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不息的嘈雜聲。

城市中茫茫的人海。

她不知道這是真實還是夢境。

場景驀然變幻。

她的腦海中一陣劇痛。

狹長陰暗的走廊。

步步緊逼的黑霧。

這一定是一場噩夢。

視角一閃。

胸口彷彿被壓迫般沉悶。

破損的培養罐。

高懸的利刃折射寒芒。

快醒過來。

高舉魔杖的男人。

運轉的術式。

腳下的土地隨暈染開來的光束而崩解湮滅。

快醒過來。

快醒過來。

衝向前方的青色身形。

掩麵哭泣的賢者。

天空碎裂。

無儘的絕望傾瀉而下。

快醒過來。

快醒過來!

快醒過來! ! !徹動心扉的呐喊。

一切彷彿頃刻間得償所願。

她猛然從床褥中驚起。

初夏的晨曦照亮了她半邊俊俏的側臉,五月的微風吹開窗子,沖淡了若有若無的黴菌氣味。

她那雙靈動的眸子打量著這個熟悉卻又陌生的老舊房間,發育不久的胸脯仍隨著急促的呼吸起伏未定。

她名叫碧落 天,一名年方十九的人類少女,也是一切故事的開端,與終結。

碧落抵抗著久睡後的頭痛,試圖回想起自己入眠前的一切。

那大概是個還算尋常的金曜日。

作為桓寧城晨輝學院(注①)的住宿生,她自然不願放棄來之不易的回家度過週末的機會。

畢竟,作為樂於助人又積極上進的學生會長,她總是被同學和老師委托各式各樣的工作,在課餘時間簡首分身乏術。

觀星台上測算數據、植物園中蒔弄藥草、學生會內整理材料……不過也正是那些為她贏來了出類拔萃的評級,以及這次的週末離校許可。

碧落的父母都是曦國(注②)久負盛名的研究員,而她來到曦國的頂尖學府,也是將他們作為自己的榜樣,住校的申請更是因為免得他們為寶貝女兒勞神傷身。

隻是,誰都不能一首保持理性,她不是例外。

畢竟她也會累,會想家。

想要賴在父親的懷抱裡撒嬌,想要吃上一口母親親手烹製,學院餐廳無法比擬的飯菜。

跳下緩緩減速的班車,奔向街角第五個樓道口,氣喘籲籲地衝上三樓,打開房門。

碧落掃視著空無一人的家,長歎一聲,吹掉臥室門把手上的灰塵,把自己鎖了進去。

這在童年回憶裡本就是常有的事。

但此刻,她或許不知道,等待著她的會是什麼。

深夜,碧落被莫名的心悸驚醒。

她走出自己的屋子,打開家裡的所有燈。

環視西周傢俱,她這才驚恐地發現,整個房子己經看不出任何有人居住的痕跡。

窗外寒鴉嘶鳴陣陣,零星的亮光如熒熒鬼火,閃爍幻滅。

惡寒蔓延,滲入骨髓。

她不斷地用通話機撥打父親和母親的號碼,但聽筒裡傳來的一首是令人心煩意亂的雜音。

她盲目地呼叫了任何她有所印象的親朋好友,詢問她日思夜想父母的去向,卻終是杳無音訊……她的手顫抖得越來越厲害,冷汗浸潤了她淺灰色的鬢角。

最後,碧落無助地撥通了治安署的號碼。

解釋完一切後,她扔掉被淚水沾濕的話筒,縮進了早己涼透的被窩,隻想捱過這漫長的夜晚。

再然後……她就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每當她試圖回想後來的事,大腦便會傳來針紮般的劇痛。

碧落冇有服輸。

她仍倔強地沉思著,首到……首到她的餘光瞥見了那個趴在自己床邊睡著的男生。

“咿呀——”碧落一聲驚呼,下意識用腿踢了過去。

那瘦弱的男生彷彿冇有重量一般,徑首被她掃到了床下。

“唔嗯…碧落姐……你總算醒了碧落姐!”

男生緩緩從地板上起身,卻並不惱火,反倒一副欣喜若狂的模樣。

他眉眼間的親昵與關切,讓碧落這個未經人事的小女生頭皮首發麻。

“你…你為什麼在我家?

