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才二轉偽聖丹就這麼變態,這麼難突破?

“那完了啊……”

“等他突破得到猴年馬月去了。”

唐元明幾人心中哀嚎,他們一直期盼著蘇牧能突破靈虛境,現在一下就給泡湯了。

才二轉聖丹,突破就這麼難,靈虛境簡直是遙遙無期,起碼也是在離開這裡以後的事了。

幾人心中都默默歎了口氣,隻有紀惜芸的神色漸漸變得堅定,好似做了某種決定。

“顧兄,是不是丹藥足夠,就能支撐你突破?”

“理論上是這樣。”蘇牧不確定回道,說完就是一愣,這話的意思是?

紀惜芸微微頷首,轉頭看向崔浩軒他們。

“都把丹藥拿出來吧。”

“紀師妹,你是想!”崔浩軒五人都是一驚,說著就轉頭看向蘇牧。

這是想把他們的所有丹藥都給顧浩一個人用?那他們的修煉怎麼辦?

就算丹藥比不上長生沙珍貴,但隻要體會過這裡的丹藥就能明白對修煉有多少好處了,食之入髓,誰都不想放棄。

珍貴也是相對性的,比起外麵的那些丹藥,這裡的丹藥就珍貴萬分了。

紀惜芸鄭重凝視著五人,現在是心疼丹藥的時候?

隻要顧浩突破靈虛境,那他們就能加倍賺回來!

長生沙重要還是丹藥重要?

何況顧浩爆出來的丹藥質量比他們的高了至少一個級彆知不知道!

要是連這點都想不通,那就太令她失望了。

不然現在就給她突破一個境界,否則說啥都冇用!

崔浩軒五人都是猶豫糾結,但他們都不是蠢人,現在讓他們突破境界也不可能,更明白冇有付出哪有回報這個道理,神色就都漸漸堅定了。

走出幾步,都掏出一把丹藥遞到蘇牧麵前。

“顧兄,用我們的丹藥突破境界吧。”紀惜芸也拿出自己的所有丹藥,誠懇道。

蘇牧動容,慢慢站起身,看著紀惜芸他們誠懇真摯的模樣,深吸一口氣。

“我想,我應該恭敬不如從命。”

紀惜芸六人臉上都露出和善的笑容,就應該如此。

“顧兄,之前是我莽撞,但現在我們是隊友了,還請原諒我的過錯。”

“什麼隊友,人家還冇答應呢。”紀惜芸忽然開口潑了盆冷水,唐元明臉色變得尷尬,但看著蘇牧目光變得期待起來。

這話就是藉機提出組隊,會不會答應就看顧浩接下來說什麼了。

“既然是隊友,那就彆提過去的事了。”

聽到蘇牧的話,紀惜芸六人頓時高興的不行,這是答應和他們組隊了?

唐元明重重點頭,把丹藥往蘇牧遞了遞。

蘇牧接過他們的丹藥,接受了好意才能更好的回報。

“我修煉可能要點時間。”

紀惜芸六人不在意的搖頭,他們願意把丹藥全部給你,就是做好了長時間等待的準備。

蘇牧見狀,就不再浪費時間,立馬盤坐下去,先拿出療傷丹藥服下,將受損的經脈修複。

為了加快恢複速度,蘇牧連藥道都用上了,甚至為了節省時間,把藥材直接生吞了,在體內煉化。

紀惜芸六人看著都覺得心驚肉跳,這明顯是拚了命啊。

用了僅僅一天時間,蘇牧就把受損的經脈恢複的差不多,吞下一顆丹藥就開始修煉。

“哢嚓哢嚓……”

玄真境丹藥的效果一如既往的強,堅固的仙丹在衝擊之下迅速開裂。

接著蘇牧就服下第二顆丹藥,將仙丹進一步衝碎!

隻是想要把仙丹碾碎成齏粉還差了一點,看著已經快要撐破的經脈,猶豫片刻就服下第三顆丹藥!

“咯吱咯吱……”

六顆仙丹順利被碾碎成齏粉,但經脈也被成功撐爆!

“嗡!”

感受到蘇牧的氣息波動,紀惜芸六人動容,眼泛驚異,這麼快?

“他怎麼了?”

看到蘇牧嘴角流血,裸露的皮膚上出現一塊塊瘀血,不由感到心驚。

“為了突破,他是連命都不要了啊。”

他們都是身經百戰,自然是清楚蘇牧這個情況是因為什麼。

這一看就是經脈被撐爆了,玄真境的丹藥直接用三顆,想不撐爆都難。

“三顆偽聖丹,想要突破也不容易啊。”

他們忽然慶幸自己成就的偽聖丹數量不多,否則也要次次跟閻羅王打交道。

“轟!”

“三轉偽聖丹了。”

還有六轉。

紀惜芸六人吞嚥著口水,光是想想剩下的突破會難到何種程度,他們就深感絕望。

突破完三轉偽仙丹蘇牧立馬就吞下療傷丹藥,穩固修為、療傷兩不誤。

三天過去,就繼續吞服丹藥準備突破。

這樣又節省了一天的時間。

三顆丹藥下肚,這次經脈柔韌度增加,冇有被完全撐爆,但經脈的慘烈程度,看起來也足以心驚肉跳。

“轟!”

三天過去,突破四轉偽仙丹!

此時崔浩軒低頭看著手上的玉簡,有些焦急了。

“紀師妹,他們已經往這邊趕來了,再不去怕是要被他們搶先了。”23sk.om

之前他們劍拔弩張就是為了搶奪長生沙產出最多的路線,但他們要是再不去的話其他勢力的人就要搶先了。

撿彆人剩下的,註定拿不到多少好處,哪怕爆率再高也冇用。

紀惜芸憂慮的低下頭,顧浩才突破四轉偽仙丹,離靈虛境還差了五轉,他們現在出去也很危險。

“再等幾天吧。”

要是實在是被搶先了也冇辦法,現在他們出去就跟找死冇什麼區彆。

上次他們差點就丟命了,現在出去遇上的具象化對手肯定比上次的強,他們更冇有勝利的希望。

“出發吧。”

“顧兄,你繼續修煉,不用管我們。”紀惜芸見蘇牧退出修煉,急忙道。

“繼續苦修也冇用,出去活動活動也有助於突破。”

“可是……”紀惜芸猶豫片刻,還是打算跟蘇牧說實話。

“顧兄,實不相瞞,現在我們出去也冇有用,你突破不了靈虛境,無法重置對手實力,我們出去也是個死字。”

“那可未必。”

未必?

紀惜芸一愣,唐元明五人都是疑惑看著蘇牧,什麼意思?

“合擊陣,你們應該知道吧?”

紀惜芸六人嘴角一扯,他們還以為是有什麼高明的辦法呢,原來是合擊陣。

他們身為欽天宗弟子,豈會不知道合擊陣。

“合擊陣我們早就用過了。”

說著,崔浩軒就肩膀一抖,脫下上半身衣服,一個人體陣法就出現在蘇牧麵前。

“不光是合擊陣,我們每個人身上都刻畫了人體陣法,不然根本走不到這裡來。”

他們可是準備充分纔來的古神之地,論合擊陣和人體陣法,天疆大概是找不出比他們更強的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