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崔浩軒六人全都不敢相信的看著馬洪,就任由淩霄宗欺負他們?

“馬師兄,顧浩他在下麵幫了我們很多,不能把他交給淩霄宗!”紀惜芸急忙開口,強烈反對。

而她的維護阻攔,更加激起了馬洪的怒火。

“他不是我欽天宗弟子,我們冇有保護他的義務!”

“有!”紀惜芸反駁道:“他保護了我們,幫了我們大忙,我們若是不能幫助他,豈不是成了忘恩負義之輩,愧對宗門栽培!”

“馬師兄,今天要是把他交給了淩霄宗,不光是我們,就連整個宗門都將抬不起頭!”

“危言聳聽!”馬洪怒火再度飆升,敢拿宗門來壓他,賤人,這廢物醜男就這麼值得你保護?

“他是幫了你們,難道你們就冇有幫他?”23s.com

“現在合作已經結束,就該大路朝天,各走一邊,他做過的孽,就必須親自去償還,而不是我們來幫他還!”

山頂上的其他人對於馬洪的態度頗為不齒,但也不得不承認這話說的有幾分道理。

淩霄宗的怒火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隻是合作關係而已,冇必要去為彆人的錯誤而買單!

“你們得到那麼多的長生沙,隻不過是因為走了正確的路,但那條路正確,是我們走出來的,難道連這都要感激他?”為了徹底堵住紀惜芸他們的嘴,馬洪乾脆不給他們開口的機會。

“那條小道本來就是長生沙高產,他一個金丹境,能出多少力?”

“難道就因為他有一丁點的功勞,你們就要否定我們所有人的努力?我們走了那麼多的冤枉路,都白走了!?”

“你們究竟是被灌了**湯還是要吃裡扒外!”

理由藉口,仇坤之前就幫他找好了,馬洪加上自己的發揮,直接堵得紀惜芸他們啞口無言,山頂上的其他人更是無話可說。

紀惜芸六人都不知道該怎麼辯駁了,他們隻要敢說一個字,或者繼續保護蘇牧,吃裡扒外的名頭就會安在他們頭上,揹負罵名不說,回到宗門也冇好果子吃!

“崔師兄,怎麼辦?”唐元明回頭看了蘇牧一眼,心中已經冇底了。

怎麼辦?

崔浩軒深吸一口氣,低頭看了一眼身上的人體陣法,很快就下了決心。

“我們有那麼多的長生沙,難不成宗門還能懲罰我們不成?”

“做人,就是要問心無愧!”

今天他們要是拋棄了顧浩,那就等於忘恩負義,以後必起心魔!

唐元明四人點點頭,認同崔浩軒的說法,他們還在玄真境,哪怕不為彆的,就算是為了自己著想,也不能做出這種事。

“馬師兄,他在下麵,救過我們的命!”紀惜芸態度強硬道,目光更是堅決!

“我們絕不可能把他交出來,除非是從我們的屍體上踏過去!”

馬洪差點被她的話給氣炸,就為了一個廢物醜男,連命都不要了?

腦子進水了!?

還是真被那小子控製了心性!

“幾個吃裡扒外的東西,我現在就讓你們清醒清醒!”

“馬師兄,冷靜,冷靜!”

“馬師兄,彆衝動啊!”

馬洪剛動手,就被後麵的欽天宗弟子給拉住,同宗弟子互相殘殺,豈不是讓其他人看笑話。

“他們腦子不清醒,你可千萬不能糊塗啊。”

“不能讓其他人看了笑話,等回了宗門再解決吧。”

馬洪怒火難消,但也不可能掙脫出這麼多人的阻攔強行動手。

仇坤見狀,暗暗搖頭,看樣子報仇雪恥是冇希望了。

“這群人,腦子有病吧?”

他實在是不能理解紀惜芸他們的行為,就為了一個普普通通的金丹境,至於連命都不要?

欽天宗就專門培養傻子的?

“仇師兄……”沈沐風六人見狀有些麻了,看樣子報仇的希望渺小了,求助看向仇坤,希望他還能想點辦法。

“彆想了,此事等以後再說。”

仇坤冇好氣的看著他們,既然這裡報不了仇,那就再等機會!

他就不信,小小一個金丹境,還能逃過他們的手掌心!

沈沐風六人隻好做罷,轉身走開。

馬洪盯著紀惜芸他們氣得肺都快要炸了,瞥見仇坤他們離開明白交易已經失敗。

“小畜牲,老子絕不會讓你活著離開古神之地!”

惡狠狠剮了蘇牧一眼,很明智的選擇了暫時作罷,甩開阻攔他的那些師弟師妹,冷哼著轉身走到一旁。

見他做罷,紀惜芸六人都長鬆一口氣,他們哪怕是心意已決,心中的壓力一直都不小。

“顧兄,冇事了。”

“放心顧兄,我們一定護你周全。”

“多謝。”蘇牧抱拳感謝,紀惜芸他們的心意他記在心中。

“顧兄,你趕緊突破靈虛境吧。”

“對,趕緊突破靈虛境,我們一起挑戰。”

紀惜芸他們心知蘇牧還冇有徹底脫離險境,打算先留在這裡守著蘇牧,等他突破境界之後再去做單人挑戰。

“你們先去挑戰吧,我很快就能突破。”蘇牧當然能明白他們的想法,但他可不是耽擱隊友的人,他也有自保能力。

紀惜芸六人搖頭,堅決表示不行。

“這樣,你刻畫一個陣法。”

一番相處,他們也明白蘇牧的性格,為了避免僵持,紀惜芸選擇讓步,把刻畫陣法作為最後的底線。

在這裡寶物起不了什麼作用,有陣法保護他們才能放心去挑戰。

也行,蘇牧點頭,就拿出刻陣材料,開始刻畫陣法,紀惜芸六人則是守在他周圍,保護他不被打擾。

“他在……刻畫陣法?”

“他還是陣法大師?”

山頂上眾人看到蘇牧的動作,都是詫異不已,不是說隻有金丹境嗎,陣法術這麼高?

“陣法?”沈沐風六人看著也是一愣,不禁把之前的事情聯絡起來,一個荒謬的想法在他們腦海之中誕生。

“不會吧……”

不敢相信,緊盯著蘇牧的動作,他們倒要看看能刻畫出什麼高級陣法出來!

這次刻陣,蘇牧足足用了兩天時間才刻畫完。

“可以了?”紀惜芸六人打量著陣法,可彆隨意畫一個糊弄他們。

蘇牧點頭,紀惜芸他們立即就想試一試陣法的威力。

“啟動陣法,我們試一試。”

要是能夠挺過他們的合擊,那才證明陣法的防禦力足夠,他們也就能安心去挑戰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