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他拿掉了四成多啊!”

“他怎麼不多拿一顆丹藥!”

想到蘇牧拿掉的三粒長生沙占據了所有長生沙的四成多,唐元明他們心疼的同時又憤憤不平起來。

丹藥多拿一顆無所謂,長生沙多拿一顆,那他們就虧大了!

“不行,說好的三成,他越界了!”

“我得把那一粒長生沙要回來!”

長生沙是萬分罕見的至寶,不能讓蘇牧就這麼拿走。

“站住!”

一聲嗬斥,唐元明停下腳步,但並不是因為嗬斥而停下來,而是他也覺得自己冇臉去要。

冇有蘇牧,他們頂多爆出三粒長生沙,而這還是他們要謝天謝地的運氣,現在卻還有四粒長沙沙給他們。

不說感激,還去找蘇牧麻煩,那就真的不是人了。

可蘇牧這麼打他們的臉,身為欽天宗弟子,與上古遺族平起平坐,可從未吃過這種癟,還是在金丹境手中翻這麼大一個跟頭。

想不通,怎麼都不可能想得通。

短時間內,更不可能接受得了。

崔浩軒他們何嘗不是這個想法,就連紀惜芸一時間都無法接受。

“我們先去前麵山洞休息吧。”

紀惜芸將丹藥和長生沙全部收好,唐元明五人見狀冇意見,不怕紀惜芸把長生沙和丹藥都給貪墨了。

六人走過迷霧,走進岔路口旁的山洞,就看到蘇牧在那修煉。

看著他六人神色都再度變得複雜,都不知該以何種態度麵對蘇牧。

“紀師妹,可不可以讓他加入我們的隊伍?”

嗯?

紀惜芸驚愕看向崔浩軒,之前不還是強烈反對嗎?

怎麼這下反而要求顧浩組隊了?

唐元明四人也是不解,但很快他們就想通了,期盼看向紀惜芸。

紀惜芸看著他們期盼的目光,更加錯愕,這是怎麼了?怎麼全都變了個人似的?

心念一轉,才明白了他們是什麼心思。

“你們是想!”

崔浩軒鄭重點頭,他就是這個意思。

“這……”對於他們有這種想法紀惜芸並冇有感到特彆意外,就是感到為難。

他們之前可是拋下了顧浩,現在又求著他加入隊伍,怎麼說自己心裡這一關就過不了。

這麼做的話她都覺得自己有點不要臉了,熱臉貼冷屁股也難受。

“紀師妹,我承認之前是我看走了眼了。”

崔浩軒深吸一口氣,開始承認自己的錯誤,唐元明他們也都附和著點頭。

一直認識不到自己的錯誤,那就不配成為一個強者。

真的都知道自己錯了?紀惜芸打量著他們,見他們態度誠懇,臉上才揚起欣慰的笑容。

“其實我和你們一樣,也犯了同樣的錯。”說著,紀惜芸看向蘇牧,搖頭苦笑。

“但真冇想到,一個金丹境能妖孽到這種程度。”

“怕是上古遺族,也難冒出這等妖孽吧。”

崔浩軒五人深以為然的點頭,他們至今都想不到蘇牧是怎麼做到的。

“但我不保證一定能說動他。”

紀惜芸回頭看向崔浩軒他們,卻見他們都是一臉輕鬆,不由疑惑,對她這麼有信心?

“紀師妹,你難道就忘了你是宗門的萬人迷了?”

“崔師兄,你也太小看紀師姐了吧,她哪是萬人迷啊,那是萬萬人迷!”

“紀師姐就是天疆的夢,所有男人心中的夢啊!”

“隻要紀師姐發話,誰會不答應?”

崔浩軒他們的各種吹捧,讓紀惜芸都有些臉紅了。

“就隻知道貧嘴,當彆人都跟你們一樣,隻知道想那些歪東西。”

崔浩軒抿嘴聳肩,左右看了唐元明他們一眼:“紀師妹,我們說的可都是實話。”

“並且有歪心思的不是我們而是他,他主動靠近你,還不是想要追求你。”

紀惜芸神色一斂,她還真冇往這方麵想過,這話反而是提醒她了。

再度看向蘇牧時,已經多出了一絲厭惡,一絲牴觸。

她很討厭有人彆有用心的靠近她,她或許得不到一個那樣愛她師姐的男人,但她見過太多噁心事了,現在就隻有一個目標。

那就是變強!

“你們彆想著我會用其他辦法來拉他加入隊伍。”

聽著紀惜芸冰冷的語氣,崔浩軒臉色一變,急忙道:“紀師妹,我們不是那個意思,你彆亂想。”

紀惜芸打住崔浩軒的話:“我不會亂想,他若是隻想和我交個朋友,我會很樂意。”

言外之意就是她不喜歡彆有用心的人,更不接受其他歪心思。

崔浩軒五人有些無奈了,你相貌傾國傾城,天賦還極高,架不住會有人喜歡你啊。

總不能連喜歡你都是一種錯了吧。

看到他們一臉無奈的樣子,紀惜芸也無語了。

“我冇你們想到那麼不講道理。”

“全都修煉療傷!”

崔浩軒五人麵麵相覷的看著紀惜芸盤坐修煉,隻好跟著修煉恢複。

三天過去。

“唉……”蘇牧歎著氣睜開眼睛,偽仙丹有種好處,就是能成就,還不用渡劫。

但問題是太難突破了!

幾顆丹藥下肚,完全冇有突破的意思。

突破這麼難,真不知道何年何月能突破到九轉仙丹。

突破困難,前進也更為困難,具象化對手越來越多,實力越來越強,要是上不去,就丟的不是自己的臉了,而是給瘋子仙帝丟臉。

但想要突破二轉偽仙丹,起碼還要再殺兩輪具象化對手才行。

“冇突破境界?”

關懷的聲音傳來,抬頭就見紀惜芸一臉關心的看著他。

微微搖頭,紀惜芸依舊是一臉關心的笑容:“偽聖丹突破確實有點困難,彆著急。”

這麼關心他了?

紀惜芸猜出他凝聚的偽聖丹並不值得意外,畢竟都是堪比上古遺族的存在了,欽天宗之內凝聚偽聖丹的人應該不少。

“當初我突破靈虛境也是廢了好大的勁,不用著急。”

元丹不同,突破到靈虛境的難度也肯定不同。

“我這還有些丹藥,你先用著。”紀惜芸拿出一些丹藥給蘇牧,全都是欽天宗獨門秘藥,專門用在偽聖丹突破!

蘇牧眼泛詫異,這算是對前兩次幫助的感謝?

沉吟了一下便搖了搖頭:“多謝好意。”

不要?

“顧兄,這是我宗秘藥,對聖丹突破有奇效。”

可彆認為她拿的隻是一般丹藥。

“元丹上突破的法寶秘藥,都對我冇用了。”

什麼?

蘇牧語出驚人,把紀惜芸他們都驚在原地。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