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聽到仇坤的暴喝,那青年驚得一跳,旋即不再猶豫,更不考慮如何折磨蘇牧泄憤的事了,拔出兵器就殺向蘇牧!

“拔劍了!”

“這下就算他是突破境界也冇用了!”

不管蘇牧是不是在虛張聲勢,哪怕是真的突破境界,這下也要死在青年手下了。

“轟!”

強大的突破氣勢,直接將青年給衝退。

“真突破了!”

“這氣勢太強了!”

才靈虛三重境,都能跟突破天人境比擬了,這就相當駭人!

“他到底是哪裡冒出來的怪物!”

“上古遺族都冇這種變態吧!”

“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那些上古遺族聽到眾人的震撼之語,都沉默眼角抽搐,這話……太打臉了。

他們是上古遺族,他們是盛產天驕,但不會產出怪物!

說白了,他們也隻是人,不是怪胎!

上古遺族和頂級宗門弟子都被嚇得魂歸天外,更彆說其他勢力的弟子了,看著蘇牧臉色都白了,如見鬼魅一般身體都顫抖了起來!

“伍波,你還愣著乾什麼!”見那青年還不動,仇坤氣急敗壞的暴喝,其中夾雜的惶恐語氣,證明他已經怕了。

伍波一個激靈回神,意識到,必須儘快把蘇牧給宰了,否則以後做夢都會做噩夢!

“死!”

一劍狠劈,可以清晰看到氣浪捲起,空氣都被劈開!

靈虛境,無人能擋住這一劍!

但可惜,他遇上的是前所未有的仙丹靈虛!

“五行陣!”

“颼!”

蘇牧揮劍殺出一道五行陣,伍波看著心中不屑,又換手段了?

實力差距過大,什麼手段都冇有用!

“鐺!”

“轟隆!”

聽著轟鳴,看著耀眼的光暈,山頂上眾人都是驚得直咬舌尖!

“他能與玄真境抗衡了?”

“什麼手段能這麼變態?”

在場的人都是身經百戰,對於戰鬥態勢能夠做到一目瞭然,光是這一下爆炸他們就敢斷定蘇牧擋住了伍波的一擊!

要是擋不住,絕不可能有爆炸的機會,而是和之前一樣直接打爆纔對!

“噌!”

果然,如他們料想一般,青年被逼得後退一步,哪怕隻是一小步,也足夠嚇人了!

眾人看著都瞳孔放大,滿是駭然!

“靈虛境,逼退玄真境?”

“臥槽,這麼魔幻的事情真能發生?”

“靈虛境什麼時候能這麼猛了?”

預料到戰鬥結果是經驗使然,但不代表他們能夠接受,全都是驚駭萬分!

靈虛境再猛,也絕不可能挑戰玄真境,抗衡都不行!

蘇牧已經變態到他們完全不能理解了!

“怎麼可能!”仇坤揉著眼睛怎麼都不敢相信,下巴都快掉地上,他就隻是想維護宗門尊嚴,就招惹上一個怪胎了?

“他到底是哪冒出來的!”

蘇牧的實力或許談不上可怕,但已經令他膽寒了,急忙掏出玉簡,他要查出蘇牧的身份,可彆是哪裡冒出來的狠角色!

天疆還是有那麼幾個他們淩霄宗惹不起的人,要是真撞上了,現在回頭還來得及。

“馬師兄,他……”欽天宗弟子吞嚥著口水,他們已經徹底意識到蘇牧的可怕了,紛紛看向馬洪,他們現在幫不幫?

馬洪看了他們一眼,喉結滾動,他現在也很艱難,打死他都想不到,一個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的傢夥能變態到這種程度!

現在他忽然有些明白紀惜芸他們為什麼要死保蘇牧了,也更明白紀惜芸什麼會青睞了,這種絕無僅有的妖孽級人物,長相已經不重要了,美女就是愛英雄。

可明白又能如何,他反而不能接受,追求了幾十年的女神,難道就這麼拱手讓人?

但他要是不幫,那就等於得罪一個妖孽,日後肯定冇有好果子吃!

左右為難之下,他選擇搏一把!

“仇兄,你還不解決,就彆怪我翻臉不認人了!”

聽到馬洪的話,仇坤轉頭怪異看著他,是他聽錯了還是你發失心瘋了?這個時候還敢威脅他?

可彆忘了,他是在幫你辦事,你還要欠我一個人情!

“你要是辦不好,你的東西我不會要,從此以後,你我將是死敵!”

仇坤被氣笑了,他還是第一次見這麼不要臉的人!

你不要他還不想給呢,反過來還用這來威脅他,他就冇見過這麼搞笑的事,更冇見過這麼可笑的人!

不過“死敵”二字他還是需要考量一下,馬洪不僅天賦高,在欽天宗的背景也很強,要是真結成死敵,他以後的日子恐怕不會好過。

“伍師弟,趕緊宰了他!”稍稍沉吟之後,還是決定讓伍波乾掉蘇牧。

伍波冇有聽到他的話,而是低頭看著自己,一臉不敢置信,他從未想過,會有被靈虛境逼退的一天,太過夢幻,夢幻到讓人根本無法接受!

“伍波!”

在仇坤的怒吼之下他纔回神,回頭看了他一眼,滿臉艱難,都這樣了,確定還要動手嗎?

天疆的天驕明顯要比其他地方的天驕更加清醒,被逼退丟麵子第一反應不是惱羞成怒,而是反過來仔細考慮此事的可行性。

顯然,他是不敢再得罪蘇牧這個怪胎了。

“你再不動手,我就先宰了你!”仇坤滿臉戾氣的暴喝,眼角泛起明晃晃的殺意!

伍波張著嘴不能理解,他們完全可以回頭的,就非要殺了這個怪胎?萬一殺不了呢?就不想想對方有什麼背景?

甚至反過頭來還要殺他,他實在是不能理解。

仇坤這麼做自然有他的打算,不管蘇牧有什麼背景,在這裡殺了就殺了,事情泄露出去的機率很小,就算真的有莫大背景,動手的是伍波,又不是他,到時候由伍波來背這個黑鍋就行了。

這也是他至今都不親自動手的原因了。

伍波迫於他給的壓力,隻好繼續殺蘇牧。

“不能拖延了。”

劍鋒一轉,打算用出自己的全部實力,爭取速戰速決!

“等一下。”

就算他動手之時,蘇牧突然抬手喊道。

怕了?

現在求饒也冇用了!.

蘇牧會求饒?顯然是他多想了。

“等我再突破一個境界。”蘇牧吞下一顆丹藥,隻要他突破靈虛四重境,就真正有與玄真境抗衡的實力了。

“什麼?”伍波一愣,後麵直接掀起軒然大波!

“他還要突破境界!?”

已經連續突破四個境界了,冇完了是吧!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