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他,他變態吧!”

“都已經突破了四個境界,還能突破?”

“踏馬的……”

山頂上眾人都開始罵娘了,他們這輩子都冇見過這麼離譜的事,就冇受過這麼大的驚嚇!

“你,你還能……”伍波更是眼珠子都差點瞪出來,還能再突破境界?不可能吧!

絕對是嚇唬人的,這次他不能再被唬住了,當即就選擇繼續動手!

不相信蘇牧是他在自我安慰,實則是在害怕蘇牧繼續突破,他真的怕蘇牧繼續突破下去他會不是對手。

蘇牧歎了口氣,看來又要在戰鬥中突破了。

為了成就九轉仙丹,他遭了多少罪,哪次不是在跟閻王爺打交道,真不想再來那種折磨了。

“就不能讓我舒舒服服的突破幾次嗎?”

聽到蘇牧的話,伍波冷著臉選擇無視,他現在隻想殺了你這個夢魘!

蘇牧不死,就真的會成為他這輩子的夢魘!

“五行陣!”

“轟隆!”

五行陣被伍波一劍劈開,這次未能將他逼退,在他全力而出的情況下,五行陣隻能對他造成些許困擾。

“颼!”

又是一道五行陣殺來,伍波繼續劈開!

“又是這種手段,我倒要看看你能用幾次!”

蘇牧用的還是五行陣,這讓他多出了幾分希望,少了幾分恐懼,這證明蘇牧已經黔驢技窮了!

而手段,通常也用不了幾次!

“颼!”

“轟隆!”

“颼!”

“還來?”

這已經是第五道五行陣了,手段還能用的這麼頻繁的?

他就不信了!

“颼颼颼……”

“踏馬的!”

見蘇牧一共殺出了十幾道五行陣,伍波心中直接罵娘了,又踏馬的這麼離譜?

要是隻在修煉上變態他就忍了,手段還能頻繁使用的?有那麼多靈氣支撐?這比一夜百次郎還要離譜!

“颼!”

“還有完冇完了!”

見蘇牧又殺出一道五行陣,伍波忍無可忍了,怒吼道。

“差不多了。”

嗯?

終於撐不下了?

“轟隆!”

“沃日!?”

被蘇牧突破的氣息再度逼退,伍波人給徹底傻了,瞠目結舌的看著蘇牧。.

真他孃的突破了?

“瑪德,他冇完了是吧?”

“他孃的還真能突破?”

“為什麼要讓我見到這種怪物啊!”

蘇牧的突破給山頂上的人帶來的已經不隻是震撼了,還有巨大打擊!

他們都自詡為絕世天才,高傲到不可一世,誰都不放在眼裡,可跟蘇牧一比,他們簡直弱爆了!

頭一次有人讓他們這麼懷疑人生,無敵的他們,總算是遇到了給他們暴擊的人。

“馬師兄……”欽天宗的弟子再度艱難看向馬洪,我們真的不幫嗎?

馬洪神色僵硬,他已經徹底麻了。

“仇師兄,要不……我們還是算了吧。”淩霄宗的弟子已經是瑟瑟發抖,都想讓仇坤放棄殺蘇牧。

仇坤迷茫了,他這次是真的招惹上了一個不能惹的人物?

可開弓,就冇有回頭箭了啊。

伍波看著蘇牧頭皮發麻到快要炸裂了,他已經徹底陷入了兩難境地,他真的很想放棄了,但關鍵是放棄的話,對方會放過他嗎?

張了張嘴,他想問,卻又問不出口。

“舒服。”蘇牧轉了轉脖子,一臉陶醉的看著伍波:“現在,該我了吧?”

嗯!?

“歸元劍訣!”

“臥槽!?”看到蘇牧主動殺上來,伍波愣住了,隻是又增強了一個境界,就敢主動對他動手了?

“這是你逼我的!”神色變得獰然,低吼著殺向蘇牧。

這話算是一種服軟了,給自己一點緩和的餘地。

“轟隆!”

“鐺!”

兩人攻擊在空中碰撞炸裂,寶劍碰撞,麵對麵的交鋒!

“鐺鐺鐺……”

瞬息之間,兩人就交手了數十招,眾人抬頭看著,嘴巴已經徹底合不攏了。

“伍波好歹也是玄真境前期啊,居然能跟他分庭抗禮?”

“靈虛境,真能與玄真境一較高下?”

迷茫的眾人開始尋找能夠解釋這一切的理由,片刻後好像還真被他們找到了。

“他應該是動用了禁術!”

“不對,動用了禁術不應該是這樣!”

這個說法立馬就被否定,使用禁術會是什麼樣他們比誰都清楚,那麼就剩下第二種可能了。

“他起碼成就了三顆以上的偽聖丹!”

“三顆都不可能,他剛突破靈虛境恐怕就靈虛無敵了,起碼四顆,甚至五顆!”

五顆偽聖丹?

眾人感覺心臟都悸痛了起來,他們為了成就一顆偽聖丹都是拚死拚活,怎麼會有人能成就這麼多偽聖丹!

但隻有這一種說法能夠解釋了。

“太可怕了……”

“此人,絕不能招惹!”

蘇牧的變態,讓那些上古遺族子弟都怕了,其他勢力的人更是不用說,看著蘇牧就隻有瑟瑟發抖!

他們連一顆偽聖丹都企及不了,還敢去得罪多顆偽聖丹的妖孽?再給他們十顆膽子都不敢!

“鐺鐺!”

“轟隆!”

“不打了,我不打了!”

一聲巨響之下,兩人身形分開,伍波落地後就立馬認輸。

“我認輸,之前是我們活該,我不跟你作對了!”

他其實還留有餘力,但蘇牧之前那種手段一直冇有用,真拚命勝負還真不一定。

打到現在,他已經徹底被打怕了,不敢再跟蘇牧打下去。

什麼恥辱仇恨,都比不上性命重要,他也想通了,被這種變態級的妖孽羞辱一下,好像也不是接受不了。

對於伍波的主動認輸,眾人隻是麵色艱難,並冇有太多的意外,反倒是仇坤臉色變得極為難看,認為伍波這麼做把他們的臉給丟儘了!

“伍波!”

“仇師兄!”麵對他的冷斥,伍波忍無可忍的轉身暴喝:“要打你打,用不著使喚我!”

“我們與他隻是有些誤會,你何必咄咄逼人!”

“收手吧仇師兄!”

仇坤臉色陡然變得極為難看,這是什麼意思,把責任全部推給他嗎?

想陷他於不義?

這是在公然挑釁他的權威!

伍波可不管這麼多,他隻想活命,不想得罪一個變態級妖孽!

“兄台,之前就隻是個誤會,是我們的錯,是我們腦子不清醒將誤會搞大,還請給我一個機會。”伍波回頭就向蘇牧繼續認錯,懇求蘇牧的原諒。

誤會?

蘇牧笑了笑,道:“你說誤會,就是誤會了?”

現在知道怕了?膽寒了?

是不是他再突破一個境界,膽子就會被嚇破了!

“是不是誤會,你也要問過他吧?”

伍波轉頭看向仇坤,神色變得糟糕,要是仇坤這個時候還執迷不悟,那他可就完蛋了。

“仇師兄,快說啊!”

“趕緊認錯啊仇師兄!”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