愧於人,天才之資,怎能淪為一些畜牲的踏腳石!”

“你們要亡我,我就要你們血債血償!”

“所有欺我,辱我之人,我會不惜一切代價誅殺!”

“君柔,請你原諒我,我發誓,我一定會找到你,我會用我一輩子來償還你,保護你!”

怒吼之中,一口逆血湧上,哇的一口吐出來!

此時,眉心突然出現一絲裂痕,從中迸發出一道光芒!

“想通了?”光芒凝聚出一個披頭散髮的身影,虛幻看不清模樣,何其詭異。

“你這個瘋子!”蘇牧看著前方的身影,咬牙切齒的開口,“你終於肯出來了!”

“想通了?”虛影冇有接話,依然是這三個字。

“我還有選擇嗎?這不正如你所願嗎?瘋子仙帝!”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