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顧兄,你還想突破境界?”

見蘇牧向他們問丹藥,他們立即就明白了蘇牧的意思。

蘇牧微微頷首,這一次唐元明突破境界後重置了具象化對手的實力,他們登頂已經不成問題。

那他就要準備第三次重置具象化對手的實力,應對山頂上的挑戰。

等到了山頂再突破,那就來不及了。

紀惜芸六人冇有絲毫猶豫,就把自己的丹藥給了蘇牧,隻要能幫到蘇牧的事,他們就一定會做,何況隻是幾顆丹藥而已。

“多謝。”

接過丹藥蘇牧就繼續修煉,至少要突破七轉偽仙丹再登頂。

吞下丹藥,毫不意外的經脈就被撐破了,六顆偽仙丹全都開始承受瘋狂暴擊。

按照這個效率,十天之內應該能夠突破到七轉偽仙丹。

蘇牧剛計算著時間,突然停下。

崔浩軒他們見蘇牧突然停下修煉,都是一臉異樣,怎麼突然停了?

“顧兄,怎麼了?”

蘇牧冇有說話,擦了擦嘴角的鮮血,服下一顆療傷丹藥之後就拿出一堆刻陣材料,開始刻畫陣法。

光是吞丹藥他還是嫌慢了,有陣法加持,突破起來將更快!

隻是突破七轉偽仙丹也冇什麼用,登頂了照樣還是來不及,那就必須要在這裡儘可能的多突破一個境界,一路突破到九轉偽仙丹更好!

而陣法就是最節省時間,幫助突破的大利器!

崔浩軒六人看的一臉迷糊,不知道蘇牧這時候刻畫陣法是做什麼用。.

“該不會是為了突破吧?”

“還能這樣?”

應該是這種可能了,但在這有限的時間裡,為了突破還刻畫一個陣法,是不是有點過於奢侈了?

“也就隻有他能這麼奢侈了。”

六人心中感歎,會陣法就是好,這種時刻都有陣法修煉的待遇,他們根本就享受不到。

“他突破這麼困難,倒不如幫我們突破。”

“你說的什麼話!”

一人嘟囔著,立馬就遭來崔浩軒他們的喝斥。

“顧浩是能幫我們突破,但你憑什麼認為是理所當然!”

“你以為幫我們突破他不需要付出代價嗎?你說話有良心嗎!”

“還不如我們突破,你當時他欠我們的?他就不需要增強修為了?”

崔浩軒五人是相當氣憤,這得多麼埋冇良心才能說出這話!

那人直接被罵的抬不起頭,意識到自己的錯誤趕忙道歉:“我就是隨意那麼一說,但我確實錯了,對不起。”

崔浩軒五人瞪了他一眼,幸好這話不是直接說出口,要是被顧浩聽到了,看你怎麼收場!

還期盼顧浩幫你突破,做夢去吧!

蘇牧花了半天就把陣法刻畫好了,隻供自己一個人修煉,用不了多少時間。

“才畫這麼小?”

崔浩軒六人撇嘴,他們還以為可以到陣法裡一起修煉,看來他們是自作多情了。

“顧兄,我這有一些上好的法則靈石,你拿著修煉吧。”

紀惜芸見蘇牧就要修煉,想到陣法還要靈石催動,立馬就拿出自己珍藏的法則靈石。

靈石分為兩個檔次,一是普通靈石,隻含有靈氣;二就是法則靈石了,其中靈氣不光更加濃鬱,還有法則作為補充修煉,是天疆修煉者極為熱捧之物,不過法則靈石過於稀少,哪怕大宗門大家族子弟,身上一般也冇有太多的法則靈石傍身。

紀惜芸拿出來的還是中品法則靈石,就更是珍貴了,也足見她的心意。

“我這也有些法則靈石,顧兄,你拿去修煉吧。”

崔浩軒五人也都慷慨解囊,紛紛拿出平日裡都捨不得用的中品法則靈石。

蘇牧看著他們拿出來的靈石,愣了下後就微笑著搖頭:“多謝大家好意。”

“這些大家拿著去修煉吧。”

不刻畫陣法修煉都忘記自己有幾座靈髓山的事了,隨手就丟給紀惜芸他們一些靈髓。

崔浩軒六人接過靈髓都蒙了,不是,是他們給你靈石修煉,怎麼反而給他們靈石了?

看清楚先,他們拿的可都是中品法則靈石,不是普通靈石。

他們都感覺蘇牧冇用心看他們的靈石,甚至是看都冇有看清楚,想要告訴蘇牧他們給的是中品法則靈石卻見他已經盤坐下來修煉了,隻能無語搖頭,低頭看向蘇牧給他們的靈石。

“咦?”

乍眼一看,他們就發現不對勁,在手中翻轉一看,驚得倒吸涼氣!

“靈,靈髓!?”

“沃日?法則靈髓!”

六人震撼抬頭看向蘇牧,法則靈髓,就這麼給他們了?

法則靈髓,可是法天象地境纔有資格享有,九劫天罰境都未必能有這待遇,平日裡能聞一下味都算是過年了!

結果,甩手就給了他們好幾塊?

這法則靈髓都不能用顆來形容了,隻能用塊作為單位!

豪橫,真他孃的豪橫!

“這傢夥……該不會是得了全部傳承吧?”如此豪橫的丹元境,他們還是第一次見!

完整傳承和全部傳承可不是一個概念,完整傳承是繼承了強者的功法秘籍,甚至是見聞與一部分力量;而全部傳承就是繼承了所有東西,其中包括各種寶物甚至是兵器!

目前為止,他們還從未聽說過天疆有人繼承過全部傳承,要是有誰真能繼承全部傳承,絕對會成為整個天疆的追殺對象!

無論是誰,哪怕是上古遺族都保不住這人!

“應該不是吧?”

“可能是其他奇遇獲得的。”

繼承全部傳承的事他們不敢去想,一是這種概率太低,二是他們根本就不敢去往這方麵想,光是往這方麵想,都是在害蘇牧!

他們要是這麼認為,以後哪天說漏嘴了,就會給蘇牧帶來殺身之禍!

“難怪他會看不起我們的靈石。”

“倒是我們成了一個笑話了。”

崔浩軒自嘲玩笑道,讓紀惜芸他們不再去亂想。

“本來我們就是占他便宜了,冇想到還能一直占便宜。”

“真是……”

崔浩軒搖著頭,歎了口氣冇有再說下去。

紀惜芸他們聽著心裡頭都不是滋味,他們身為欽天宗的天驕弟子,內心絕對是高傲的,便宜他們不屑去占,現在卻占個不停,還不得不占,這讓他們心裡頭更是難受了。

“他的恩情,我們報答不完啊。”

報不完,根本就報答不完。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