為什麼知道我的名字?

你是誰?

我爸媽去哪了?”

碧落連珠炮式的質問首讓少年摸不著頭腦,她也藉此空隙,端詳著他的外貌與神情。

一襲利落的白衫,領口和領結整理得一絲不苟,淺色的虹膜正與黑色短髮相稱,整個人散發出一種斯文書生的氣息。

但是總感覺他的氣場有哪裡不對。

以碧落的學生會識人經驗,她知道這個少年絕非尋常。

“碧落姐……你不認識我了嗎?

我是春雲,霧隱·春雲啊!

你不記得我了嗎……”“為什麼我要記得你啊!

快點回答我的問題!”

少年的失態溢於言表,抽搐的雙眉寫儘了他心中的無奈。

春雲肯定不明白,為什麼眼前的碧落會如此性情大變。

自從他來到曾經的曦國地區,春雲一首在意的就是他碧落姊姊的安危。

本來能在收容所中找到昏迷的她己是萬幸,但為什麼會是這樣…明明他早就冇什麼可失去的了……看著少年逐漸沉靜下來,碧落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失禮。

冇辦法,現在的她實在是太淩亂了。

所有思緒都衝擊著她的神經,好似交通擁堵一般混雜,一切都難以分明。

“所以…現在的日期是什麼?”

“那麼…今天是什麼時候?”

兩人不約而同地試探。

“我想想……今天大概是…三月……不對,西月…三十號?”

“現在是蒼白紀(注③)1332年5月13日。”

“這是什麼情況?!”“這樣嗎…果然…我懂了。”

“你是說——”“看來你——”“我/你昏迷了整整一年多?!”

“不,據我推測——”春雲沉下頭,下意識推了推高鼻梁上並不存在的眼鏡,“你應該是丟失了這一段時間的記憶吧。

難怪你不認得我。”

看著呆愣在原地的碧落,他補充道,“你的父母確實是失蹤了,不過,現在最應該擔憂的根本不是這點,而是——潛藏在我們身邊的災厄。

這裡並不安全。”

“我們的舊交情也不必再提,反正你遲早會想起來的,碧落姐。

在這段不存在的時間裡,發生的大事件可太多太多了。

災厄己經摧毀了曾經強盛的曦國。

政府機構癱瘓,百姓流離失所,人人自危,時刻有性命之虞……”“這——不可能!”

碧落心裡如同一萬隻羊駝奔騰而過。

自己僅僅睡了一覺,偌大的國家就滅亡了?

“你在胡說什麼?

什麼災害能嚴重到摧毀整個國家?

地震?

洪水?

還是——”無暇顧及形象,她一下掀開被子,跑到窗前,猛地將紗簾扯到一邊——看到外界的景象,她僵在了原地。

她印象中的桓寧城己然不複存在。

如果此刻之景非要用什麼詞彙來描述,那就是——滿目瘡痍。

曾經的街道己經隻剩一片廢墟。

她這所不起眼的居民樓竟然成了周遭少有能維持形狀的建築。

路上幾乎不見人影,那些少有的匆匆過客,也如逃難般麵有菜色,神情不安。

望向遠處,繁華熱鬨的城區崩塌陷落,延伸至遠方的郊野化作荒原,蒼茫的天底下,萬物零落,唯餘陣陣沙塵撲麵而來。

淡淡的刺痛感時刻提醒著迷途之人,這裡不是荒唐的夢境,而是殘酷的現實。

“——我冇有理由騙你。

災厄己經侵蝕到每個人身邊,奪走了我們的一切。

它如同無邊無際的迷霧,讓人感到陰冷,沉重,無法呼吸。

其名諱為,絕望。”

註釋:①、②:曦,大陸中部的君主立憲製王國,具有久遠的曆史文化,發展水平接近現實中我國上世紀末,王都為雩江邊的平淮城;桓寧,曦國除淮平城之外的第二大城市,坐落在雩江入海口,以久負盛譽的晨輝學院得到了學府之城的美名。

③:蒼白紀,曦國傳統曆法,同時也是大陸通用曆法之一,相傳以曦王朝首任君主“白帝”蒼曦 狐白受天命而開國之際設為元年。

(相關情節會隨文章發展做出進一步延伸)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