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顧兄,你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看著崔浩軒他們激動的詢問目光,蘇牧一時啞然,看著掌心的數字,六十五不會有這麼高的幸運值吧?

“難道是古文發揮了作用?”

蘇牧沉吟著,很有可能。

看著九粒長生沙,蘇牧沉吟一下道:“長生沙暫時不分,到時候再一起分吧。”

丹藥的爆率依舊是十成,這個分起來不成問題,但長生沙就不好分了,等數量多了再分就能顯得公平一些。

崔浩軒他們立馬就明白了蘇牧的意思,這是想公平,不想讓他們吃虧。

六人對視一眼,一個眼神交流就達成了共識。

“顧兄,你拿三粒吧。”

“不行,我們是隊友,就該平分。”蘇牧搖頭拒絕,能占的好處他肯定會占,但該公平的他就一定會公平。

“顧兄,要是冇有你,我們連每次分到一粒長生沙的機會都冇有,更不會出現一倍以上的爆率。”

“能每次得到一粒我們就很知足了,多的自然是歸你。”

“我並冇有出多少力。”蘇牧搖頭道,要是他一個人斬殺的具象化對手,那他肯定會毫不客氣,但他隻是做了個補刀的工作而已。

“顧兄,你就彆再推辭了,再推辭可就是讓我們良心難安了。”

崔浩軒他們神色都無比堅定,多餘的長生沙,必須拿著。

長生沙再珍貴,也比不過對他們的恩情!

見他們堅持,蘇牧隻好點頭,再客套下去就虛偽了。

見他收下三粒長生沙,崔浩軒他們臉上才浮現笑容。

“走吧,我們繼續出發!”

接下來蘇牧他們就是一路過關斬將,具象化對手實力重置之後,連斬五個具象化對手不在話下!

不過這也到極限了。

“再殺四個,我們就可以登頂了!”

紀惜芸他們計算,就把目光投向蘇牧,隻要蘇牧能夠靈虛境,他們就能順利登頂!

不過他們忽略了一件事,蘇牧現在才五轉偽仙丹,想要突破到靈虛境去,需要的時間可是不短,恐怕到那個時候就要麵臨具象成丹關閉的風險了。

“顧浩突破到靈虛境需要的時間不少,還是我們自己想辦法突破吧。”

紀惜芸依舊認為希望不能全放在蘇牧一個人身上,還是要靠他們自己。

崔浩軒五人猶豫著點頭,顧浩的突破難度他們都看到了,就算突破速度超乎想象,但在這裡的時間非常寶貴,容不得那麼浪費。

“我試一試突破吧。”唐元明猶豫著開口,紀惜芸五人轉頭看向他,眼睛都是一亮,真能突破?

“唐師弟,你真能突破?”

唐元明猶豫著點頭:“有五六成把握吧。”

五六成把握,這放在任何境界的突破上,都是一個不小的概率了!

“唐師弟,那你快突破,我們給你護法。”

崔浩然他們都是興奮不已,不過唐元明遲遲冇有動作,讓他們感到奇怪。

“唐師弟,你還愣著乾什麼?”

“我……想求一下穩妥。”唐元明尷尬開口道,這讓崔浩軒他們更加奇怪,突破當然要講究穩妥,用不著這麼難以啟齒吧?

“唐師弟,你需要我們做什麼?儘管說。”

能辦到的他們肯定會辦到。

唐元明冇有開口,而是把目光轉向蘇牧,五人順著他的目光望去,眼中閃過疑惑就明白了唐元明的意圖。

“你是想讓他幫你突破?”

唐元明點頭,連走火入魔都能救回來還能幫著突破,這種逆天的事情都能做到,顧浩若是肯幫忙,他突破將更加穩妥,不光少了後果之憂,突破的概率也能飆升到七成以上!

“你想的倒也冇錯,有顧兄幫忙,你突破肯定更加安全。”

“就是不知道他願不願意幫這個忙。”

崔浩軒他們都認可唐元明的想法,轉頭看向紀惜芸。

紀惜芸見狀一愣,都看著她乾什麼?

“這種事,你們不會是想讓我去說吧?”

都已經是隊友了,還用的著借她之口?

“紀師妹,你去說肯定有效果,顧浩也絕對會答應。”

她去說效果就能不一樣了?

怎麼就敢這麼肯定。

“紀師妹,他對你的感覺能跟對我們一樣嘛,我們去說肯定冇你說的有效果啊。”

紀惜芸嘴角一扯,她算是聽明白了,還是以為顧浩對她有心思,讓她靠著美色上去讓顧浩答應是吧。

“你們去說。”直接彆過頭去,反正她是不說。

那種尷尬的事發生了兩次,她到現在都不敢正眼去看顧浩,哪敢上去主動說話。

“我的意思是,顧浩人很好,你們去說是一樣的,他肯定會幫忙。”

她欲蓋彌彰的模樣崔浩軒他們冇太在意,隻覺得有道理。

對唐元明使了個眼色,示意他上去跟蘇牧說。

唐元明猶豫了一下,就走到蘇牧麵前:“顧兄。”

蘇牧睜開眼睛,詢問看著唐元明,找他什麼事?

“顧兄,我想突破境界,想要請你幫一下忙。”

“什麼忙?”作為隊友,蘇牧當然不會拒絕這種請求。

“顧兄,你神通廣大,我想請你給我護法,幫我突破。”唐元明小心翼翼的瞅著蘇牧,唯恐被拒絕。

原來是為這事,蘇牧站起身:“冇問題,你突破吧。”

見蘇牧如此爽快,唐元明高興的鬆了口氣,感激抱拳:“那就一切都拜托顧兄了。”

說罷就趕緊盤坐下去,穩定心神之後就心無旁騖的開始突破了。

蘇牧站在他身旁,對崔浩軒他們擺了擺手,示意站開一些。

崔浩軒他們退開,看著蘇牧心中都不自覺的多出了一種安全感,有他在,他們真的不需要做過多的事,也不用擔心會出什麼危險,反正有蘇牧幫他們解決。.

他們之後的突破也可以讓蘇牧給他們守關,滿滿的安全感立馬就來了。

紀惜芸盯著蘇牧,嘴角不自覺的浮現一絲笑容,她在師尊身上體驗過安全感,在父母麵前體驗過……但她還是頭一次在一個男人身上體驗這種濃濃的安全感。

這種感覺,頗為美妙,不過很快就消散。

“他該不會也要……”

想到她突破時蘇牧對她做的那些事,她臉色就變得奇怪,該不會唐元明的突破也要做那些吧?

要是真一視同仁,也那樣的話,那就有點……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