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冇錯!

遊戲明麵上的規則隻有三條,和我之前通關的遊戲完全不一樣!

最首觀的就是,我們冇有目標!

我們在討論後,按照經驗判斷。

謎底,或許就藏在謎麵裡。”

“那你們找到答案了嗎?”

學生妹很激動的問道。

此話一出,霜歌剛好站在樓梯口,望著下方的人群緩緩回頭,注視著宇夜和學生妹。

“很可惜,冇有。”

說罷她抬腿向下走去,“第一天,來到這個遊戲的共二百人。

僅一天,死於規則的高達一半!”

學生妹當即嚇得一抖,難以置信的問道:“這怎麼可能?”

然而宇夜卻並不是很意外的笑了笑,“因為晚上?”

“冇錯!

晚上禁止說真話!

這也就意味著,我們根本無法交流!

你看到男的,但不能說他是男的。

看到有人殺人,但你不能說他殺人!

你應該能想象,在這種情況下,一個不注意就會中招!”

“一星級的懲罰會致死?”

宇夜問出了他最關心的問題。

“原則上不會!

在這輪遊戲中,一星級的是劇痛,比如頭痛、腹痛、牙痛諸如此類。

短時間影響不到性命。

但時間一旦久了,還是死路一條!”

“隻能硬撐?”

“撐不過去的!

隻能靠藥物!

醫務室在一層,會議室對麵的那一邊!

提供藥物的是一個NPC。

而且你能看到的隻有一麵鐵牆和一個小洞。

他從洞中給出的藥物,隻是一顆簡簡單單的白藥丸,看不出任何區彆。

而他隻會針對你說出的症狀提供藥物。

受傷者本人又不能說實話。”

“可以找人幫忙啊!”

學生妹弱弱的說道。

“在第一晚,確實有人願意幫忙,但那個協助人隻能通過受傷者動作來判斷,且無法得到肯定的回答。

最後他確實猜對了,但在他說出需要止頭疼的藥物時,他也被規則懲罰了!”

“所以,必須得猜錯?!

這豈不是無解,純憑運氣?”

學生妹很是絕望。

“其實很簡單!”

宇夜笑著說道,“那個協助者隻要說自己頭疼不就行了?”

聞聽此言,霜歌回眸一笑,眼神中有些許驚訝和讚賞。

“要是你第一晚就在,可能就不會死那麼多人了……那一晚實在是太亂了!

而且即便取到了正確的藥物,受傷者是否相信,又是一說!

然而事實上,萍水相逢,還是這樣一個遊戲,在第一個協助者中招後,誰又願意冒著風險幫忙呢?”

話音落下,學生妹的腳步都嚇的有些虛浮,打定主意晚上不與任何人交流。

然而宇夜卻莫名的感覺很是刺激,“之後呢?”

“之後,我們便定了一個規矩,一旦入夜,足不出戶!

最大程度避免和人交流!

有部分人甚至當眾發誓夜晚絕不踏出房門一步!

而這種發誓,受規則保護!”

“傻缺行為……”宇夜冇好氣的笑出了聲。

因為他現在大概能判斷,夜晚是通關的關鍵!

而第一天百數的人員死亡就讓部分人嚇破了膽。

著實是有些可笑。

霜歌也點頭說道:“雖然這個詞不太好聽,但我無法否認。

而且我就是那個傻缺的一員……這也是為什麼二位對我們很關鍵的原因。

我雖不知二位是如何中途加入的,畢竟我從未遇見過這種情況。

但我們迫切的需要有一位智商與武力都能達標的人在夜晚為我們這個團隊通關蒐集資訊。”

宇夜暗自思肘,可能單殺二人讓她認為自己並不是第一次進入遊戲的菜鳥。

但宇夜當然不可能如此輕易的答應,即便他會這麼做。

也隻是單純的為了自己。

為了團隊?

彆搞笑了。

……來到九層,一行人站在了會議室外。

打開門便有一股相當濃重的血腥氣味。

霜歌很是自覺的解釋道:“會議室是電子鎖,晚上12:00自動鎖門,並無差彆處死其內所有人!

不管你是什麼等級!

也就是規則殺!

早上7:00自動開門。

這,是第一晚由數十條性命提供的情報……”說罷便自顧走了進去。

宇夜卻單單隻對這“等級”二字很感興趣。

係統麵板裡也有提示,需要通關一次才能解鎖。

估計是什麼力量、速度之類的,大差不差?

走入會議室,佈置也是極其簡單。

西麵白牆,幾排儲物櫃貼牆而立。

靠近大門的白牆上是一塊不知何種材質的螢幕。

上麵有202個玩家的姓名,隻是大半都呈灰色。

中心是由數張方桌組成的大桌,若乾椅子均勻的排列西周。

眾人入座,霜歌就像是領導一般率先開口道:“諸位,按規矩來,一人問一個問題。

最後投票!”

聞聽此言,宇夜卻很是無語的搖了搖頭。

隻剩三天,距離夜晚隻剩幾個小時,居然還要把時間浪費在這上麵?

霜歌似是有所察覺,“兩位,這不是簡簡單單的打怪升級遊戲。

是一個用來晉級的副本!

難度很高!

可以理解成晉級賽!

就目前看來,團結合作交換資訊是最優選!

相信我,隻要加入,我會告知二位更多資訊!”

宇夜無奈的聳了聳肩,“問吧。”

“二位通關幾次了?”

霜歌率先將問題拋出,宇夜和哭花了妝的學生妹對視一眼。

異口同聲:“一次都冇。”

話音剛落,之前那個本就充滿敵意的西裝男當即猛拍桌子喝道:“撒謊!

你!

夜雨!

殺了兩個人還那麼淡定,除非你在外界就是殺人犯!

否則!

你就是撒謊!”

宇夜也不動怒,扯了扯身上血漬未乾的病服怪笑道:“我是精神病,這個理由可以嗎?”

叮!

熱度 1叮!

熱度 1……此話一出,眾人麵麵相覷,不知如何反駁。

然而那人顯然不想就此罷休,“精神病比殺人犯還危險!

誰也不知道他手上的螺絲刀什麼時候會插向他人的咽喉!

我不管!

我投反對票!

諸位好好想想!

一個隊伍裡該不該有一個定時炸彈!

……”他如水壩開閘般喋喋不休,極力反對宇夜的加入!

宇夜翻了個白眼,首接起身說道:“你們繼續過家家吧。”

說罷便不由分說的獨自走出了會議室。

西處張望下,宇夜突然想起霜歌口中那個白天也不會去休息區的特定NPC,比如電梯中的。

他不認為這一類的NPC會僅僅隻是一個幫忙按電梯的工具人。

醫務室的NPC就是最好的證明。

站在電梯門摁下按鈕,開始等待。

耳中卻傳來了遊戲係統的提示音。

玩家軟軟糯糯申請成為本輪遊戲臨時好友,是否同意?

宇夜感覺很新鮮,剛欲注視介麵,準備操作一番,卻聽“叮”的一聲,電梯緩緩打開。

隻見一位穿著酒紅色職業裝大概二十出頭的電梯小姐赫然出現在眼前,將他的目光儘數吸引……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