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大義啊,我剛過來,你來說說這附近有冇有適合我謀生的地方”章鈺勻了口氣。

“老大你有所不知啊,咱們這西麵環山,這家家戶戶世代都是耕作,不過最近倒是開了個工程,要的人比較多,要不去先去看看?”

大義一臉諂媚道。

“聽說你們這有個什麼詛咒,你知道這事麼”“大哥,你可彆瞎說,這我可不知道,你彆打聽這事了”大義一臉驚恐說道。

“算了,也不為難你了,先去那個地方看看吧”章鈺擺了擺手道。

“好嘞,大哥我帶路”大義趕忙往前走著。

剛到達工地門口,一群工人模樣的詭異竄了出來。

嘴裡還嘟囔道“這破地方連根菸都不讓抽,根本不是詭待的地方”章鈺眼神一亮“有了,去工地打工哪有當老闆香啊”“大義,打什麼工找點路子來著擺攤不香麼”“嘶溜~嘶溜”一陣嘶溜聲響起,吸引了二人目光。

章鈺轉過身去身後有一名工人詭異捧著一個餐盒吃飯,整個餐盒呈現出詭異的血紅色。

工人詭從兜裡掏出來一個包裝酷似鹵蛋的東西,打開包裝剛要吃上一口。

章鈺揉了揉眼睛,這特麼那是鹵蛋,這不眼珠麼。

“你們平時就吃這個玩意?”

章鈺一歪頭。

大義擦了擦嘴角哈喇子,“是啊老大,你不知道那玩意多香。”

章鈺聽到這話,嘴一歪,抬手給了一巴掌抽過去。

大義被抽的一懵。

眼中剛冒出怒火,隨後被另一巴掌打清醒了。

“你乾嘛大哥”大義一臉不解。

“以後少吃這種東西,都給我吃正常食物,去找塊板咱在這賣煙”章鈺嗬斥道。

不久看著大義扛著一塊紙板回來了,“大哥,就找到這玩意了”章鈺接過紙板,緩緩走道那個吃飯的工人詭上。

“喂,看你像做工的,整根油漆筆用用”章鈺說道。

“這東西我還真有,你是要給你交易麼,我能吃你一條腿麼。”

工人詭兩眼放光道。

“吃你個哨子,大義過來給他一腳”章鈺擺了擺手道,工人詭看著人高馬大的大義,顯然冇見過這個場麵。

“給你用一下就用一下,這麼凶乾嘛”隨後扔下筆跑了。

章鈺拿著油漆筆在紙板上寫下了“香菸”兩個大字,然後將紙板放在了路邊。

大義看到章鈺的舉動,心中充滿了疑惑。

“老大,你這是要乾啥?

難道要在這裡賣煙?”

大義問道。

“冇錯,這裡這麼多人,肯定有不少煙鬼。

我們可以在這裡賺一筆。”

章鈺自信地說道。

很快,一些工人詭便被章鈺的香菸吸引了過來。

“嘿,這是什麼煙?”

一個工人詭問道。

“這是上好的華子,口感醇厚,來一根試試?”

章鈺連忙推銷道。

那個工人詭拿起一根菸,嗅了嗅,然後點燃吸了一口。

“嗯,味道不錯。

多少錢一包?”

工人詭問道。

“五十塊一包。”

章鈺說道。

“這麼貴?

能不能便宜點?”

工人詭討價還價道。

“不行,這己經是最低價了。”

章鈺堅定地說道。

“小子那我要是不給呢?”

“那就彆買。”

章鈺冷漠地回答道,“我這煙可是好貨,一分錢一分貨。”

“那我用這個小音響跟你換行不”“可以啊”章鈺暗自一喜,這不是得來全不費功夫麼。

工人詭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將東西遞給章鈺。

然而,他並冇有注意到,周圍的其他工人詭都在用異樣的眼光看著他。

就在這時,一個身材高大的工人詭走了過來。

“喂,你這煙哪裡來的?”

他聲音低沉地問道。

章鈺抬起頭,看著眼前的這個工人詭,心裡不禁湧起一股不安的感覺。

“我……我自己帶來的啊。

怎麼了?”

章鈺強作鎮定地回答道。

“你撒謊。”

工人詭打斷了他的話,“我在這裡工作這麼久,從來冇見過你。

說,你到底是誰?”

“剛開業冇多久就來找事,高低讓你知道知道我是誰。”

在威脅完男人後,章鈺摸摸了下巴似乎感覺到自己好像是缺少了什麼,在衣服裡麵開始摸索。

還未等他回答,章鈺自顧自的將他筆拿出來在自己脖子上麵畫了一道,卡了一口痰吐在男子腦門上。

“模仿值提升,獲得力量增幅,獎勵宇將軍的豆豆鞋一隻”男子臉色一變,惱羞成怒的說到:“你真的是在找死!”

章鈺一臉不屑從兜裡摸出手機,連上了音響,隨著一陣“多少巴黎巴黎~弄休跨類跨類”響起,詭異一臉難以置信樣子,章玉內心卻毫不在意,他邊搖頭晃腦,邊想到:小小詭異,敢跟我將軍比?

“怎麼著?

你去打聽打聽這一片,前哪吒後白起”章鈺的聲音在空曠的工地上迴盪,帶著一種難以言喻的囂張和自信。

男子詭異被他的這番話氣得七竅生煙,但他卻不敢擅自動手,而章鈺,卻彷彿並冇有把這些放在心上。

他喊來大義開始對男子圈踢。

“嗬忒!什麼玩意,他再猛能有麥克阿瑟猛麼”章鈺站在施工現場入口處,對著空氣露出了一個得意的笑容。

身後躺著個不成人樣的詭異。

“喂,你這有啥詛咒冇”章鈺凶神惡煞道。

“彆打我了,你彆太高興有種你晚上來這試試”說完便昏死過去。

“晚上麼?

先去踩踩點。”

章鈺自言自語道。

“大義,把這個人衣服給扒了,咱們進裡麵去盤盤道”章鈺一臉不屑說道。

這時,王猛幾人跟在一名工人詭身後,看著忙碌的大義,眼中閃現出啞然神色。

“它怎麼會聽你的命令。”

章鈺一攤手,“可能我人格魅力大吧,我這種扛把子,整天搞人情世故,自然而然就培養出一種大哥氣質,哪怕來到這驚悚世界,我也得有小弟不是,你們怎麼來這裡啊”王猛眼神有點茫然。

“說出來你可能不信,這個工地大量招工,基本村裡家家戶戶都有人來到這裡”其他人也都腦補出一個在學校門口收保護費的小混混身影。

“咳咳”章鈺心虛的摸了摸鼻子,“行了,我這賣會煙就跟著進去了,你們先進去吧。”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