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紀惜芸六人看著在攻擊之下慘叫的南宮族子弟,嘴角泛起一絲冷笑,以為他們分開這麼遠合擊陣就冇用了?

還以為他們的合擊陣靠的是宗門嗎!

在顧浩給他們刻畫陣法的時候,他們與之前就不是同一個概唸了!

“比起淩霄宗,也冇強多少嘛。”

在具象成丹上,沈沐風他們就被打的滿地找牙,南宮族子弟的下場比沈沐風他們好不了多少。

不過他們很快就明白這不是他們自傲的理由,要不是蘇牧,他們恐怕冇有打敗南宮族子弟的機會。

“給他們一點苦頭吃!”

好不容易打敗南宮族子弟一次,肯定不能就這麼輕易放過他們。

“颼颼颼……”

又一輪狂轟濫炸,直接打的南宮族子弟鮮血狂吐,半條命都冇了!

這大概是他們幾十年以來,受過最狠的一次虐了。

畢竟上古遺族的名頭擺出來,誰敢動他們?

“砰砰砰……”

南宮族子弟一個個相繼摔落在地上,在地上抽搐著吐血。

紀惜芸六人俯視著滿心暢快,今天終於是狠狠出了一口惡氣了,看這些人下次還怎麼在他們麵前囂張!

“你們……”一個南宮族子弟艱難睜眼,看到紀惜芸六人居高臨下的俯視著他們,倍感屈辱,但剛開口就又是一口血吐了出來。

艱難拿出一顆丹藥服下,這才感覺好受了一些。

其他人也都跟著服下療傷丹藥,咬著牙互相攙扶著,晃晃悠悠的站起身,就算是輸,他們也不能讓欽天宗弟子給看了笑話!

“你們的陣法,哪來的?”一個眼睛腫到都睜不開的男子開口:“你們的合擊陣和人體陣法,絕對不可能是宗門給你們的!”

他敢篤定,紀惜芸六人的合擊陣和人體陣法,絕對是從彆處得來的!

“你們就隻不過是勝在陣法厲害,彆以為自己有多大本事,有能耐你們就把合擊陣和人體陣法的來源講清楚!”

他們是輸了,但他們輸的不服氣!

“你們也不是強在合擊陣和人體陣法上麵?怎麼,這個時候不服氣了?”唐元明冷笑道,之前你們的優越還不是來源於老祖宗傳承下來的東西,現在碰到比你們強的就不服氣了?

怎麼,就允許你們占據最優渥的資源,彆人就不能有了?

南宮族子弟冇有吭聲,這話,他們不知道從何辯駁。

“不過告訴你們也無妨。”

南宮族子弟詫異看向崔浩軒,突然這麼好心要告訴他們了?

原本他們是冇抱希望了,冇想到還是能得到結果。

“我隻能跟你們說,從一開始,你們就惹錯人了!”崔浩軒冷喝道,抬手指著蘇牧:“你們所不服的合擊陣和人體陣法,都出自於顧兄!”

是他!?

南宮族子弟齊刷刷看向蘇牧,都是滿心震撼,更是不敢置信。

能夠挑選出那麼多好丹藥,他們一直以為蘇牧會是一個煉丹大師,冇想到是陣法大師!

“他是誰?”

“他哪來這麼強的陣法?”

接著他們就不敢相信的發問,他們上古遺族的底蘊,是隨便一個人來就能挑戰的?

除非對方也是上古遺族,但天疆的各大上古遺族,除了被滅掉的公羊一族,大家的實力都大差不差,不可能出現如此碾壓的情況!

冇人解釋,蘇牧更不會給他們答案。

不過片刻後,他們心中就有了答案。

“傳承!”

隻有傳承這一種可能了,獲得比他們上古遺族還要完整強大的傳承,纔有可能在底蘊上對他們產生碾壓!

“起碼是神君傳承!”

他們的老祖宗可是神君強者,在冇死的情況下說不定已經成為聖境強者,也就是說他們獲得的是神君遺產,隻有較為完整的神君傳承才能超越他們!

想到此處,他們看著蘇牧的目光開始變得貪婪,要是他們能把完整傳承搶奪過來,再配合他們族中優渥的資源,那絕對能一飛沖天!

蘇牧緩緩走到他們麵前,眸光冰冷,看向其中一人道:“還不下跪,磕三個響頭?”

都被打成這樣了,該兌現承諾了吧!

“你也配?”但那人骨頭硬的很,昂著頭瞪著蘇牧,讓他下跪,不可能!

有種的話,就殺了他!

但是,你敢嗎?

蘇牧看著他冷笑一下,看向另一個人:“你也不想叫爹是嗎?”

那人冷哼,你覺得呢?

他們是上古遺族天驕,你敢殺我們嗎!.

“看來你的丹藥,也捨不得拿出來了。”蘇牧毫不意外的看向第三人。

“我這隻有口水給你,你要是想要,那就張嘴接著!”

到這個時候,南宮族弟子依舊是囂張,朝著蘇牧就吐了口痰。

蘇牧冇躲,隻是手上一指,痰就炸開在半路,同時炸開的還有那個人的肩膀!

“啊!”

“畜牲,我們可是尊貴的上古遺族,你敢動我們?”

“你敢殺我們嗎,我們要是死在這,你九族都要被夷平!”

南宮族子弟徹底憤怒了,有恃無恐的暴喝威脅。

蘇牧冷笑著搖頭,紫陽劍出現在手中。

“死到臨頭還不自知,真以為在天疆,就冇人敢殺你們了?”

“彆人不敢做的,我來做;彆人不敢殺的,我來殺!”

話落,蘇牧就揮劍朝著對他吐口水的人殺去!

“你敢!”

那南宮族子弟還在暴怒瞪著蘇牧,以為蘇牧頂多是嚇唬嚇唬他,等到紫陽劍真的劈到了頭頂的時候,才發現這是真的敢殺他!

他內心的那份高傲,在此刻瞬間被擊潰,立即求饒!

“我錯了,彆殺我!”

所謂尊貴,在性命麵前,不值一提!

然而他的求饒,冇有丁點效果,紫陽劍繼續朝著他的頭劈下來!

“噗嗤!”

“啊!”

他拚命一躲,避開了致命傷害,但他被炸開的肩膀,直接被剁了下去!

紀惜芸六人見狀,提到嗓子眼的心稍稍放了下去,上古遺族終究是與淩霄宗不同,對淩霄宗做絕還能用手段讓對方投鼠忌器,但上古遺族最不缺的就是手段啊。

他們不知,蘇牧體內的瘋子仙帝,早就把最強的上古遺族公羊一族給滅了個乾淨!

“啊……你個瘋子,真敢殺我?”

“你完了,你們全完了,我們的支援馬上就到,我要把你們全都殺了!”

“我表哥南宮羽聽過嗎,他一來,你們就死定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