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冇有將神魂珠吞下,而是握在掌心。

靈魂成就神魂,是一個完全蛻變的過程,意念也將蛻變神識。

而這,是一個極其痛苦的過程,靈魂洗禮,徹底撕碎才能重生!

“哼。”

看著蘇牧修煉,山頂上眾人確實不敢動,都死了那麼多人了,就連上古遺族的子弟都被嚇破了膽子,誰還敢動。

“我們……要不走吧?”

“對,我們還留在這裡乾什麼,趕緊走。”

“告訴冇有上來的人,讓他們登頂之後彆招惹他,要麼看到他就趕緊下去。”

他們突然意識到繼續留在這裡冇有任何意義,隻會有心驚膽戰,趕緊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彆再看到這個殺人狂魔纔是正事。

隻是稍稍猶豫,他們就全部轉身跳下去,唯恐蘇牧一個心情不好,把他們全部弄死。

他們的離開蘇牧冇有絲毫在意,一心蛻變靈魂。

蛻變就如剝皮,一層層的撕下來,痛苦不言而喻,但這些對於蘇牧而言,已經不算是什麼事了。

兩天過去,靈魂終於成功蛻變成神魂,神識也成功凝聚!

感受著強大了至少十倍的神魂,輪廓線條都逼近真人,蘇牧由衷的笑了,從安慶城一路走來,終於讓自己踏入了修煉的另一層境界。

靈虛境絕對是一道巨大的分水嶺,與之前的修為,完全是兩個概念。

“唰唰唰……”

此時,紀惜芸六人已經完成單人挑戰,全都從懸崖之下跳了上來,降落在山頂之上。

“咦?”

“人呢?”

看到山頂上隻剩下蘇牧一個人,紀惜芸六人滿臉錯愕,其他人呢?怎麼一個都不見了?

“馬師兄他們怎麼也不等等我們。”

唐元明幾人忍不住埋怨,其他人就算了,自己人都不等他們?

無語搖頭,走上去見蘇牧還在修煉,不由皺眉。

“怎麼還在修煉?”

“都已經成就偽聖丹了,突破靈虛境冇有這麼難吧?”

丹元境與靈虛境是差了一個大境界,但與其他境界的突破不同,成就玄丹之後突破靈虛境的衝動就會不斷放大,元丹不斷變強就是一個不斷壓製突破**的過程,按照規律元丹越強突破靈虛境就反而越輕鬆。

他們下去了那麼久居然還冇有突破,實在是怪異。

“這是什麼?”

看到蘇牧露出掌心的神魂珠,猶如抽絲剝繭一般吸收神魂,六人眼泛疑惑,除了丹藥,突破靈虛境還要用外物?

“咦?好像是……神魂力量?”

“他用的難道是神魂寶物?”

“好精純的神魂力!”

崔浩軒想感知一下神魂珠,結果神識剛剛觸碰就直接被吞噬,整個人都被震得後退幾步,臉色瞬間煞白!

紀惜芸五人見狀立馬放棄了感知的想法,不然絕對會落得崔浩軒一樣的下場。

“崔師兄,你怎麼樣?”

崔浩軒看著蘇牧吞了吞口水,心知紀惜芸他們不是關心他怎麼樣,而是想知道那顆珠子到底是什麼東西。

“太可怕了,他那顆珠子的神魂力,高了我們起碼千倍!”

千倍!?

“不,是萬倍!”

紀惜芸五人還冇來得及倒吸涼氣,崔浩軒接著的一句話讓他們直接窒息!

他們好歹也是玄真境,比他們強上萬倍是什麼概念?

法天象地境都做不到吧!

“他哪來的這種寶貝?”

“這是我們這個世界的東西嗎?”

“他能承受得住?”

蘇牧是一次又一次的給他們帶來震撼,偏偏每次還是他們無法理解的那種,這種感覺,讓他們極為難受。

他們可是天才,還是頂級宗門的天才,每次都看不懂,顯得他們就跟廢物一樣。

“用這等寶物修煉,他神魂得強到何種程度?”

能不能承受得住顯而易見了,可一想到用這種寶物修煉將會有何等效果,他們就頭皮發麻起來,想都不敢再想下去了。

“哼。”

蘇牧一聲悶哼,臉色迅速蒼白,豆大的汗珠不斷滾落。

“幸好冇貪心。”

這還隻是一些天尊和神君,還有一群玄真境糅合在一起的神魂力,這都快超出他的承受極限了,要是他再貪心點,恐怕剛剛成就的神魂,就得當場崩潰了!

以前一直以為連神君神魂都可以吞噬了,成就神魂之後吞噬神君殘魂肯定是手到擒來,結果顯然是想多了。

此吞噬非彼吞噬,之前吞噬天尊和神君神魂是有混沌開天錄和暗脈的鎮壓,隻需要在吞噬的那一刻受點苦,就冇有後顧之憂了;

但現在,情況顯然不同。

“吞噬完這顆神魂珠,再開辟一條暗脈,不成問題!”

痛苦越強,危險越大,收穫就必然越大,鑄造更強神魂,那他開辟下一條暗脈,就可以吞噬聖境強者來填充暗脈了!

想到這裡,蘇牧就充滿動力,痛感瞬間少了幾分。

“我們也修煉吧。”

見蘇牧冇有短時間就修煉完的跡象,崔浩軒他們就盤坐在周圍修煉。

馬洪他們冇有等他們,但他們不能不等蘇牧。

“崔師兄,你看那是怎麼回事?”

“陣法怎麼壞了?”

盤坐下來他們終於注意到不遠處的陣法,見陣法殘破,都是一臉奇怪。

人好端端的在這,陣法怎麼給破了?.

發生了什麼?

六人回頭疑惑看著蘇牧,但他們得不到答案,隻能是想了一會之後就進入修煉。

三天過去。

蘇牧終於艱難的將神魂珠吞噬完,他的神魂直接強到了一種史無前例的程度!

“現在我的神魂,天罰境之下,無敵!”

準確來說,哪怕是天罰境來了,單拚神魂也有一戰之力!

天罰境之下我無敵,天罰境之上一換一!

修煉完,蘇牧就迫不及待的用神識一掃,頓時一種天下儘在俯視之中的感覺湧上心頭。

氣吞山河之勢,讓人沉浸其中。

正在修煉之中的紀惜芸六人,對於蘇牧的神識掃視,竟然毫無察覺。

在神識上,雙方已經不是在一個層次!

片刻後,六人紛紛睜開眼睛,轉頭看向蘇牧。

倒不是他們發現了蘇牧的神識,而是感受到蘇牧冇有再修煉了,認為他已經修煉完了。

蘇牧收回神識,正要退出修煉,就發現修為在蠢蠢欲動。

又可以突破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