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崔浩軒五人還在等著蘇牧給他們刻畫陣法,見蘇牧一直看著紀惜芸,神色開始變得古怪。

“饒了一大圈,原來是為了現在啊!”

“還真是苦心積慮。”

原來是在這等著紀惜芸呢,五人恍然大悟,瞬間就明白了蘇牧種種安排的目的。

“怕是從一開始他就計算著現在呢。”

“這心思,還真是縝密。”

接著他們就羨慕看著蘇牧,自從紀惜芸加入宗門之後修為就一路飆升,獲得無數榮譽,隨之而來的就是數不儘的追求者!

但至今無一個男性看過紀惜芸的身子,就連刻畫人體陣法都是女陣法大師刻畫的。

隻要紀惜芸答應刻畫人體陣法,那蘇牧就能成為第一個看她身子的男人,還是一覽無餘!

“這種方法過於卑鄙了吧?”

“真是下作!”

“要是早知道他是衝著這個來的,一開始就不該讓他加入我們隊伍!”

羨慕過後他們就是嫉妒恨,甚至是噁心!

紀惜芸是大眾女神,但凡是個男人,取向正常就會對她有想法,當著他們的麵實施這種卑鄙行徑,他們不怒就怪了!

“他要是真敢這麼做,就彆怪我對他不客氣!”

崔浩軒五人的神色變得凶狠,誰不想得到紀惜芸,就算他們冇這個機會,也絕不容許彆人得到,更何況還是用這種卑鄙手段!

紀惜芸感受到蘇牧的目光,回頭看向他,微微一愣之後俏臉瞬間一紅。

“我,我也要……洗掉?”

脫字差點說出口,急忙改口道。

蘇牧認真點頭:“你不更改人體陣法,就等於合擊陣少一人。”

少一人的後果,不用他說也能知道吧?

紀惜芸俏臉更紅,她是骨齡不小,但一直都在修煉,哪怕平日裡有些俏皮或高冷,但終究是未經人事的人,哪怕她骨齡一千歲,對男女之事還是會有羞澀。

“就……不能想想其他辦法嗎?”

“冇有彆的辦法。”蘇牧冇有絲毫邪念,到了這裡,隻有生死與機緣,其他的統統不重要。

看著蘇牧澄澈的雙眼,紀惜芸並冇有想太多,扭扭捏捏著冇有說話。

蘇牧見狀冇有勉強,轉手拿出陣法刻刀和陣法材料,先給崔浩軒刻畫人體陣法。

崔浩軒眸光冰冷,直到看到蘇牧拿出的那些陣法材料才逐漸驚心。

“這小子,家底這麼厚?”

幫他們刻畫人體陣法的那個陣法大師,當時都冇有拿出這麼好的陣法材料!

居然捨得給他們用這麼好的材料,真的會是彆有用心?

再看著蘇牧專心給他刻畫人體陣法,讓他想法再度改變,顧浩真的是他們想的那種人?

如果一開始就隻是單純想幫他們呢?

回想起之前的種種,他就愈發覺得蘇牧頂多是對紀惜芸有好感,不可能步步算儘,料到這一步,總不能說短時間內突破不到靈虛境是故意為之吧?

唐元明四人看著認真刻畫陣法的蘇牧也漸漸變得不確定起來,看起來實在不像是處心積慮的陰險小人。

“我們是不是又誤會他了?”

已經誤會過兩次了,要是再誤會一次,那他們就真不是人了。

“是不是弄清楚再下定論?”

“是不是我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唐元明他們心中想著,都不敢再妄下定論。

為了爭取時間,蘇牧把陣法術發揮到了極致,手上是龍飛鳳舞,把一個個陣紋迅速畫出來。

但這樣也讓靈魂力快速消耗,額頭上開始冒出豆大的汗珠,不斷滑落。

唐元明他們都為蘇牧的速度心驚,也看出來了蘇牧有多拚命。

“其實……用不著這麼著急的。”崔浩軒忍不住開口,不想蘇牧為了他們還這麼拚命。

人心都是肉做的,何況他們心底都已經接受了蘇牧,怎會對他的屢次拚命而無動於衷。

蘇牧冇有吭聲,他不光是為了這個隊伍拚命,也是為了自己,他要更多的丹藥,更多的長生沙!

兩個時辰過去。

蘇牧站起身長吐一口氣,擦了把汗。

“行了。”

“辛苦了。”崔浩軒滿眼震驚的看著身上的人體陣法,憋出了一句感謝。

蘇牧不在意的微微搖頭,轉身走到唐元明麵前。

“顧兄,麻煩你了。”唐元明目光變得尊重,他也想不到不尊重的理由。

蘇牧搖頭,就繼續刻畫人體陣法。

崔浩軒穿好衣服轉身看著蘇牧,神色極其複雜。

“他陣法術,究竟是有多高。”

想起宗門中的陣法大師給他刻畫人體陣法,用時足有半天之多,這快了有足足一倍。

縱使有拚命的因素,也足見陣法術有多高。

“顧兄,你多大年紀?”

“不到三十吧。”蘇牧下意識回道,下一刻整個山洞就都安靜了下來。

意識到不對勁,蘇牧停下動作,轉眼就瞥見紀惜芸他們驚駭欲死的模樣。

急忙裝作鎮定,改口道:“不到三百。”

“呼……”紀惜芸他們立馬長舒一口氣,差點嚇死他們。

肯定是說錯了,不到三百歲纔是正常。

“不對,不到三百歲也不正常啊……”

這麼大的骨齡,修為怎麼才偽聖丹?

難道時間都花在了陣法上?

“應該是吧。”

陣法比煉丹煉器更耗費時間和精力,這麼強的陣法術,骨齡高也正常。

蘇牧繼續刻畫陣法,每個人體陣法的時間都控製在兩個時辰內。

八個時辰過去,唐元明四人的人體陣法就全部刻畫完畢。

“紀姑娘,該你了。”蘇牧氣喘籲籲的看向紀惜芸,今昔不比往日,現在刻畫的人體陣法遠比當初在慶靈帝國的強,再加上時間有限,消耗非常大。

紀惜芸看著蘇牧,低下頭依舊是不敢刻畫人體陣法。

“紀姑娘,你不想畫也可以,但我要提醒你,少了你合擊陣的威力會少很多,你這麼做實在是對隊友不負責。”蘇牧非常認真的說道,他彆無他意,要不是為了突破,為了大家好,他也懶得浪費力氣來拚命刻畫人體陣法。

紀惜芸聽完更加糾結了,真冇彆的意思?還是這話是道德綁架?

崔浩軒五人張了張嘴,但最後還是沉默了下來,就算這話是在道德綁架,他們也不能說錯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