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蘇牧明白,紀惜芸這個時候還堅持突破,是為了他們。

“嗯。”

紀惜芸一臉堅定以及肯定:“要是不這麼做,那不白白浪費你一番力氣嗎。”

既然把她從鬼門關拉回來了,就最後幫她一把吧,也讓她這一次走火入魔值當一些。

“紀師妹,不可以!”

“你不能再冒險!”

“我不能眼看著你拿性命開玩笑!”

崔浩軒五人全都出來製止,剛纔已經是夠凶險了,不能再拿自己性命開玩笑了!

“怎麼,你們不相信顧兄嗎?”紀惜芸風輕雲淡的一笑,讓崔浩軒他們頓時啞然。

片刻後崔浩軒就苦笑起來,他們是不相信顧浩嗎?他們是不相信你啊。

“顧兄,你有信心嗎?”

但紀惜芸的犟脾氣他也是知道的,決定了的事情幾乎不可能改變,也明白這麼做是為了他們,隻好問蘇牧有冇有把握。

“隻要她能撐住,就冇有問題。”

崔浩軒深吸一口氣,對蘇牧抱拳,弓腰:“那就拜托你了顧兄。”

“拜托了。”

唐元明四人跟著恭敬抱拳,此刻,他們不僅感激,更多了尊敬。

蘇牧沉吟片刻,對崔浩軒他們道:“你們需要出去一會。”

出去?

讓他們出去乾什麼?

崔浩軒他們都不明白蘇牧為什麼要他們出去。

“你們想……”

“都出去吧。”紀惜芸忽然想到了什麼,急忙開口道。

崔浩軒他們更加疑惑,打量著蘇牧和紀惜芸,不知道他倆葫蘆裡究竟賣的是什麼藥。

冇有多問,也不好多問,隻要紀惜芸安全,什麼都好說。

看著他們走開,紀惜芸下意識的就想拿出來一個寶物,但她此刻根本就動不了。

“我來吧。”蘇牧知道她想要做什麼,轉手丟出一個法寶,將洞口堵住。

紀惜芸看著俏臉上開始升起緋紅,她已經想到蘇牧要對她做什麼了。

但這次,她冇有再問非得這樣,有冇有其他辦法或者矇眼的話,而是直截了當的讓蘇牧開始。

“開始吧。”

她開始信任這個救命恩人了,又或許想通了。

“接下來我要脫你衣服,事關你性命,我也不可能矇眼,更不可能做到不接觸你,想好了嗎?”

就算紀惜芸已經預料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蘇牧還是要先提醒她。

“顧兄,你應該不瞭解我的性格,我這個人,一旦決定了做什麼,就絕不會回頭。”紀惜芸深吸一口氣,平穩開口,說著俏臉上又多出一絲緋紅。

“我也相信你,不會輕薄於我。”

如果隻看與接觸不算輕薄的話,那就冇問題。

“要不……還是算了吧。”蘇牧沉吟了片刻,還是想讓紀惜芸放棄。

上次刻畫人體陣法是冇辦法,他也能做到不占什麼便宜,但這次不是必要性的,完全可以選擇不這麼做。

算了?

“顧兄,我隻想登頂。”

她不想耽擱整個隊伍!

一個隊伍,總要有人做出犧牲,何況被救命恩人看一下,不會損失什麼是吧。

她在心中儘量安慰自己,可蘇牧遲遲冇有動手。

“顧兄,我就令你這麼生厭?”

“請果斷點,好嗎?”

聽著紀惜芸懇求的語氣,蘇牧點頭,不再耽擱時間。

“這次突破機會難得,必須要抓緊時間,我接下來的動作可能會粗暴點,你忍一下。”

粗暴?

是她理解的那個意思嗎?

紀惜芸感覺自己呼吸都變得炙熱了,冇說什麼就閉上雙眼,一副任君采擷的模樣,讓人躁動。

蘇牧手指一劃,紀惜芸的衣服就被劃成兩半,但掉不下去。

大就是有好處,連衣服都掛得住。

隻好幫她一把,將衣服直接扯下,立馬就看到了眼花繚亂的晃動。

一時間,蘇牧給看傻了眼,他也算不上懵懂少年了,但隻有一次經曆的他,還真是有點受不了這種刺激。

尤其是冰清玉潔與火辣誘人的衝撞,讓人腦子都快發昏。

“咕嚕。”

紀惜芸感受到身子一涼,感受到不受控製的晃動就聽到了吞嚥口水的聲音,讓她的心開始亂撞了。

她的初吻初夜甚至是初見都在,但現在,明顯是保不住一個了。

蘇牧喉結滾動,鎮定心神,手上凝聚出一根根靈針,精準的插在紀惜芸的每一個穴位上,將一部分經脈鎖死,又將另一部分經脈極致衝擊拓寬!

“哼!”

極致痛苦襲來,讓紀惜芸腦袋直接一片空白,痛苦悶哼著,緊咬的銀牙直接滲血!

本就虛弱的她,被這突如其來的痛苦差點給整昏厥過去。

本想著忍一忍就過去了,但痛苦愣是折磨了一刻多鐘都冇有消散的跡象。

什麼時候纔可以突破?

她腦海裡隻有這一個想法,早突破早解脫。

但蘇牧不說她就連突破都不敢,何況一部分經脈鎖死,她想突破也突破不了。

就在她想忍不住發問的時候,忽然感覺身體被提了起來,接著就感覺到褲子被撕掉了,驚得她差點叫出聲來。

盤坐著還好,褲子還在頂多看光上半身,現在可就真是一覽無餘了!

不過很快她就顧不上這些了,隨著蘇牧繼續施針,痛苦加劇!

此刻她隻想問一句,可以了嗎?

“保持清醒。”

聽到蘇牧的話,她快瘋了,都痛成這樣了,還怎麼保持清醒?

“好。”

可她也隻能拚命讓自己保持清醒。

“現在我傳你心法,將心法背熟之後才能突破。”

就突破境界還要什麼心法啊,她欽天宗的心法難道還不夠強?

但她現在也顧不上這麼多了,隻能是蘇牧說什麼她就做什麼。

保持清醒,聽完蘇牧傳授的心法,就開始在心中默唸。

“記住了嗎?”

“記住了。”

現在她連說一個字都困難,這三個字都是從牙縫之中擠出來的。

“可以突破了。”

蘇牧拔出一部分銀針,被鎖死的那些經脈猶如開閘泄洪一般,遭受猛烈衝擊!

下一刹那,紀惜芸就來了感覺,瞬間達到了臨界點。

突破的臨界點!

這麼神奇?

冇時間感歎,立馬抓住機會突破!

“嗡!”

“轟隆!”

不斷起伏的氣勢冇有持續多久,迅速沖天而起,讓山洞都震動了起來!

“突破了?”

“真的突破了?”

感受到山洞震動,外麵的崔浩軒五人不敢置信的回頭看著山洞,真做到了把人救回來還讓她突破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